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喜结良缘之你好,我的王妃 秦三小姐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9.09万字| 1082总收藏| 3340总点击

秦曦皱眉想不通,
她明明只是豆腐铺的一枚小厨娘,顶多算是风水镇上的豆腐西施而已,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为华贵的瑜王府呢?
唉,只怪她看人不慎,一时心软将伪装落魄的瑜王爷给收入豆腐铺做了个小伙计!
只是,
当个王妃怎么这么苦啊?!
不仅要追夫到京城,还被夫君冤枉招蜂引蝶,还得灭掉垂涎夫君美色的京城千金,
岂有此理,想当初她好歹也是麻辣豆腐西施呢,怎能在京城将名号湮灭?
恩,
她要重振旗鼓,甩掉王爷,重回风水镇,没想到还没有走几步,就被追上,还被“就地阵法”“重振夫纲”了,他还振振有词,为了打破王爷子孙无继的说法,要制造几个孩子出来!
新婚夜章瑜看着秦曦垂涎地说:“你就是我的豆腐,我要把你搓圆揉扁了一口吃掉!”
秦曦撇他一眼,不屑道:“我是做豆腐的,我要把你煎了炸了炒了炖了,然后吃到我肚子里!”
成亲四个月后,
“章鱼丸子,你是不是真的“不行”啊?怎么你都播种四个月了,我还没有结果呢?”
“你说什么?!”章瑜闻言气得双拳握紧,很想摸上眼前那张无辜好奇的在自己下半身打量的脸。
想他瑜王爷乃是京城的刑部尚书,做事向来人人臣服,没人敢质疑他的能力,他的小娘子居然怪他在房中“办事不力”,敢嫌弃他?!
他是考虑到她初为人妇,体娇身弱,怕她受不住持久猛烈,好不好?
既然好心不被理解,拿他以后就欢快地折腾她好了,三餐加夜宵地收拾她,让她知道他到底“行不行”?
自从心心念念的宝贝出生后,王爷的地位一落千丈,连宝宝的脚趾头都不如,这不——
“媳妇儿,我想爱爱。”
“去,儿子饿了,我要喂儿子。”
于是,王爷眼看着自己最爱的蜜桃进了儿子无齿的小嘴。
儿子吃饱后,
“娘子,我要亲亲。”
“不行,儿子睡着了,会吵醒他的。”
不愿意让亲?好,那他主动贴上去!
儿子尿完后,
“曦曦,我想抱抱!”要求一降再降,这个够低了吧?
“哎呀,儿子拉粑粑啦。”
这次,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王爷郁闷坏了,有这么可怜无地位的王爷吗?
行,不理他,那他自己上。
本文绝不弃坑,请大家放心阅读,多多点击收藏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秦三小姐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9.09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暴君,你家王妃翻墙了

    宣洛洛

    唐可儿一度觉得,宅斗宫斗很无聊,有吃有喝,过自己小日子不好吗?为个男人斗来斗去,是不是傻?可真的穿越了,她才发现,争不争宠,斗不斗争,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权倾朝野的十王爷,凶残冷酷,而且,不近女色,娶了十个老婆,个个守活寡,而唐可儿就是那悲催的第十一个。然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宠的那么高调,害她成为众矢之的,她该不是嫁了个祸水吧?哦,不,她嫁的是个妖孽,王爷喝了酒,还会变身?这冷冰冰的蛇型物体是个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

  • 田园俏医妃

    夜寒梓

    现代医学生顾思南某次意外昏睡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田园农妇陈娇娘的身体里,并且身怀有孕!什么鬼,顾思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一切,两个可爱小妹以及一群极品亲戚的存在让她只得接受了这个身份,从此柔弱的陈娇娘一改往日面貌,收拾极品亲戚,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依靠精明的头脑让人一次次刮目相看,并且一步步得到李朝人民的认同,成为当朝天下第一女神医。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