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太子

展开

太子 鹦鹉晒月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65.62万字| 518总收藏

她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焰国太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解人剖腹只当娱乐。
  她是著名高数专家,开创了现在应用数学的最新领域、演算成功了三项国际定律。
  当她变成她,那些想太子死的人,那些年的仇人,还有那些想爬上她床的人,她该怎样应对。
当太子成为帝王,谁又能伴她为后谁愿下嫁为妃?
  可当她重生注定焰国改写,君主昌明…
却不知那些风流动荡的年华,遗落了谁家公子的心。
  (亲爱的,茫茫书海、泱泱潇湘,我在努力,您请随意)
【为您推荐】
最勤奋的作者简思大妈新作《重生——老夫少妻》http://www.xxsy.net/info/450320.html
【为您推荐】
《错嫁——宠冠六国》http://www.xxsy.net/info/444215.html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鹦鹉晒月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894.37万

  • 创作天数

    3848

其他作品

  •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来鞭尸! 项心慈对此一点也不意外。 刚成婚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不敢吭声! 她是高门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难道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 总之理由太多了,数不过来,所以被鞭尸并不意外。 可,不管哪件事,都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初不报复,不至于事后鞭尸。 莫非?是他知道自己除了弄死了他的小表妹,还弄死了他的白月光?! 还是……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浮出了水面? 理由太多了,实在想不起来,挖就挖了吧,都是死后的事了,何须计较。 可,项心慈重生了,回到了自己十四岁那一年。 不过!她决定做件好事,绕过当年的大福寺,不与明西络相识。

    加入书架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郁初北没有文化,青梅竹马的博士生男朋友找到工作后,爱上了更年轻可爱的小师妹。 但日子总是要过,郁初北思来想去,决定跟属下谈个恋爱。 年纪小、长的帅、身材好、虽然轻微自闭加弱听。 但若不是有缺陷,这样帅气、可爱的小男生怎么会跟自己安分过日子。 几年后。 郁初北想分手,一个自闭、抑郁、脑子不好使的人,安安分分的独自美丽不好吗,为什么如此清奇。 出门不能坐地铁! 买东西都要挑最好的! 逛个商场,一个不注意他正低着头让经理给他清场! 你有病就有理了是吧! 郁初北有点想把他甩了了,她能容忍对方有病,但不能是容忍对方病的如此奇葩,再这样下去,她养不起! 顾君之不明白女朋友为什么生气,是觉得他手工没有做完?还是觉得他做的面汤不好吃?还是他最近药吃的太多…… 顾君之有些害怕,他不知道哪里不对,他已经很听话。 顾君之,五岁时被绑架,绑匪勒索一个亿。 虽撕票未遂,但留有很严重的缺陷,自闭、弱听,医治无果后,被父亲送去中东。 时任天世集团执行总裁。 天赋很高,大多时候沉默,少数情况会情绪崩溃。 真有病!

    加入书架
  • 皇后在位手册

    本土嫡女vs重生女、穿越女 端木徳淑最近发现身边总围绕着些奇奇怪怪的人。 比如: 莫名其妙要跟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莫名其妙自立自强的;莫名其妙不在意自己大表哥的;还有莫名其妙说皇上是渣男的。 【分割线】 №:上辈子她谨言慎行,位及皇贵妃,这辈子,她想更进一步…… №:穿越而来即是庶出,好在家族和睦,姐妹恭谦,她也谨言慎行,只求将来嫡母怜惜,能为她谋一位身份不高,人品不错的良人。 但她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她以为的身份不高的小兵,竟然是嫡亲姐姐的夫君,兵临城下的未来帝王。 №:未来的某一天,她的家族被抄,这一世,为保家族繁盛,她提前遇到了他…… №:上一世,她继母嫌她生母定下的未婚夫处境尴尬,不能给继母出的弟弟带来利益,私下里退了婚事,把她许人做了继室;嫁妆、子女被人惦记谋害,这辈子,她要好好守护嫁妆,做好自己,不让人欺辱了去。

