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胭脂乱之偷凰换凤 那一抹如烟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4.91万字| 202总收藏| 156总点击

韩似水版:
想她韩似水堂堂将军府千金,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无奈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让她情何以堪?

逃婚被劫,偶遇帅哥剑客搭救,魂儿被勾去了一半,然而却连人家姓甚名谁都不知?
花灯庙会,竟遭纨绔公子调戏,心里不服反亲一口,自然而然地被当成女流氓对待。

成亲当日,遇心仪剑客抢亲:“在下秦玖,姑娘是否愿意随我一同浪迹天涯?”
顿时一惊,答曰:“多谢公子美意!可是,小女子做不到啊!”( 虐……)
洞房花烛,才发现新郎是那日的纨绔公子:“你就是当今圣上娄煜兴?”
立马扑到,奸笑:“小娘子,我看你往哪里逃?” (宠……)

这一天,娄煜兴偶然见爱妃与亲弟娄煜林勾搭,便冷言讽刺:“你可真是贱啊!”(虐……)
那一日,秦玖见她深陷宫墙饱受欺负,便执手相顾:“他不爱你,我就带你走!”(宠……)

流霜|韩若冰版:
她只是出身卑微的青楼女子,多亏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和一曲姿态万千的空殇舞才有幸蝉联好几届花魁。不过,妖娆美艳如她又怎会安于做一个风尘女子呢?

花魁大赛,她一举夺冠,不料被一老流氓调戏,得一翩翩公子出手相助,不由芳心暗许。
窗前望月,忆悲惨童年,一道黑影猛地闪过,似曾相识,而后才记起那是年少时的爱人。

一夜春宵,身旁温润男子轻抚她额头:“流霜,我娄煜林这一世定不负你!”
笑靥如花,答曰:“君如不弃,妾定不离!”(宠……)
再续前缘,她已不是当初模样:“陆澈,你走吧!我要的你给不了!”
挽留无意,也不愿恩断义绝,故答:“流霜,你要我走可以!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的!”(虐……)

那一天,娄煜林受命出征,来不及道别离,她伤心欲绝:“原来你同他们没有区别!”(虐……)
这一日,陆澈见心爱的女子哭泣,心疼不已:“你要的我想尽千方百计也要给你!”(宠……)

呼呼……简介无能……大家直接看正文吧……在这里,烟烟厚着脸皮求收藏、求咖啡、求花花、求荷包……谢谢支持……这段很长的路……你们一定要陪我走哦……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那一抹如烟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52.28万

  • 创作天数

    24

其他作品

  • 游离于冬暖的夏凉

    冬天和夏天本是两个被隔开的季节,一个极寒,一个极热。 于是,就有人幻想:若是冬天和夏天恋爱了,那不就存在冬暖夏凉了吗? 只是,幻想终究是幻想。因为就算冬暖夏凉了,他们也可望不可即,永世不得相依。 …… 第一个夏末,她们相识。他骑车载着她,帮她解决了燃眉之急。于是,她记住他。 同一个夏末,他们遇见。她走上舞台,毁了他精心准备的魔术。而后,他纠缠她。 第一个初冬,她们相爱。他唱她最爱的小情歌,她当他最好的听众。 同一个初冬,他们绝交。她叫他走出自己的世界,他听她的话离开。 第二个夏末,她们不见。他被传和她分手,然后找不到她。于是,他寻觅她。 同一个夏末,他们深交。她被他穷追不舍,况且悉心照料。而后,她感谢他。 第二个初冬,她们分手。他去接醉酒的她,不料自己醉酒伤了她。 同一个初冬,他们离别。她去了一个陌生之地,没有和他道别离。 …… 第六个夏末,她们再见。她陪嫂子做婚前体检,他推另一个女子在医院散步。 同一个夏末,他们重逢。他被姑姑安排相亲,她无奈参加饭局。 第六个初冬,她们再恋。她是电视剧的编辑,他是戏中的演员。 同一个初冬,他们订婚。他向她深情求婚,她含着泪点头答应。 …… 他是许宁,是情歌王子,是一代新星。 她是桃小乐,是宅女作家,是富家千金。 他是钟星宇,是集团少东,是商业巨子。 他是她的冬暖,他是她的夏凉;她是他的冬暖,他是她的夏凉。 冬暖之于夏凉,只能是游离复游离…… 尽管他对她说过:“小乐,我终是要娶你!” 即使她对他说过:“许宁,只有你给我的伤不能痊愈。” 尽管她对他说过:“钟星宇,请你离开我的世界!” 即使他对她说过:“桃小乐,我不唱声嘶力竭的情歌,可是除了你!”

