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 殷寻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258.53万字| 981总收藏| 3.45万总点击

【2016年北京市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已签约影视、出版】豪门惊梦系列之悬疑心战言情
他是雷厉风行的钻石供应商,她是通过梦境窥探心理的精神分析师,毫不相干的两人却因一场离奇案件命运紧密相连。
他捏住她的下颌,“我成了你的研究对象?”
她浅笑美艳,探了探他的鼻息:“年先生这不是活得好端端的?目前我只对死者最后的梦境感兴趣。至于你我,是游戏一场,玩得起我们皆大欢喜,玩不起就,滚。”
他不动声色:“素叶,我年柏彦,你还真未必玩得起。”
年柏彦,是对待工作和下属最严苛、最不近人情却又令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素叶,是惹人争议、看似只认钱却又口硬心软令人心疼的女人。
首部以精神分析为题材的悬疑爱情小说。梦境、记忆、潜意识与珠光宝气背后的商战、诡谲心战层叠相撞,如何在算人度己似真似诈中寻出真相?你以为看到的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你以为听到的是真的?也许是假的;那么你自己是真的?也许也是假的!
素年,是你我的相逢,即使花开了半夏,也从不相迟。浮生如梦,梦如人生,豪门权诈,爱恨痴怼,只叹不过一场惊梦。【相迟未晚,那年夏微凉】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崔红梅送出了1鲜花
  • 红袖书友14989084585414649投了1张推荐票
  • 红袖书友15034508697607071送出了1鲜花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殷寻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652.47万

  • 创作天数

    1726

其他作品

  • 陆门:七年顾初如北

    【影视+出版,实体书分册全国上市,中国网络小说第三季评选新书榜第一】 首部“法医”题材悬疑推理言情小说,实体出版名《他看见你的声音》 如果,心碎了…… 顾初说:“那么,遇见就好。” 陆北辰说:“我会留下她的残骸辨明人性。” *** 顾初想过无数种重逢,只是这一天,重逢来得太猝不及防。她慌乱失措,他却持稳平静。 她喃喃:“北深。” 他:“我是陆北辰。” 陆北辰,身份尊贵又令人敬畏,他是国际炙手可热的人类学法医,是令罪犯无所遁形的高智商博士,是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那双毒眼的权威“尸译者”,是被高检机构誉为最难邀请的高冷男神级专家教授,是赫赫有名“北辰基金”的持有人。 他有着跟北深一样的脸,却,不是她的北深。 *** 有人说陆北辰太理智,血都是冷的; 有人说陆北辰太危险,因为真理只掌握在他的手中,他仅用一把刀就能将人从颌下正中到耻骨联合给剥了不留痕迹; 也有人说,陆北辰心里始终藏着一个女人,一个伤他至深的女人。 一件件骇人听闻的血案,一桩桩离奇难解的案件,险象环生荆榛满目,她的世界不再平静,他却从容冷静抽丝剥茧寻找真相,提醒她:“你最好聪明些,我不想有一天亲手为你验尸。” 他不是北深,北深的手不是冰的,北深的眼不是凉的,他却用解剖刀抵着她的胸口说:“不及你这个没心的人。” 两年的笑换五年的痛,侵蚀他的何止是孤寂?于她,他只是她的陌路相逢,于他,她却是他不曾挥去的旧梦。 *** 陆北辰时刻会让她陷入错觉,熟悉的背影,及熟悉的脸庞,然后她便无法呼吸。 他却说:“既然辜负,又何必心痛?” 但在某一天,有人告诉了顾初,不要相信陆北辰,因为他,不是陆北辰…… *** 被青春圆寂的是爱情,被爱情流放的是青春。 *** 【陆门系列】第1部,带你进入不曾想象的领域。殷氏出品,全新系列,全新人物,质量保证。

