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明月公子 15135481058 著

已完结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5.07万字| 24总收藏| 189总点击

黑,除了黑什么也看不清.但从树木被风吹的"沙沙"响亦可猜到这是一片浓密的树林.
天上无月,万里黑云,下雨之兆.地上虽然看不到人但彼此间粗重地喘息声清晰可闻.一股浓重地杀气弥散在周围迫地这些保镖们透不过气来.而在保镖站的位置前方树枝上立一黑衣蒙面人,而这杀气正是从此人身上传出.如若此时有灯火便可 看出保镖们的眼睛全的盯着他而脸上唯一的表情就是恐惧.
许久,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 杀戮开始了,黑衣人手执一把长刀一步步向保镖走来.
这已经是第三次被劫了,虽说前三次护住了镖,但损失了一半以上的好手.这次护送的镖物是合武林侠客围斗大蛇采到的蛇胆以及数万黄金白银由名震江湖的飞扬镖局护送于洛阳清静山庄.
庄主俞静年轻时武功高强行侠仗义,他的侠义之事数之不尽,江湖中人提到他无不敬他.
现至晚年患有心病,曾受过他恩德的人闻之蛇胆可治心病,相聚于湘阳雪谷围斗斑蛇取得蛇胆.
护送的镖主"铁手掌"易飞扬见只剩下五人就知道镖物无法护送到洛阳,眼下只有拼命一途了.
正当易飞扬与黑衣人相交之时,一道银色身影斜飞至两人中间.
衣发无风自扬,雨滴落地不落衣,一丝慵懒的气质弥散开来,使全场的杀气消失无踪.
易飞扬看到这人惊呼道:"明月公子!"
黑衣人捏刀的手更紧了.
只见那银衣人身材修长,额前流海飘落眼前,而整张脸被一张银色面具遮住.虽看不到面相点可以想象的出这张脸的英俊程度.手持一把带着一丝银带秽柳,剑鞘也是银的.
银衣人只是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身上有一股潇洒飘逸的气质,是江湖近日来连除山西云岗,洛阳虎寨,平沙玄鹰帮,又连续挑战武当,少林,峨嵋各大掌门人.令得三大掌门人尊敬,问起他的名号,他自称"明月公子."
从此明月公子在江湖上名声大震.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15135481058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07万

  • 创作天数

    5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烟了了

    从声名狼藉的私生女到家喻户晓的国民女神,顾清欢用了三个字的距离:厉沉暮。被赶出家族的顾清欢重返南洋,整个世家圈安静如鸡。重返南洋的第一年,青梅竹马的贵公子,妖孽俊美的军阀头子,风流不羁的政坛名人纷纷上门求娶。太子爷厉沉暮勾唇冷笑:名花有主了。重返南洋的第二年,清欢事业走到巅峰,手撕白莲花,脚踹太子爷,跟人私奔。整个世家圈开始瑟瑟发抖。顾清欢:昔年我情深不悔,如今我冷硬如刀。(1v1双洁宠文)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蜜妻有点甜:吻安,总统先生!

    腊笔小酱

    国宴上,她当众坐上他的大腿:“我唐黎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宋柏彦,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就此和一个小丫头纠缠余生。重生前,她活在谎言中,下场凄惨。重生后,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婚后生活——“先生,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保护好夫人,别让她伤着。”“先生,夫人说要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宋先生叹息,放下手头文件叮嘱:“你亲自开车送一趟,别让他们迷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