    加入书架
  • 晴雨萧萧落南方

    她叫柯落晴,来自于南方古朴的小镇;他是萧正南,生长在北方奢华的大城。 作为一个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她从小就饱受歧视和嘲讽; 因为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幸运儿,所以年纪轻轻便拥有一切。 她冷漠孤僻,却在遇到他后逐渐变得热情开朗;他风流多情,也在喜欢她后变得痴心专一。 她天真地以为爱上了他,便拥有了全世界,却发现自己只是他众多情人中的最受宠的一个; 他对她疼爱有加,把她捧在手心视若珍宝,却感觉她对自己依然冷漠得好像冬日里的寒冰。 她为他受尽了所有的屈辱,当看到鲜红的血液在浴池里晕开时,她只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 他为她放弃了所有的荣耀,见到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他恨不得该死的人是自己。 原本相爱却又互相折磨的两人最后是否能够走在一起? 她是柯落晴,一个被别人骂作“野种”的女孩,从小便因为没有爸爸被其他孩子欺负、孤立; 他叫安雨辰,一个大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自小就由于家境不错与朋友们相处得十分融洽。 那一天,孤独的她蹲在自家门口堆着小石子,谁料被其他孩子嘲讽奚落。 而他像个勇敢的小英雄般出现在她的身边,为她挡下所有的流言与绯语。 他是她儿时唯一的朋友,也是她喜欢过的第一个人; 她是他一见钟情的姑娘,也是他唯一想牵手终老的人。 只可惜,儿时的分离让他们在彼此的生命中少了十二年。 现在,重新相聚的他们还能回到当初那幸福无邪的时光吗? 他是萧正南,是S城有名的花心大少,不过他本性不坏,只是他不愿意按照父亲的安排从政; 他是安雨辰,是国内年轻有为的医生,并靠着家里的关系成为了S市最大医院的院长。 他们两个人身份不同的男人本来并没有任何交集,却因为柯落晴的出现变成了情敌。 在感情的世界里,他们两人都很勇敢,都没有退出的意思。 那么,到底谁最后会和柯落晴走在一起呢?

    加入书架
  • 待到荼蘼花事了

    待到荼蘼花事了,尘埃落,知多少? 传说荼蘼是春天的最后一种花,开到荼蘼也便是穷途末路。 当苏漫雨和江哲南的爱情开到荼蘼,还会不会有退路? 当爱情与阴谋注定同根生的时候,她们又该何去何从? 第一次见面,她是脾气古怪的邻家少女,他是初来乍到的陌生少年。 “阿姨,您好!我是您对门的邻居,我想来借您家的拖把!”他没有注意开门人的相貌,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十分有礼貌地说。 “什么?阿姨?谁是你的阿姨啊?我有那么老吗?” 她尽量抑制心里的怒气,似笑非笑地吼道。 第二次见面,她是桀骜厌学的叛逆差生,他是成绩优异的转学天才。 “江哲南,你确定要坐她旁边吗?”老师看了看最后一排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苏漫雨,摇了摇头,然后回过头难以置信地问眼前这个据说每次考试都考满分的天才少年。 “是的,老师!”江哲南点头,也不再听老师的建议,径直走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 一别十年,荼蘼花开。她是Z城首富的未婚妻,他是故地重游的企业总裁。 “苏漫雨,你还记得我吗?”江哲南带着重逢的喜悦问道。 “先生,我想我们不认识吧?”女子面无表情地回答,语气里满是冰冷。 此去经年,荼蘼花谢。她是他用作棋子的情人,他是她恨到骨髓的仇人。 “江哲南,你混蛋!我苏漫雨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气急败坏的女子狠狠地扇了自己眼前男子一巴掌,眼里透出愤怒的火苗。 “是吗?哈哈!你苏漫雨这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的世界!”江哲南忍住脸上火辣辣的痛楚,用手使劲掐住这个狂妄自大的女子。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杨天胜

    1,042 迷妹值

  • 2

    断守留一

    876 迷妹值

  • 3

    沐若花汐

    376 迷妹值

  • 4

    倾城留雁

    188
  • 5

    白筱冰

    188
  • 6

    MILI1966

    188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直到那一日,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最后一个女军阀

    温暖的裸色

    【斯年长欢尽,乱世独悦卿】她的前世,八旗第一冷艳美人,人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女将军,竟被继母构陷弑父,惨遭凌迟身死。今生,她转世重回将军府,投胎成为仇人之女,带着前世记忆向继母索命复仇。遇见他时,她是父亲给他订下的“凤命”贵妻,传闻中神女下凡的都统府二小姐。最初,他戏弄她,反被她整惨;他不服她,却当真敌不过她。后来,他爱慕她,她却卷起铺盖逃婚去了!堂堂少帅怎可忍受此等羞辱?发誓要将她抓回身边,永世禁锢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