    加入书架
  • 豪门惊梦Ⅱ:尤克里里契约

    已签约影视,出版书名《从来未热恋 原来已深情》豪门惊梦系列之励志言情。 她和他从暧昧开始却只限“夜宴情人”,人前缠绵人后陌生,陌生到彼此只知姓名和电话号码。 直到有一天他撞见了她的素颜,直到她与初恋情人重逢。 “你还爱他?”他凝着她的素颜。 她点头。 他云淡风轻,“好,我成全你。” 从被赏识到高升,从被好友踢出局到另谋他职,从职场争斗的牺牲者到从头创业的成功者,她的岁月似乎再也与他无关,直到初恋情人高空坠落才知,看似蜜糖的幸福不过是场契约…… 江漠远说,回到我身边,我可以给你想要的。 程少浅说,其实你可以做得更好,只要,我给你一个支点。 顾墨说,我们太相似,所以只能依附彼此才够温暖。 人生注定会遇上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只是她没想到那个温柔岁月的竟是——商场和爱情游戏的设计者…… 欲望横流的都市,职场争斗与情爱之中的人性纠结与抉择,传媒与传播两大行业巅峰对决的最真实触笔,是励志亦是残忍。暖爱虐伤,一贯噬骨风格的眷恋、丝丝入扣的悬疑职场商战,精彩不容错过。 (小说出版名《从来未热恋 原来已深情》,为女子版《创世纪》,非小白,不喜勿入。)

    加入书架
  • 是你赐我的星光

    出版书名《是你赐我的星光》,已上市。养父与养女的禁爱虐伤,蝉联4个月月票冠军 狼群中长大的魔鬼,只会用属于他的方式来爱你 娱乐圈中,她是最受瞩目的歌星,暗地里,却是被囚的金丝鸟,永远飞不出他的掌控 八岁,她被带到美丽的薄雪园 梦幻的别墅、数不完的仆人,唯独少了神秘的男主人——她名义上的养父 听说,他是世界上最残酷的男人,十恶不赦,只手遮天;同时又是最痴情的男人,危险缠绵…… 十年的时间,她化茧为蝶,却始终被黑暗中那双暗烈的眸注视着 十八岁成人礼,神秘的养父终于出现 传说成真却成了她噩梦的开始 她新婚之夜,明星云集,新郎无故死亡,熟悉的魔鬼男人重现…… 他的笑冷彻骨髓,“女大当嫁,嫁人可以,不过,我要知道这里怀着的是否是——我的……儿子!” 黑暗倏然来临,梦幻跌破 他冷冷地说:“永远也不要想着离开了” 她只能看着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 豪门世家Ⅱ部,超级虐心,不喜绕行!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红袖书友15196508030052534

    3,259 迷妹值

  • 2

    红袖书友14995643730394806

    1,629 迷妹值

  • 3

    徐晓毅

    1,613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红袖书友15155891147700783

    13,206 迷妹值

  • 2

    佚名

    12,228 迷妹值

  • 3

    佚名

    12,228 迷妹值

  • 4

    红袖书友15222579389110988

    12,228
  • 5

    佚名

    11,669
  • 6

    佚名

    10,777
  • 7

    红袖书友15039815466748645

    10,536
  • 8

    佚名

    10,289
  • 9

    99322092

    9,900
  • 10

    佚名

    9,900

同类推荐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字《漫漫云深》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

  • 娇妻高高在上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蜜妻有点甜:吻安,总统先生!

    腊笔小酱

    国宴上,她当众坐上他的大腿:“我唐黎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宋柏彦,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就此被个小丫头缠上。男人夹烟的手轻抚她下颌:“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要做宋太太。”宋先生笑:“小女孩喜欢说大话,不怕闪到舌头”话未落,已经被吻住。上辈子她所托非人,余生凄惨。重生后,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婚后生活——“先生,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保护好夫人,

  • 专制隐婚,霸道前夫难招架

    蔚然语风

    傻白甜的小三不可怕,可怕的遇到颜值一流,智商一流的对手……医科大三的季苒,一场算计,身败名裂,却意外嫁给了暗恋近十年的霍家二少。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嫁的男人有个白月光的爱人……奈何家遭巨难,父亲跳楼,母亲疯癫,哥哥坐牢,她没有选择……他恨她,领证的当天掐着她的脖子说:“季苒,只要这婚姻一天不结束,我对你的责任就是折磨你,什么时候我解脱了,你才会解脱……”婚后四年,他从没碰过她,换女人如衣服,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