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龙神少主劫红妆 恋霏霏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4.35万字| 19总收藏| 120总点击

女主
姓名:谌雅汐
年龄:20
身高:165
体重:保密
性格:天真可爱,古灵精怪,有时候还透着点多愁善感
背景:21世纪小康家庭的标准米虫,因为前世的宿命纠缠,被前世的许愿树精灵,现在的月老拐去她前世生活的世界,说是她的心是残缺的唯有在这里找到她遗失的3片心魄碎片。她的人生才能走上正轨,不然她这一辈子都将无法拥有正常人的爱情。
男主
姓名:叶璟然
年龄:不祥
身高:182
体重:保密
性格:看起来是温文尔雅,仿似什么都撼动不了他,但是唯有在女主面前才会露出真实的一面。对女主百般呵护。
背景:焰国,如今的他身为礼亲王的世子,依旧温文尔雅,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只是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他要找一个人,一个22年来每年7月7日前后梦中都会出现的红衣女子,他看不清她的脸,只是能感觉到她心里的那种绝望。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到最后的哀默大于心死。他一直在等待,他相信她终会出现的。
男配1:姚翼(大师兄)
雅汐的大师兄,是一个标准的面痴,除非有标志性特点可是让他辨别,否则,在他眼里你就是路人甲,性格稳重,执着。而且貌似表面看来是非常冷漠滴,老想跟雅汐成亲,只因为雅汐额头有一颗美人痣,雅汐问:“大师兄,你干嘛要和我成亲,以你的声望,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干嘛要来祸害我。”“好认!”姚翼恒古不变的回答。
女配1:钦若雪(二师姐)
听名字。貌似是一个温柔傲气的侠女,实际上是一个---财迷,有钱好说话,没钱不认人型的。
男佩2:钦若谷(三师兄)
二师姐的亲弟弟,是个标准的墙头草,两边倒,口中常念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运气超衰。什么倒霉事他都能遇上,其实是他自己太活宝。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恋霏霏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4.35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她是相府千金,一朝应召选秀入宫,却最终沦为皇上用来制衡朝廷和父亲权力的政治棋子。深深宫苑,在那奢华的背后,究竟藏下过少明争暗斗,又藏有多少真情真意?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谁解舞殿冷袖凄凄?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