    加入书架
  • 毒后重生计

    【冷华宫内】 “姐姐,你知不知道皇上看到你漂亮、高傲的嘴脸有多恶心!”锦榕笑的花枝乱颤,嘲讽道:“每次侍寝后你都要沐浴更衣,你是觉得皇上有多脏、多不配碰你。” “你想多了。” 锦榕自顾自的享受着得来不易的胜利:“你庶妹也比你好,你看她多会讨皇上欢心,她现在可是四妃之一,据说母亲也代替了你娘成了左相正夫人,你看你多失败,被最看不起的人打落尘埃,滋味如何?” “关你屁事!”   前生,她没眼光,不知道他竟是未来帝王,嘲讽于他,错把珍珠当糟粕,最终没得到他的庇护,在宫斗中失败,算她活该! 再世为人,一切重头,前生能斗死你,今生怎么能落伍,只是手段隐秘点罢了。 锦贵妃,你看,装无辜谁都会。   男儿们的奋斗版:   九炎落: 他出身卑微,却长于深宫,踏着尊严、血路上位,儿女情长一盖是渣! 恩,什么?他的悦姐姐喜欢热闹、喜欢歌声燕舞!好吧,都过来‘热闹’给他悦姐姐看! 不会唱歌?不会跳舞?还不会讲笑话?那你进宫干什么!淹死!   玄天机: 他隐于庙堂,暗掌生杀,呼风唤雨,翻覆权贵,他不明白很多暗事,为什么被她搞砸! “我们有仇吗!” “刻骨铭心。” “可你小时候用了我很多墨汁,我都没怪你。” “……” “还有,你跟瑞枫叶亲亲我我!你要知道你爹已经向我爹提亲了!” 栖悦瞬间睁大眼,见鬼的看向他!我们的交情仅止于,你上辈子只是送了我一张废后的旨意!   瑞枫叶: 忠王府世子,一代风华,阴邪难测。女主正二八经的未婚夫。看在未婚妻的面子上,颇照顾九炎落,理解都是他教导的,没想到背后放刀子的竟然是他最不重视的敌人。 唯一的愿望是,让九炎落以外的男人都死光! (此乃咱家最长简介,献给尊贵的您精心品读,并赞美之!)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栀虞55790394

    183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zsrzxx

    7,714 迷妹值

  • 2

    爱吃胡萝卜的老鼠

    5,622 迷妹值

  • 3

    芳团

    4,789 迷妹值

  • 4

    天外的云208094246

    3,169
  • 5

    汪晓云

    3,096
  • 6

    呐,你的小祖宗啊!

    2,045
  • 7

    了了清欢渡

    1,901
  • 8

    锦瑜iiii

    1,631
  • 9

    红袖书友15695129689254846

    1,410
  • 10

    栀虞55790394

    1,386

同类推荐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 长公主今天登基了吗

    笔间流年1

    【穿越】【女帝】沐霜穿成女帝的继位长公主,无CP文里开篇即领盒饭的炮灰人设;二公主正在作死,准备抢长公主继承人位置;三公主正在使坏,准备借刀杀人;四公主还在看戏,姐姐们怎么突然吵起来了?而炮灰长公主的大驸马长宫苏还有三天造反。面对还有三秒钟即将领盒饭的剧情,云沐霜欲哭无泪。某磕CP系统:“请宿主努力消除男主恨意值。”云沐霜:“请问可以借三公主的刀杀大驸马吗?”某驸马:“老婆大人,您的盒饭到了。”

  •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快穿+女尊+甜宠+一对一双洁)“殿下,有人收买门房。”管家将手里的银锭子交到白染手中。“呵……一个银锭子就想打探本殿的底细吗?”冷笑一声,世人真是怕她不死啊!只是她摄政王府的下人是这么容易买通的吗?“不,不是。”管家连连摆手。“嗯?”白染蹙眉。“那人想要打听的是主子您身量几何,几更入睡几更起,喜辣喜甜还是喜酸,几时开始习武练剑,琴棋书画更爱哪个,喜欢风花雪月还是对影独酌……”白染嘴角缓缓勾起:“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及笄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笄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笄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