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曹墓幻想 hesujun820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10.07万字| 31总收藏| 385总点击

前序

话说三国时期,曹操在晚年“头风病”不停发作,曹操痛不欲生,《三国演义》中对华佗之死的记述也纯属虚构,华佗要开颅为曹操治疗头风病只是罗贯中的“戏说”,其实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当年华佗发现曹操脑子里长的是个脑瘤,而当时的医疗手段是不可能切除脑瘤的。华佗就给了曹操一个建议,他得师父在东海的一个小岛上隐居,找到他便能医好曹操的“头风病”。可是当时魏,吴,蜀三国激战正酣,东海是在吴国的领地。魏国又不能一日无主,华佗替曹操想了个办法,就是找个替身掌朝,在魏国当朝。他们自己扮成商队,带着万俩黄金珠宝,去东海小岛求医。经历千幸万苦,曹操一队人马总算到达了东海小岛,可是却没找到华佗的师父,曹操病死在小岛上,随行的人大哭,并找了个风水最好的位置安葬了曹操,并把带去的金银财宝全埋葬在曹操的墓地,但是为了保住魏国江山,他们谁都不敢把曹操死亡的消息传出去,依旧辅佐曹操的“替身”为王,为了隐人耳目。在曹操的墓地的墓碑上只篆刻了俩个字曹阳,意寓着曹氏家族阳光普照,一统山河!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发现的曹操墓是假的,其实就是曹操替身的墓碑,而真正的曹操墓就在东海的小岛上!时光飞逝,几千年过去了,转眼间到了新中国成立的日子,当年的小岛成为如今的上海滩,当年那个风水宝地,如今已经成为解放后上海市兴建的第一个工人新村,也是全国最早建造的工人新村。由于在那里发现一个叫“曹阳”的墓碑,但是曹阳这名字过于高调,不适合当时的社会环境,因此那里取名为曹杨,那个工人新村也就叫曹杨新村了,在这个新村生活着一群热情开朗的年轻人,但是一个恐怖的阴谋正笼罩着这个新村!
=====================================================================
主要人物介绍:刘小果 25岁,生性胆小,父母在国外经商,淘宝店店主,
陈操 25岁,外号脱皮 十分好色,父母在外地做童装生意,本人无业
韩云 26岁 退伍军人 急性子 热爱运动
缪庆 25岁 刚搬来曹杨不久 来历不明 小九九很多 很细心
周被被,26岁 爱看书 爱交朋友 不夜城手机店店主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hesujun820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0.07万

  • 创作天数

    2

同类推荐

  • 墨少,亲够了吗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表示佛系了: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首长夫人这职业

    小喵妖娆

    装弱扮怂的秦悄,强行被战擎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战大首长,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首长,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体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