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亚马逊萌货-姐姐别想逃 九日狂歌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5.77万字| 9总收藏| 282总点击

如果要问世界上谁最倒霉,那么林麦恐怕是第一个举手。
本来吹着空调好好的,谁知来了大姨妈,更谁知,在她往厕所狂奔时,一个趔趄,华丽丽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一阵砰砰蹦蹦的声音过后,林麦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悲催的发现自己穿越了。
狗血吧?最狗血的是,别的美女穿越不是什么公主就是什么大富家庭之女,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明明她也是大美女一枚,为毛穿越到这个一看就危机四伏随时都可能丧命的不见天日的丛林?
随之而来的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野兽,还有各种毒蟒,分分秒秒想着吞了她,更有一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美少年,扮猪吃老虎,天天装乖扮萌,其实也是想“吃”了她。
林麦内牛满面,谁能告诉她,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
“麦麦,这是什么啊?”林麦呆愣的看着凑上来的白嫩可爱少年,然后僵硬的转动了一下脖子,看着手上拿着的刚用上好毛皮做成的类似现代内衣的东西。
“这是衣服,咳咳。”林麦唯恐某货会想歪,连忙解释道。
“可是···为什么上面会有两个小碗呢?”某男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林麦手上的“衣服”。
“咳咳,就是···”林麦小脸通红,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哦,我知道了。”少年一把抢过内衣。
然后笨拙的冲林麦的胸前比了比:”是不是这样的啊?“
”额····“林麦流下了一滴冷汗。
”可是麦麦做的这个好像小了一些诶。“少年狡黠地一笑,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衣服“,只不过大了一些,然后林麦看着某男煞有介事的往自己胸前比了比,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嗯,这个才适合麦麦的大小嘛。“
林麦彻底石化了。
一旁的某男还在不停的说:“麦麦的衣服以后还是让我来做吧,我比较有经验嘛,对吧,麦麦?”
······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九日狂歌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77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

  • 暴君,你家王妃翻墙了

    宣洛洛

    唐可儿一度觉得,宅斗宫斗很无聊,有吃有喝,过自己小日子不好吗?为个男人斗来斗去,是不是傻?可真的穿越了,她才发现,争不争宠,斗不斗争,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权倾朝野的十王爷,凶残冷酷,而且,不近女色,娶了十个老婆,个个守活寡,而唐可儿就是那悲催的第十一个。然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宠的那么高调,害她成为众矢之的,她该不是嫁了个祸水吧?哦,不,她嫁的是个妖孽,王爷喝了酒,还会变身?这冷冰冰的蛇型物体是个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田园俏医妃

    夜寒梓

    现代医学生顾思南某次意外昏睡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田园农妇陈娇娘的身体里,并且身怀有孕!什么鬼,顾思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一切,两个可爱小妹以及一群极品亲戚的存在让她只得接受了这个身份,从此柔弱的陈娇娘一改往日面貌,收拾极品亲戚,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依靠精明的头脑让人一次次刮目相看,并且一步步得到李朝人民的认同,成为当朝天下第一女神医。

  • 旺夫小农女

    夜寒梓

    什么叫旺夫,把傻子相公都能旺成万岁爷,就说服不服。娘亲太包子,爹爹很快死,穷得叮当响,还赶巧捡了个傻相公。包子娘亲没关系,好好调教还是女强人。穷一点没关系,反正她会制香,还怕没钱赚?捡来的相公傻乎乎,还是没关系,长得帅就成啊。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还被皇上赐婚配了个冥婚,这又是什么鬼啦!许如玥要跑要抗争,傻子相公却先她一步不见踪影……成亲那一日,她问他,“傻子,你不是死了吗?”他轻轻挑开她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