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宣懿皇后外传 瑶池一梦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7.18万字| 39总收藏| 177总点击

他眼中满是愤怒和邪恶,看她被自己压得喘不上气,正是满意。
“怎么,他没这样压在你身上过吗?还是他舍不得这样对你?”
他没有半点要起来的意思,反倒用双手收拢她的手臂,困在自己身下。
“我可不如铭盛那么会疼人!”说完低头便在她脖颈上一吻,随即齿缝一合,在她一侧脖颈上留下了两排鲜红的齿印。那力道刚刚好,没有咬破,却将皮下聚出了猩红的血气。

他将她的双手钳住手腕按在枕头上,冷言提醒道,“你别忘了你们女子有守宫砂,我怎么没看见你的?”
说话间他的大手已从她头顶移回她胸前,将束胸往下一扯,宽大粗糙的手掌已抚上她的浑圆。
那细腻柔软的触感,顿时使得他心田一震。
————————————————————————————————————————
他的唇落下来,温润柔和。在她的面颊、额头、唇上。
像是在亲吻最喜爱的宝物,轻缓虔诚,小心翼翼。
这是第一次,有男子这样亲吻她,亦步亦趋、予取予求。原来唇瓣的轻触是这样美好。美好到要用无比长的时间才能忘记。
———————————————————————————————————————————
月光照耀中她的长发散开在草地上,光洁的额头似皎白的玉璧,红唇稍启,如兰的气息抚在自己脸上。
宋铭盛轻声道:“妍君,若有一日你需要一处停靠的家,就告诉我,我永远为你等待。”
———————————————————————————————————————————
楚妍君本是北周魏王符彦卿之女,幼时家门遭难,被送往扬州民间。十六岁之际,养父病逝、墙倾籍催。在金陵,她被掠入青楼、被卖为玩物,幸得王爷李宸璟救助。
她成为王爷的宠儿,却只是前人的替身。她与氏族公子相恋,却一步步走入了王爷的圈套。
她不知道,南唐不是她的落脚处,她终要回到北周,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而她的命运,也将随各国权力的争斗而浮沉。

一场王者间争夺江山的较量,一幕权谋与战场交织的故事,一段经历生死的传奇爱恋,


王者豪情,江山如金;两心相许,不畏流离。
幸得君心似我心,生死不负相思意。

读者加群 307578834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瑶池一梦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7.18万

  • 创作天数

    11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绝色王妃:霸道王爷专宠妻

    林熙妍E

    王爷说:我家王妃贤惠温柔,嘴笨活差,你们都不要欺负她!呵呵哒,到底是谁欺负谁!王爷说:我家王妃貌丑无盐,穿衣没品,你们都不要笑话她!看过王妃真容的人想问,王爷,你眼瞎吗?王爷说:“我家王妃害羞少女,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污秽事不懂的!王爷在下,王妃在上,哼哼哈嘿!拜托!我们都还是单身狗,你们的狗粮少撒点!

  • 恋恋青伊

    蓝酶汀

    时光虽然没让她变老,但却肯定经了人事;能够让他和她在一起的不是爱,是把握。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