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不枉此生,帝惜菲 鹿筱梅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2.3万字| 5总收藏| 114总点击

你的心太大,却装不下一个我。
我的心太小,只唯独装得下一个你。
繁华落世,穿越千年。
只为一生一世一双人。
______连氏惜妃

她,穿越时空,只因为救心爱之人。
他,一代帝王,狠辣果断,却对她心生爱恋之情。
初见你,胆小柔弱。
再见你,胆大心细。
如此两端的你,是否是欲擒故众的把戏?
作为棋子的你,是否真甘愿效力下去?
我不想追究,我要的只是你,完整的你而已。
_______明玄帝,宇文翌

或许当她穿越千年来到他身边,成为他妃子的那刻起,注定是一场爱恨纠葛,暖心暖虐的爱情故事。

..................


简介总是概括不好,不过小鹿能保证的是故事是绝对的暖虐,结局是美好的,一对一结局。
前面几章是故事的起因,因为有那几章才会有穿越,所以写的有些啰嗦
介意的亲可以直接从穿越篇开始,千万别因为前面几章而扼杀小鹿后面的情节哦
后面情节精彩,虐恋不一。欢迎亲们留个痕迹呀。。。
最后请亲们给我点鼓励,点击收藏和评论哦,有什么对文文的建议也可以联系我哦,我会好好采纳的,谢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鹿筱梅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2.3万

  • 创作天数

    1

更多迷妹总榜

  • 1

    小米尔

    952 迷妹值

  • 2

    鹿筱梦

    188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直到那一日,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最后一个女军阀

    温暖的裸色

    【斯年长欢尽,乱世独悦卿】她的前世,八旗第一冷艳美人,人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女将军,竟被继母构陷弑父,惨遭凌迟身死。今生,她转世重回将军府,投胎成为仇人之女,带着前世记忆向继母索命复仇。遇见他时,她是父亲给他订下的“凤命”贵妻,传闻中神女下凡的都统府二小姐。最初,他戏弄她,反被她整惨;他不服她,却当真敌不过她。后来,他爱慕她,她却卷起铺盖逃婚去了!堂堂少帅怎可忍受此等羞辱?发誓要将她抓回身边,永世禁锢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