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一世宠:爱上洛丽塔 小奇遇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8.77万字| 55总收藏| 393总点击

本文是双高干宠文,男主独宠

女人如衣服,穿衣是必不可少的,可是身上的衣服要过时、要洗要换,起床穿了睡觉就要脱
——许目就是那个挑衣服的人
但就是这样的许小爷,爱上那个小姑娘的速度快得像是中了剧毒,毒性从身蔓延到心
他从没对谁有过这么强烈的欲望
像是沦落在冰天雪地的北极,她是那件XXXXL码的大衣,服帖地吸满了他的体温,分分秒秒都不能脱,脱下后他会冷、会死
但这件衣服不属于他,在那看不到的角落里,她写过另一个人的名字
【他痛苦难耐地将她困在身/下:“你忘不了他?那我呢,你要践踏我的心么!”她满目都是令他不忍看的惊惧:“求你,放过我……”】
放过你?
可是怎么办,我遇过那么多人,又有那么多人爱我,可只在你那里,有我完整的心
*--**--*
另一主线——孤傲女神与民间太子爷
她以为那是真的爱她,于是她怀揣着一颗卑微的心,满心欢喜地以为可以收获爱情。
然而……
【他一同长大的好友阴鸷狠唳地逼近她:“你爱城子?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配对他说爱?”】
这竟是一场贵族戏耍平民的游戏
【“整个C城只有一个秦家吧?可笑我还在你的游戏中失身又失心。太子爷,不知道我这小百姓的丑态百出,有没有让您看得满意?”】


求戳↘↓↓↓↓↓↓↙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小奇遇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8.77万

  • 创作天数

    2

更多迷妹总榜

  • 1

    时十物语

    576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表示佛系了: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墨少,亲够了吗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

  • 他的情深似海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纸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跟她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