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美味邂逅,陆总的独家影后 阿柿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92.31万字| 4779总收藏| 6.78万总点击

柿子的新坑~~求收藏~~~求支持~~~《旧爱成痴,老婆大人太多情》http://novel.hongxiu.com/a/1304832/
一所荒寂老宅,尘封着一桩豪门恩仇,封锁着一段旖旎情爱。
“聂黑子,半夏带毒,终有一天我会毒死你。”
“甘之如饴……不过,你又怎么知道,你不是解我毒的药呢?”……
*
为爱放弃大好星途,洗手作羹汤七年,最后却被残忍抛弃。
从青春灿烂的20岁到成熟优雅的27岁,白苏献上炙热的爱情,满腹的柔情。
分手当天,白苏将一桌好菜掀翻在地,只为跟过去作别。
“薛涵宇,你比我可怜。我孤独的是心,可你连灵魂都是可悲且孤独的。”
撂下话,白苏只拿了衣服,净身出户。
27岁再出发,从最微小的群演做起,白苏只为那耀目的影后荣誉。
可不料,梦想路途中却遭遇洁癖霸道男,而他还是她将来的老板。
陆淮阳冷着脸:“桌上有两份合约,一是在老肖养好伤之前,我的一日三餐由你负责。二是与L&Y旗下经纪公司的签约协议。”
“我只卖身不卖艺。”白苏冲他笑得甚是妩媚。
陆淮阳坐怀不乱:“老肖因你右手腕骨裂,那咱们就走法律程序吧!”
白苏一掌拍下他即将拿走的合约:“等等……没在床上呢,你猴急什么呀?”
“以后多做事,别说话。”陆淮阳咬牙。
白苏狡黠灵动的眸子一转:“签可以,但有条件。”
“说。”
“我要和你炒绯闻。”
*
在晋城几乎只手可遮天的陆淮阳此生有最怪癖的两大忌讳:一,不与陌生人肢体接触。二,只吃自家大厨做的菜。
可偏偏保持良好的习惯却突然被只见面两次的白苏打破。
第一次见面,撒酒疯的她鄙夷的朝他竖起中指骂他死变态后,对他来了个恶狼扑食。
第二次‘见面’,他让他的助理……抢了她的午饭。
而后因契约互相牵绊,因绯闻渐渐深情。
“我由衷感谢某人,若不是他眼瞎,我而今也不会抱得美人归。”
她渐渐走上高处,随即而来隐藏的七年被踢爆,可他毫不在意地高调表白。
她以为她终于找到可以倾心托付的人,而不久后他再爆即将订婚,可笑的是……新娘也不是她
*
红毯上,她看着他携着美眷而来,极尽幸福。
在无数镁光灯下,面对记者劈头盖脸的提问,白苏倾城一笑:“绯闻靠炒,我和陆总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我被他抛弃这事你们也信?”
记者仍是咬死不放过。
白苏故作无奈地抬起左手,鸽子蛋般大的钻戒璀璨夺目:“我要婚了,到时候大家一定到场啊!”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阿柿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95.22万

  • 创作天数

    233

其他作品

  • 竹马青梅,顾少的冷情妻

    “在下顾衍之,敢问姑娘芳名?” “白痴。” “……原来姑娘姓白。” 在青涩的十六岁相遇,顾衍之和沈庭树相携走过五年,最终却在彼此认定会相伴一生的第六年分道扬镳。 六年后,星移斗转,物是人非。 他,已是身旁美人环绕、遥不可及的商界新星。 而她,独走异乡多年,回来时已是孑然一身的寡妇。 机场的再次相遇,他俩开始一场猫鼠游戏的追逐。 过失伤人、锒铛入狱……掩藏多年的秘密被层层揭开,他以为她可以再次拥有她。 不料,那个以为已经逝去的人再次出现. “Trista,好久不见。”左脸带着狰狞疤痕,那个男人笑得是那般温柔。 * 风流不羁的顾三少要婚了!娶的还是个丧夫新寡! 霎间,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C城因这个消息沸腾。 “顾衍之,你疯了吗?”沈庭树失控地将数份报纸拍在桌上。 睨了眼各份报纸头版上他俩的照片,顾衍之颇为不满:“印刷是档次太低了,我会吩咐修改后再重新刊登一遍,你放心!” “你到底想做什么?” “娶你呀!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我是个寡妇,而我的丈夫还尸骨未寒。” “是吗?那……咱俩先领证,婚宴延后再办吧!” * 消息爆出,在公众对她无尽的谩骂声中,顾衍之出手阔绰,包下整个C城新闻头版,只道一句:我爱她,我乐意。 在顾衍之雷厉风行的咋舌告白后,原本平息的谩骂声却被另一条爆出的消息再次激起。 背弃远走的负心女竟是丧夫新寡。 被最为肮脏的谩骂诋毁,被所有人唾弃不耻的女主角一改之前的沉默,这次换她包下整个C城新闻头版,也只道了一句:有本事,你们上?

