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念念西风暖 帽子旅人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5.73万字| 15总收藏| 190总点击

十四岁时,母亲离世后,曾有一人对她承诺,他会陪着她。
她忍住泪水相信,可命运偏偏要将谎言摧毁殆尽。
被人栽赃嫁祸,死死拽住那人衣角,她要他相信她,可他只是冷冷抽回衣袖,叫她离开。
大雨倾盆,她被赶离生活了十八年的徐家,最爱她的外公承受不住打击撒手人寰……
那些人夺走她的母亲,又夺走她的外公,他们无情的掠夺,使她的生命一片狼藉。复仇的火焰将她的软弱天真化为灰烬,她要让那些人付出血的代价,即便孤身一人也要坚强战斗,她与徐家俨然成了你死我活之势,满心的爱恋此刻化为锋利的匕首……

他,深沉冷漠,潜伏于徐家,阴谋吞并徐家财产,却意外与她相遇,本是棋局中的一枚棋子,偏偏投注了不该有的情感,他能做的只有将她推离,可没想到,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本该擦肩而过的两人,却因阴谋相遇,因仇恨分散,八年后的重聚,又能擦出怎样的火花?
八年之后,他已成为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的未婚夫,对她笑得那般淡漠……
她本已成为无心之人,却偏偏遇上另一人,他睿智敏锐,笑看他人,原意只想看透她,却意外跌入情网,无法挣脱……
亦有无爱知己一路默默陪伴,值得托付终身。
她将如何抉择?
复仇的火焰又会将生命引到何处?
………
*
“恨她的人,每个又都是她恨的人,一个都无法原谅。这种恨,至死方休。”
“时间怎样改变,他怎样改变,崔西莉总能只靠直觉便将他认出。这不是缘分,不是特长,而是痴迷。”
“真是,我还当你是个孩子呢。”
“希望另一半,是个体贴善良的人,既帅气又专一,满心满眼都是我。”
“也许,以后的某个时间,我会痛苦得不想活下去,也说不定。”
“早就……无法幸福了。”
“也许,终有一天,我能像你一般活着。”
*
花草因为是夏季,所以快乐,
人却不行,人是会一直痛苦下去的,
不分季节,不分地点。
当逃避无法得到想要的改变时,能做的只有面对而已。
面对过去,面对现在。
即便挣扎,
也要骄傲,
记住,
你已不再爱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帽子旅人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73万

  • 创作天数

    16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表示佛系了: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墨少,亲够了吗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

  • 他的情深似海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纸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跟她肆意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