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路漫漫 越影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5.71万字| 2总收藏| 86总点击

话说天界确实无尽头,只是象征性的分为了东西南北四部分,分别由东西南北四天皇执权,其中以东为首,为玉帝,但除了有要事相商或参与庆典等重要事项外,各天皇之间并不常往来,通常只不过是派人传信罢了。
东天皇共有九子,七女,因向来以长子为太子,所以重担便理所当然落在了大殿下——焕的身上,第九子焱不慕名利,只向往自由的生活,谁知后来不幸,东天皇只剩他这一脉,所以他成了皇位的继承人,他把这叫做造化弄人。
这是因为他喜欢上了泠,泠是西王母的女儿,东王母因为与西王母的恩怨本不赞同这亲事,可又想到焱并不是皇位继承人,不会有所影响,好容易才勉强答应了这门亲事。不料想好事不长久,天界忽然发生了厄运,几年之内东天皇竟丧八子,就这样平日里并不喜欢参与政治的焱居然就那样莫名其妙的成了皇位唯一的继承人,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一样,之后东王母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出乎尔反乎尔,居然又不答应焱与泠的亲事了,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她要逼焱娶他一直以妹妹相看的——柠,所以这另焱更是苦恼。在他与东王母多番抗争以后,东王母终于软了下来,决定给他们一个机会,也就是给他们一个考验,这个考验是让他们几个(其中有焱、泠、柠,还有与泠、柠都有瓜葛的曜,等等几位)下界轮回,如果最后他与泠能在一起就说明他们果真相爱,东王母她就会成全他们,反之他们永远不能相见。这考验虽然有点残酷,但焱对他与泠的爱情的坚定自然是毫无疑问,所以他满口答应,自然也满心欢喜,他觉得他们的爱情是经得起考验的,同时东王母说,在人间婚姻大事不能做主也是常有的,焱可以娶别人,只要他最后娶了泠,并因为爱她而娶她就成全他们,这足可见东王母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焱对此也心怀感激。不仅焱心怀感激,几乎所有参与这次考验的,都心存感激,泠感激能够到人界去创造与焱一直梦想着的生活,柠感激终于有机会能够让焱爱上她,恒感激能够与焱成为患难兄弟,熠感激能够与焱一较高低……唯有曜觉得莫名其妙,甚至觉得自己无辜,因为他心里明白泠与柠都不可能是他一生的伴侣,可是他没有想到他是幸运的一个。
就这样他们转世了,他们不知道除了要去经受考验以外,还有另一个别样的人生等待着他们,一切的一切早在年轮里写尽,等待着他们去上演罢了,这是焱后来明白的,其实有些东西,是摆脱不了而必须面对的,有些东西是必须舍弃的,可是有些深藏在心里的确实永远无法舍弃的,比如爱……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越影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71万

  • 创作天数

    1

更多迷妹总榜

  • 1

    越影

    1,328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

  • 医女酥手遮天

    涵叶今心

    娘亲一尸两命,自己险些溺水而亡;浴血归来,她立誓重回云巅之上!渣姐抢走她的凤命天定?呵呵,飞得越高,摔得越惨!郡主觊觎她爹?好啊,让其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祖父人渣,认权不认人?那就将整个侯府踩烂成泥!某个千年一出的战神说了——她就算捅破了天,也有他给顶着!于是,她打遍渣滓无敌手,却独独跑不出他的手心。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直到那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