    加入书架
  • 旧爱成痴,老婆大人太多情

    一所荒寂老宅,尘封着一桩豪门恩仇,封锁着一段旖旎情爱。 * 洋城曾显赫一时的温家败了。 人人皆是唏嘘,可怜了那个温柔娴静的温家小姐。 身负千万债务,还要照顾自闭症弟弟,温半夏最后流落声色之所。 一朝千金零落成泥,她只得咬牙忍耐,游走于各样男人间。 “落魄名媛,出台费定是不菲。”一双桃花眼深邃迷离,他鄙夷地轻哼。 敲碎高脚杯,她手持碎片抵在他的喉头:“聂峥言,我父亲那么信任你,甚至还想把我嫁给你……你就是用我温家家破人亡来回报他?” “温家的债务,我来还。” “条件?” “做我的情人。” “我……答应你。” 在曾经的温家大宅里,她委身仇人。 自此,温半夏这个名字成了洋城的笑话,更成了唾弃的对象。 可在一个风雨夜,漫天大火里她却消失。 同衰颓的温家一起,她逐渐被世人遗忘。 * 温半夏,这个被时间隐藏的女人,却是无坚不摧的聂峥言的禁忌。 因她,聂峥言左手断了一指。 一场葬礼,他与她重逢。 穿着火红抹胸长裙的她带着两岁的混血女儿站在素黑中分外耀眼。 “明知回来必死无疑,你还真有胆量。”他擒着阴鸷的冷笑道。 而她却安然自若:“若无胆量,当年也不敢每每都在聂总的上边儿啊!” * 温半夏的回归只为报复,这是知晓当年旧事之人都了然于心的。 可却都没想到她的报复来得那般直接、果决。 商场上,站在聂峥言的对立面,她不择手段地利用美貌、手腕,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压聂氏。 可生意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不久后,她坠入他早已设下的陷阱。 无奈,她只得将自己洗洗干净,亲手奉上。 “聂总如今还缺女人?” “女人遍地都是,可我就独独爱死了你的风情。” * 无尽的恩爱痴缠时,她总是咬唇不发一言。 而他却用尽技巧,抵死的缠绵令她最后无奈缴械。 “聂黑子,半夏带毒,终有一天我会毒死你。” “甘之如饴……不过,你又怎么知道,你不是解我毒的药呢?” * 一场惨烈车祸,将所有的真相全部揭开。 可彼时她已无法再守在他身边。 在他为她举办的那场空前盛大的婚礼上,她最终失约。 听闻,有人在那天看着她穿着千万婚纱跟一个男人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 两年后,聂峥言再娶,娶的还是一个跛脚的残废……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红袖书友15134197861765339

    13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阿柿

    40,784 迷妹值

  • 2

    naifulei

    23,526 迷妹值

  • 3

    h_5yqbiwyfm

    14,006 迷妹值

  • 4

    h_5ztszytve

    9,280
  • 5

    helloya

    9,280
  • 6

    13818544721

    9,280
  • 7

    daniel晨

    9,280
  • 8

    13730991715

    9,280
  • 9

    Triping

    9,280
  • 10

    18622174252

    9,280

同类推荐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她,是落魄闺秀的女儿,上海中西女校的才女,通晓四国语言,温婉坚毅。他,是雄踞一方的大帅独子,美国西点军校毕业,文韬武略,腹黑深沉。注定的相遇,缘分根生,两人成了名义上的夫妻。朝夕相处,日渐生情,却因着一场早已潜伏的阴谋而分道扬镳。他说:“裴静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烧裴家也要将你逼出来!”她说:“书言,放我走,我们便两不相欠了。”五年后,两人再次重逢,恰是时局风起云涌,狼烟遍地。时过境迁,究竟是破镜重

  •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直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将她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