展开

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 雪山小小鹿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21.56万字

小鹿新文来袭:《凤凌九州:王妃独步天下》。求收藏: https://www.hongxiu.com/book/7730675504009001#Catalog * 云紫洛,祁夏国第一丑女,草包废物,自幼订婚四王爷,岂料花轿临门当街被辱,未入夫家便被撵回,未婚夫君另有他人,自己沦为全京城的笑柄,只落得个香消玉殒! 21世纪女杀手,惊艳重生! 才知道: 那张丑颜的背后是如何倾国倾城; 那所谓的“天才”姐姐当年盗走了她的创作才一举成名; 那场婚姻本就是姐姐与夫君给她设下的阴谋。 — 21世纪女性智慧又怎输古人! 辱我者,辱之! 欺我者,欺之! 我没有什么高大志向,更没有什么崇高理想。韬光养晦,只为求一方安宁;难得糊涂,不过是不屑计较。但若有人伤了我的底线,那莫怪我以牙还牙,眦睚必报!——云紫洛 他既喜欢她,那她就成全他们双宿双飞,错的是,他不该来招惹自己! [云紫洛,本王就是要看着你痛苦!] 她冷笑 [我就是嫁尽天下男人,也不会嫁你,因为我嫌你脏!] 然,再见面时,风华绝代,一笑倾城,她却已嫁作他人妇。 [他]谪仙清雅,身份高贵,无限宠溺:“洛儿,我会娶你。” 当尘埃落定,蓦然回首,她嘴角的笑意,早已凉去…… 如果爱,请深爱! [他] 手握重兵,杀伐果断,冷漠孤傲,深居简出,冷眼看她:“本王给你一次做棋子的机会。” “江山如画,群雄逐鹿,又有谁,不是你的棋子?但我要的,是自由。” 这场游戏中,又是谁失了谁的心? [他]邪魅风流,放肆难当,从一开始的敌意,到最后的真心,“如果你愿意跟我走,我会为你掐断所有桃花。” “但我,也不会是你命中的那朵。” — 本文继续女强宠文风格,女强男更强! 斗智斗谋斗争精彩,阴谋诡计计计不穷,且看女主如何绝地反击! 小鹿旧文《下堂夫君闪远点》http://novel.hongxiu.com/a/342979/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生了一个又一个!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完结古文】《明宫妖冶:美人图》戳:http://novel.hong

  •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她是相府千金,一朝应召选秀入宫,却最终沦为皇上用来制衡朝廷和父亲权力的政治棋子。深深宫苑,在那奢华的背后,究竟藏下过少明争暗斗,又藏有多少真情真意?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谁解舞殿冷袖凄凄?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

  • 锦色风华,谋个骄婿做靠山

    涵叶今心

    前世惊才艳艳,却惨被嫡姐强占身份,更被太子榨干最后一滴心血!含恨归来,穿到了望族世家的痴傻嫡女身上。斗渣祖母,休姨娘,虐渣妹!拉太子下马,踹太子妃入泥,你疼?我爽!只是,那个半夜爬墙上瘾的男人,是怎么回事?说好做帮她扫除障碍的盟友,怎么就合作到榻上来了?咳咳……六皇子、浥尘公子、侯世子齐来争娶,更有个龙骑将军虎视眈眈。你也别光送人送物了,倒是赶紧来提亲啊!某男:别急!正跟陛下借银子做聘礼呢!踩着他

  •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 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

    青酒沐歌

    有种穿越叫技术穿,沐清歌到死都没想到这事会落到她身上。她本是21世纪的顶级医师,一朝丧命带着医生系统穿越成了丞相府懦弱的草包嫡女,亲爹不疼,庶母不爱,还被太子退了婚!他是东楚的战神凌王,先帝幼子,少年成名,然而容貌被毁、一身是病而且不举,是京中闺秀避之不及之人。一纸婚书将她和他紧紧绑到了一起,名为冲喜,实为羞辱。嗯,就这样一不小心,她由太子妃到凌王妃,升了个辈分!****面对渣白莲的挑衅,一把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