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殇天泣 TheAuthor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30.57万字| 43总收藏| 244总点击

一拳出,霸绝天下。真武体,万法不侵。这些强大到无法无天的修者所面有生以来最大的挑战——整个九州的围攻。
那是一千年前的一场大战,崩天裂地,神鬼皆惊。整个九州都是杀戮的战场,无情的厮杀犹如掠过稻田的巨大镰刀,狂妄而嚣张地收割一切生命。即使是那些平日看来高不可攀的真武修者,在这架肆无忌惮地绞肉机中都是不堪一击。任你天纵奇才,任你惊采绝艳,在这里,没有谁是无敌的,没有谁是不朽的。在这场旷世大战爆发的时候起,真理便已经被摧毁,只有鲜血,只有破灭,才能够宣泄他们的渴望!
盛极一时的黄昏帝国在那一战中彻底覆灭,但是雄伟的黄昏圣殿,却带着帝国的无尽秘密,永远地沉入了地下,至今无人能开启。与那一战一同消亡的,还有“真武”,这一脉令天下胆寒的强绝修者。那神鬼莫测的强悍神体太过恐怖,以至于偌大的九州都不能容他,天下群起而灭之。
旷世大战确实达到了人们期望的目的,真武一脉自此被抹杀,但是天下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自那一战之后,九州便罕有修者,就连堪堪达到灵现道力的小修者在普通人眼里都异常强大。
一千年后,一个镇口县的纨绔少年,因为继承了远古的最强真武血统——真龙血脉因而与天地灵气相斥,学剑剑不成,炼气气不就。因为他先天缺少一魂一魄,也无法成为魂师。在万物都由灵气汇聚的九州之中,这个几乎不可能再有机会成为修者的少年却有着不凡的梦想——成为人王。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下少年邂逅了拥有魔神般可怕力量的白发青年,以及追猎那名青年而来的前朝大将军徐文秀。

修炼五行本源力,化身大龙战魔神。

豪杰征战通天路,阴阳汇聚破乾坤。

齐铭为了得到数千年来无人继承的“人王”名号,向最强者发起了挑战。面对站在九州最巅峰的存在,少年的意志从未改变。

敬请期待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TheAuthor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0.57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烟了了

    从声名狼藉的私生女到家喻户晓的国民女神,顾清欢用了三个字的距离:厉沉暮。被赶出家族的顾清欢重返南洋,整个世家圈安静如鸡。重返南洋的第一年,青梅竹马的贵公子,妖孽俊美的军阀头子,风流不羁的政坛名人纷纷上门求娶。太子爷厉沉暮勾唇冷笑:名花有主了。重返南洋的第二年,清欢事业走到巅峰,手撕白莲花,脚踹太子爷,跟人私奔。整个世家圈开始瑟瑟发抖。顾清欢:昔年我情深不悔,如今我冷硬如刀。(1v1双洁宠文)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蜜妻有点甜:吻安,总统先生!

    腊笔小酱

    国宴上,她当众坐上他的大腿:“我唐黎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宋柏彦,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就此和一个小丫头纠缠余生。重生前,她活在谎言中,下场凄惨。重生后,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婚后生活——“先生,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保护好夫人,别让她伤着。”“先生,夫人说要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宋先生叹息,放下手头文件叮嘱:“你亲自开车送一趟,别让他们迷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