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医语 陌韵之漪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9.64万字| 39总收藏| 155总点击

她是伊清然,21世纪一枚喜爱古典文学的孩纸,出身于中药世家,自幼对中药感兴趣,在救人方面也算小有成就,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外,让她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大茚王朝....
她叫甄语,医药世家备受宠爱的三小姐,长相秀美,待人温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骨子里有一种对爱情的固执。与茚朝太子风析青梅竹马,暗生情愫...
世人都说,甄家三小姐得了绝症,活不过三日了
世人都说,甄家三小姐活不过今天了,要香消玉殒了
可她却奇迹般的醒了,她叫甄语,可那只是躯体,她的灵魂叫伊清然。

他是茚朝太子,温儒尔雅,俊美非凡。是京城待字闺阁中小姐们心中极想嫁的人。但他洁身自好,留给那些小姐们完美的王子形象。
第一次见面,伊清然看到他在她面前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
第二次见面,伊清然看到他的眸子中的深邃,心中有些心虚。他的眼睛太危险了!她想,她要离他远点

他是茚朝七王爷,放荡不羁,却貌似潘安。是京城之中有名的纨绔子弟,在他心中女人如衣服,即便如此,还是有女人前仆后继。
第一次见面,他出言调戏她的贴身侍女,被她扇了一巴掌
第二次见面,他无声无息进入她的闺房,她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狂跳。她想,他绝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她要离他远点!

明明想要逃脱,却被卷入王位争夺之中,无法保身。明明是被逐出家门的一介白丁,不堪流言的主角,却被当作重要的棋子。明明知道是他的棋子,想要反抗,却因种种阴谋交织,竟依照自己的意愿做出他所指定的事。

流言袭来,她去到江南。见到微服私访的云帝,机缘巧合之下用医术帮他治疗顽疾。云帝口谕,她成了皇上身旁红人,利用价值倍增。没有真心,人人对她都是谄媚的表情,没有实意,价值消失殆尽,她依旧是被抛弃的棋子。

一登九五,尘埃落定。她回眸看去,早已物是人非。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她终于可以平静生活。却不料,一道圣旨,她再入深宫。而这一次,将直至永远......

在这尘世之中保留一颗良善之心,实属不易,她做到了。但那心的千疮百孔,又有谁能抚平?她本是医啊,她可救治世上所有人,那她自己呢?
“我是医,我却救不了自己,真是可悲。”
“那就让朕来救你。”
...
简介无能,见谅.....本文有点小虐,但结局一定是HE!日更米错啦!字数也不会少滴!质量陌子也会保证!公休日的话会多更滴!所以,亲~摸爬滚打求收藏,留言啊~~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陌韵之漪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9.64万

  • 创作天数

    3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绝色王妃:霸道王爷专宠妻

    林熙妍E

    王爷说:我家王妃贤惠温柔,嘴笨活差,你们都不要欺负她!呵呵哒,到底是谁欺负谁!王爷说:我家王妃貌丑无盐,穿衣没品,你们都不要笑话她!看过王妃真容的人想问,王爷,你眼瞎吗?王爷说:“我家王妃害羞少女,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污秽事不懂的!王爷在下,王妃在上,哼哼哈嘿!拜托!我们都还是单身狗,你们的狗粮少撒点!

  • 恋恋青伊

    蓝酶汀

    时光虽然没让她变老,但却肯定经了人事;能够让他和她在一起的不是爱,是把握。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