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魔鬼总裁的虐爱情殇 牧紫遐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9129| 12总收藏| 84总点击

纠结困顿的爱情 沉溺的究竟是谁的心 一个是美好青春所遇的良人佳偶 一个是阴沉复仇的英年才俊。
在这场爱情的博弈中没有人是赢家 .
苏陌因爱生恨,和杜遥的爱情越来越遥远,程暮谦因恨生爱,与爱情不期而遇
杜遥VS苏陌
遥遥,我不相信你说的。你是爱我的对吗苏陌恐慌的抱住她仿佛她随时都将离去。苏陌我不爱你了你要我说多少句,和你在一起我能得到什么,对不起我喝够了珍珠奶茶 吃腻了大排档 我就是虚荣的女生你给不起我LV,古驰 香奈儿。你凭什么给我,我想要的幸福。。。。。。。
杜遥VS程暮谦(其一)
程先生,我已经找你的话做了,只求你放过苏陌他什么都不知道 求你不要把他牵涉其中。杜遥跪坐在程暮谦的脚下哀求着他。程暮谦一把把杜遥拉向自己目光冷清语气冰冷的嘲笑道;你以为你是谁。你没有任何资格要求我干什么。如果你真想救你的小男友就拿你最宝贵的东西来换。。。。。。程暮谦狠狠地贯穿了她眼中没有情欲,只有痛恨和复仇般的快感。。。。。。。
( 其二)
杜遥,你给我滚从此以后 你我再无瓜葛 。现在从我眼前消失。程暮谦气急败坏的把杜遥推出门外。。。。。。
程暮谦跌坐在门口喃喃自语道; 我宁愿你恨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牧紫遐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9129

  • 创作天数

    1

更多迷妹总榜

  • 1

    牧紫遐

    1,328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表示佛系了: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墨少,亲够了吗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

  • 他的情深似海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纸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跟她肆意

  • 韩先生,情谋已久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