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三世玄音,画断弦琴 澪尘 著

已完结 签约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11.16万字| 145总收藏| 133总点击

青山烟雨落人怀,寒水通幽曲径开。
未见枫林萧瑟处,独留秋叶染尘埃。
“师父,你还记得子玄呢,”子玄在他怀里喃喃地念着,“师父,你不是说永远不离开子玄的吗?”她仍是笑着,眼里却渗出泪来。“师父,你真的不再离开了吗?”
无弦不答反问:“你何时发现的?”他蹙眉,声音仍是淡然的。
子玄看着无弦,嘴边挂着苦笑:“师父做的东西,子玄怎会尝不出来?师父作的画,子玄又怎会看不出来?我在紫寒面前不曾用过无弦琴,他又怎会知道?”子玄抬眸看向无弦,手指顺着他的眉眼抚摸,“何况,紫寒是紫寒,无弦是无弦。玄儿爱的是无弦,怎么可能因为面目一样就认错呢?”她眨了眨眼,却无法隐藏眼中的哀愁,“师父,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无弦柔柔地笑了,他唤她:“玄儿。”
--------------------------------
本篇试水文,已经在其他网站发过了,喜欢的去晋江或者17k直接看全本。
网址:17k:http://mm.17k.com/book/538541.html
晋江: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658652
谢谢支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澪尘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8.22万

  • 创作天数

    23

其他作品

  • 樽前泪眼醉别离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情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他为一人死,为一人生,却不想最终仍是得不到理解。 他为一人生,为一人死,却不知这份守护却是个错误。 他们皆身为皇子,雪南山上,相伴长大。他早已被安排好了要成为王,而他在身边默默守护。王位总有人觊觎,于是他为他挡下一个又一个叛乱之人,却不想最终还是以谋权篡位之名被他亲手结束性命。重生之后的他换了身份,甚至换了性别,却依旧为了自己一直深爱的人付出一切。而这一切他却从来不知... --------------------------- 微虐慎入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铁雪云烟

    庞钠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她人生前七年生活在蓝甲部族。七岁时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别人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然而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用自

  • 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

    冰雪不懂情

    每天更新4K,写的是神魔相斗,正道对抗邪魔的故事,书主要写的是刀剑箭,喜欢朋友可以点一下收藏。倾城侠女是言情和武打结合的小说。远古时代,妖魔横行,且看一代倾国倾城美女,怎么灭妖除魔吧。喜欢看仙魔小说,修仙小说可以关注一下。大家如果喜欢本小说的话,投一下推荐票,或者收藏一下。

  • 爆宠萌狐:王爷,榻上跪

    未茗幽若

    生来是九尾灵狐,却被误认为犬,这TM就很尴尬了,竟然还被娘亲甩在了一美男怀中成了宠物。不曾想自己真身早已被腹黑男看穿,好不容易幻化成型,岂料竟从宠物变成了“宠污”,每天被各种洗澡揩油带亲亲某日小狐狸得意洋洋的展示自己的九条尾巴,“美男王爷,你看我还像狗吗?”“像.....”小狐狸狡黠的眼光一闪,“那你还召我侍寝,岂不是哔了狗......”某男饿狼扑食,堵住了小狐狸的嘴。“王爷,你这是人兽恋!”小狐

  • 天歌,三生情三世劫(完+出版)

    伍家格格

    天歌系列之一:好脾气好身材好腹黑的师父VS伪文艺呆萌小徒儿!身为一只妖精:静心修炼,成功渡劫后位列仙班?NO!精研妆容,让自己美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NO!进入六道轮回,祈求阎王爷给自己投到皇家当格格?NO!小妖飘萝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修得好长得好嫁得好都不如——拜得好!拜对了师父,人生岂得完美二字!师父,三十三重天,离恨天最高!若有一天我住进了离恨天,你可还能将我救赎?飘萝,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寂月皎皎

    我比他小三个月,却比他早一个月来到昆仑。他该是我师弟。十年后,我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被迫从“景予师弟”改口为“景予师兄”。二十年后,那呆子被我陷害,面壁思过十年。一百年后,他背着我走向织梦池,说愿意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两百年后,我睡在紫堇花丛里,傻傻地咬了那呆子一口,以为从此会有两个人的天荒地老。再隔九个月,我这个傻子被呆子十二道金箭射成玄冥城下的一枚血刺猬,死不瞑目。再隔六个月,我借莲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