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岁岁间阻,迢迢紫陌 悠悠我期 著

连载中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4万字| 0总收藏| 29总点击

辛忆遥完全不明白这个世界怎么会容忍宋怀安那种男人。明明虚伪到了极点,却总是摆出一副和善的姿态;明明懦弱无能,偏偏装作世事无谓;明明求之不得,非说自己清心寡欲……
莫非他宋怀安仗着自己长了一副如玉嘴脸,就可以一声不吭地跑来占据她的家人和朋友?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她为什么要等他,女人的青春一闪即过,她还有多少个三年能让他消磨!
孟涵昇再怎么霸道不羁,再怎么不懂女人,也总比他懂得后拿去糟践得好!
不论年少,或是如今,辛忆遥讨厌宋怀安到了十足,她讨厌他的优柔寡断,瞻前顾后。
他的爱太过低沉,纵然他给予过她胜极韶华的璀璨,最终,奈何不了一瞬的荼靡花开。
前尘往事,生生相错,宋怀安永不能忘怀的是辛忆遥的笑颜,调皮的,傲然的,颓废的,绝望的……
他想,如若今世断不了凡间俗事,即便到得了她的悲伤彼岸,依然残烟事了。
一段红尘里过于深邃的爱恋,真真抵不过岁月的间阻,紫陌的迢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悠悠我期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3.16万

  • 创作天数

    4

其他作品

  • 墨淡淡凡间画

    赵书砚万万没有想到陶越凡竟能一字一句的背出张可久的那曲小调。 陶越凡的俊颜上韵出了满满的得意之色,好看的眉毛上扬着。 她从未见过他如此孩子气的表情,好似那一瞬整个世界恰以他为尊。 他也从未想过要如此急切的在她面前展示自己,哪怕只是区区的一首诗词小令。 也许,他们都缺失了彼此年少那一段最真实的时光…… 他不知道,如果找到了她,那么,他还能拥有她吗? 她也不确定,现在的她,过于懦弱,过于渺小,即使再见,他是否还能记得她。 事实却是,交错的光阴,依然淡淡如画……

    加入书架
  • 惟有青青向叶倾

    “青青,你不记得我了” “你到底是谁?” “我是叶惟倾” “叶惟倾,我招你惹你欠你了吗?你要这样折磨我!” “青青,我是叶惟倾,死过一回的叶惟倾,没了右手的叶惟倾” “你欠我一条命,还我一条吧” “你可以选择百种方法去死,我也可以选择千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惟倾,我不逃了,真的……我再也不逃了,你相信我……” “你不是不逃,是没人要了……仅此而已” “我也不要你了” “……” 那是很久远的故事了。 徐菁菁记忆里的八千多个日日夜夜,从来没有叶惟倾。 她确实不识得他啊,纵然他没日没夜的百般折磨她,她仍忆不起曾亏欠过他丝毫半点。 叶惟倾这样的男人,生性谦和宁静,却被陌生的她拉着走了一遭天堂地狱,失了一颗淡泊的心。 十指连心十指连心,何况,他缺的还是一只右手。 十年的岁月…… 叶惟倾熬成了叱咤风云的商界中龙,徐菁菁乐观安稳地守着岁月静好。 偶然的重逢,她竟忘了他。 她竟敢!竟敢!好大的胆子! 顷刻间,午夜梦回蚕食着五脏六腑的仇恨和痛苦轰然翻滚袭来。 他叶惟倾誓言,定要她徐青青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偿还他逝去的旧时人生,至死方休! 菁菁想的却是,她还不了了,也还不起了。 她徐菁菁三生有幸,能听到一个如君王般睥睨天下的冷血恶魔温柔亲昵地唤她青青。 之后,又无情地伤得她体无完肤。 真真“何其有幸”! 她究竟欠他什么了?! 待往事随风飘散,他们,心已成灰。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重生七零:闷骚军长俏媳妇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

  • 重生八零俏军媳

    朵乐儿

    姜秀荷重生在了八岁为了捡鸭蛋而掉在水里的那一天,还遇上了一个把她宠翻天的大长腿的兵哥哥。姜秀荷以为,这一辈子能和宠她的兵哥哥安安静静幸幸糊糊的过一辈子,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会被米国的特务组织给盯上?

  • 缘来是你,总裁的首席财务官

    霏倾

    他对小自己十岁的少女一见钟情,得偿所愿成为她的未婚夫。简直就是现代版的一树梨花压海棠,只是此梨花非但不老不丑,而且还十分高大帅气、富可敌国。开发的度假中心,以她的背影当宣图。发行的限量跑车,用她的生日当型号。创造的商业帝国,所有权只属于她。甚至,连左心房的位置,也悄然纹上了她的名字。三年后,惊闻她已婚。他拿着一纸离婚协议与财产对半分割协议,逼她的丈夫与她离婚。再一年后,他第二次揣着离婚协议与全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