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灯火阑珊处笑颜如花 红尘若茶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10.48万字| 9总收藏| 97总点击

广州的街头,艾小佳与好友秋挽着手,脖子上和手上带着用洁白的玉兰穿成的手链项链,淡雅而美丽的花装点着二人飞扬的青春,撒下一路清香和笑语。
“这个217又疯了,都半个钟头了,还不来?”艾小佳领着儿子豆豆在寒风中翘首张望。
“妈妈,妈妈!我想你,你不要走,在上面看着我好吗?”三岁的儿子瘪着嘴,眼睛里满是泪水和委屈担心和不舍。艾小佳心如刀割,碎的七零八落。

“亲爱的,我等你回来,把我的春天带回来!”“嫁给我吧,我虽然给不了你奢华的生活,但可以给你一个稳定的家,我会一辈子报答你!”
“你她妈的,我――――”
“你还真长本事了,会骂人了,那就看看你爹妈怎么教育的你!” “离婚,坚决离婚!”

“你若让他在家看孩子,还让他出去干吗,让他在家憋着吧!”婆婆故意敞开门大声的说。
“妈,你小声点,或者把门关上说!”
“怎么,你做什么见不的人的事情了,怕什么?”
“艾小佳,我告诉你,要不是我儿子我认识你艾小佳是干嘛的,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为了我儿子!”
蓝蓝的天象宝石一样,温润深邃,没有一点杂色。周围高高的山上到处都是白的发蓝的雪,天地间一片寂静。艾小佳茫然的走在雪野中,泪水啪嗒啪嗒尽情的流着。
不知过了多久,等艾小佳魂归身体时,才感觉眼睛发肿而且刺痛,不禁哑然苦笑,想起一句歌词,“风干了眼泪!”真有才,作词的人是否也曾有过这种伤心的体会。

“轮回千年皆因情,是非恩爱总是空。忙忙碌碌身是客,熙熙攘攘梦难休。如意珍宝染尘埃,清明心性蒙污垢。春雷一声平地起,醒来方知他乡游。人生苦短虚度日,岁月渐长悔白头………。”
艾小佳茫然的看着红衣人渐行渐远,脑子里回荡着洞彻心扉的天籁之音。
忽然艾小佳疯狂的追了过去。

美丽而脱俗的,优雅而知性的艾小佳在婚姻中起起浮浮,岁月无情如刀,把一个如诗一样的女孩雕刻成一个迷失在生活中满脸哀愁的家庭妇女,揪心的卑微的辗转于白天黑夜中,琐琐碎碎的生活弥漫了所有的日子,是非恩怨挤走了心中的宁静和灵性,梦想和憧憬成了水中花镜中月,艾小佳将走向何方?从家庭到职场究竟有多远?创业的路能否迎来明天?当各种关系逐个在生活中或笑颜如花或张牙舞爪的时,重重包围中的艾小佳还能迎来自己的幸福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红尘若茶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0.48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她,是落魄闺秀的女儿,上海中西女校的才女,通晓四国语言,温婉坚毅。他,是雄踞一方的大帅独子,美国西点军校毕业,文韬武略,腹黑深沉。注定的相遇,缘分根生,两人成了名义上的夫妻。朝夕相处,日渐生情,却因着一场早已潜伏的阴谋而分道扬镳。他说:“裴静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烧裴家也要将你逼出来!”她说:“书言,放我走,我们便两不相欠了。”五年后,两人再次重逢,恰是时局风起云涌,狼烟遍地。时过境迁,究竟是破镜重

  •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直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将她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