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一世情妍,教授大人坑萌妻 夏阳木槿 著

一品红文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160.16万字

宁呈森这个名字,在济山医科大被传颂了好些年。 从本科到研二,米初妍从未目睹过宁呈森的真容,可是她却知道他的很多事情。 某年某月,宁呈森治好了哪些疑难杂症,某年某月,宁呈森发表了哪些论文,某年某月,宁呈森再次拒绝了哪些医科大客座教授的邀请。医学界的同仁普遍认为此人傲慢狂拽,却又控制不住争相追捧。 然而,这个一直不愿抛头露面的教授大人,却在某天降临济山医科大,引起轩然波动。 男女同学犹如打了鸡血似的热情讨论,正奋笔疾书的米初妍冷不丁插话:“宁呈森算个毛啊,一个医学博士,八年的主刀生涯,再帅又能有多年轻?有我家的顾以澈好么?人不就仗着华裔身份,自以为了不起么?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沸腾的阶梯教室,霎时间宁静如夜,门口那个俊逸非凡,冷酷无边的白衣男子,背光而来,仿若天神。 众目睽睽下,天神朝她款款走近,唇角轻勾,仿若天籁:“我是医生,你是医学生,料不定哪一天,你就会落到我手里……” 她嗤之以鼻,却不知他一语成谶。 当时的米初妍哪里知道,这位传神的教授大人,竟是父亲的忘年交。之后她实习轮转,被父亲打包送进他的科室。 从此,他是老师,她是学生,他说一,她不敢道二,她稍微扑腾,他一掌拍飞。 数年之后,她已然成为他的妻,他们依旧沿袭着大灰狼和小白兔的相处模式。某日午夜餍足后,他搂着她轻喃:“我跟顾以澈,到底谁好?” 米初妍呵呵直笑:“当然是你。” 米初妍最惧的不是宁呈森,而是自家双亲。谁都不会相信,如果她忤逆了教授大人,第一个找她算账的,必然是自家双亲。 —— 经年之后,宁宝宝托腮沉思:“爹地,您到底有什么妙招把恶魔女马咪训的如此服帖?” 宁呈森甩了甩手中的报纸,正色解释:“岳mu政策走的好。” 宝宝:“能否具体些?” 宁呈森:“崇拜,迷恋。” 宝宝满脑浆糊状:“怎解?” 宁呈森:“简单的说,姥姥是护士,爹地是医生,一般来说,护士会崇拜医生也会听令医生。女马咪犯糊涂,姥姥会帮爹地讨公道。” 宝宝被彻底绕晕,萌脸全是呆滞还有对父亲的膜拜。 冷峻无边,叠腿而坐的男人忍不住哀叹,这孩子是随了她女马,缺根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7

排名52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夏阳木槿

签约

代表作: 情深缘浅,总裁追妻路漫漫|

同类推荐

  • 幸而相逢未嫁时

    有琳

    原名《戎爱:军统的女人》那天,当她看到这个混身是血的男人时,她毫不犹豫地上前松开了捆在他身上的桎梏。就这样,改变了她命运的转轮。这男人化身为一个魔鬼,一声令下,让她与亲人皆锒铛入狱。他说,她只能是他的女人。不,她不属于任何人,更不属于这个恶魔。他说,取她的心,比取天下更难!她却不以为然。他无情地用尽一切极端的手段生生折断她心中的希望。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人人都说他待她是特别的,怪她不识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

  • 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

    月容公子

    再相见,他是高高在上的总统,身边还多了只软萌又傲娇的小正太。小正太难伺候,总统先生更挑剔,被辞退的女佣多到可以组成一个连队。倾小沫以女佣的身份入住总统府,却过上了女王的生活。小正太亲自端茶倒水:“麻麻你累不累?我给你捏捏脚~”“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麻麻!”“好的麻麻!”总统先生工作繁忙,稍有时间就打电话给管家询问她的行踪。“先生,太太跑了。”“先生,太太又跑了。”“先生……”总统怒了,摔!这总统

  • 医见钟情,我的老公太高冷

    葉雪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当当网、天猫上均有销售。简介:这段婚姻,长晴认为除了宋楚颐不爱自己外,其实也挺好的。好处一:老公是个医生,平时没事包治百病,医药费也省了。好处二:医生爱干净,家里老公随时整理的干干净净。好处三:每到月底钱包扁扁的她老公总是会偷偷塞厚厚的一叠人民币进去。好处四:不爱锻炼的她没事总被老公早晚带着做有益身心又舒适的运动。好处五:再也不用担心微信红包里没钱了。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