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再爱我一次 一抹虹 著

已完结 签约 玄幻言情魔法幻情

4.66万字| 49总收藏| 129总点击

他苦苦厮守着她,可是她竟然爱上了他的半路兄弟,而他这位生死兄弟为了复仇竟丧心病狂的利用他的女人伤害他……在爱恨情仇中纠缠的三个人,苦苦的度过了半生……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一抹虹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6.36万

  • 创作天数

    10

其他作品

  • 求求你放我走

    二卷 一封挑战书“雨仙亲启” 一首诗久久难忘 轻轻的我来了, 正如你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只为梦中的雨仙。 那诗中的仙子, 是夕阳中的新娘; 长亭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台阶上的青荇, 湿湿的在雨后滑离; 在诗海的浩瀚中,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晚亭下的佳人, 不是凡人, 是天上仙; 幻化在人世间, 沉淀着诗一般的梦。 寻梦?寄一封书信, 向心底更深处漫溯; 满载一腔真情,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仰慕的前奏; 天空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此时的志辉! 悄悄的我来了, 正如你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丝遗憾。 我给它起名《长亭一梦》 诗一般的开始 躲来躲去 梦 你醒了吗? 一卷 “亲爱的宝贝……上车……带你去试婚纱……算我求求你了……这回咱能不跑了吗……” “不行……害怕了就不要跟来……” “谁怕了……你跑到哪我都能追到你……” “鬼才信……” “不信咱就试试……反正你生是我的人,做了鬼也是我的鬼……我的宝贝淘气鬼……” “谁要做鬼……” “那就是信啦……走喽……我要结婚啦……” 那一刻你会祝福我的是吗…… 我是汪洋……大海里的一滴水…… 希望大家期待第二卷情感的深入……多多支持……多多收藏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帝妃惊天

    青酒沐歌

    唐清莞,21世纪过目不忘的医毒鬼才。一朝穿越,成为将军府废柴庶女,灵力为零,家族耻辱!涅槃重生,训神兽,炼丹药,医指天下,搅变风云!嘲笑她废柴,那她就让他知道什么是绝顶天才!欺凌她胆小,那她就让他缺胳膊少腿,断子绝孙!欺负她无依无靠,那她就找个金大腿抱抱!然而这一抱就抱上了瘾,还直接抱到被窝里,将人睡了!看着榻上的绝色美男,她色眯眯的吞了口口水:按他的尊位,她要唤他帝尊。论资排辈,她要称呼他一声师

  • 师父,徒儿缠上你了!

    长公子流苏

    “呜呜……好疼……师父轻点……”“乖,一会就不疼了!”一群人趴在门外,眼睛恨不得把门看穿,却不知,屋内,某女趴在床榻上,疼的眼泪直掉,“师父,你打我哪不好,非要打我屁-股,屁-股都开花了。”“师父,他们都说你是瞎了眼才收我为徒。”“你生气了?”某师父俊眉一挑,正准备安抚爱徒,却听她说,“他们说的是实话啊,你当初收我为徒本就是瞎了眼,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师父,好多人像我求亲,你有什么要求吗

  • 帝色撩人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 珏印

    尹婉贤

    她有一个名字,叫婉月。是十八世纪顾氏家族里不受待见的四小姐。她逃出古宅,在旧小巷子昏迷,醒来后,竟然成了异世――圣珏大陆的一个女子。她身体的心脏处被“珏”印上代表身份和力量的月牙印。并其他三位王储――掌管北面的斯塔·皓邪,掌管西面的斯塔·辰,以及掌管南面的格·擎苍,有所不同,她的心脏背面,多出一个印子。而这个印子,与亿万年前被珏选出的主――魅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诅咒还在婉月失忆的时候继续祸害平

  • 凤凌九州:王妃独步天下

    鹿鹿微萌

    她是凤家数百年来最惊艳的女儿,被亲妹妹与太子联手算计,毁了容貌,丢了身份,没了亲人,沦落成偏远地区的疯傻庶女。当21世幻武盟小姐穿越重生,一切重新开始。毁了容貌?没事,她有着惊天的医毒调养之术,可以美丽一批人。丢了身份?她凭着一身本领,从微末的底层一步步走向曾经的巅峰。没了亲人?只要血脉尚在,她便能于风雨之中力挽狂澜。算计她的,终将被算计,从她身上得到利益的,她会连本带息地讨要回来。只是桃花太多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