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微尘别 劲先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13.6万字| 4总收藏| 350总点击

我不过在校园里走了一走,踏起微尘,能因此模糊双眼也罢了,偏是我又看得这样清晰。我想要留住她,就像留住自己一样,然而自己又跌入了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就像她跌入了我不知道的地方。我不知道这地方可还有梨花开起,倘或有吧,也不过是给我的青春和爱情膨满的惨白的讽刺。我的青春和爱情,我现在带着微笑地说,究竟有过它的存在。于是我把那存在过的残迹保留在文字里,只为她或者会知,但我却不知道而又终于知道,在这文字里且引出了很多人的青春和爱情,在惨白的纸页上如梨花泛乱。如果读者愿意费一点时间,就把这一些当做咀嚼的消遣吧,虽然我并非在做消遣的事。
文中摘句:1 低沉的天还在狠命吐着它的愁丝,在闪雷的晚上织成一席锦。锦上添花,而花是冷色的泪开起的苦蕊。 2于是我们又慢慢地走,直到淌进那么美的夜,向着一份朦朦胧胧的微笑弯下腰,拾起那离落的花影。 3在爱情的海洋,我是一尾迟钝的鱼,在缠绵的水中翻白眼,将刺深深地勒进身体,自己给自己吐了无尽的泡沫。 4我是一颗结秋的草籽,秋是疼痛的秋,疼痛得撕心。当我撕开了我的心,炸一瓣风,就没入了土里。我爱这土,它有你的脚印。你的脚印我认得,谁叫你曾来过呢!我就没在你的脚印里,那么,你就可以带我去你去的每个地方吧。 5我如此地希望,她的脚下是利落的充实,一切的,是花之绚烂,叶之静美。我或者可以是边上的石,做碑也好,做槛也好,接纳我的存在,不加以漠视,也不加以言语。 6 你的名字如蝶,于我死去的微笑中凋谢。但只请你悄悄地,悄悄地将它拾回,再刻入我的碑。在一个入春的早晨,和我的名字一同,腾空成蝶舞,而渐行渐远终于停在梨花中。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劲先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3.6万

  • 创作天数

    4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曾有一个胆大的女星想摸他的脸颊,被他当场卸了手臂并在娱乐圈永久封杀。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池先生要藏娇

    棉发

    【1V1,宠文】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事情,便是爬上了他的床。事后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带球跑了。唐洛心觉得,我得不到你的心,那也要绑架你的娃,让他这辈子想起她都恨得牙痒痒,忘不掉,戒不了!他是X国最冷漠矜贵的名流,他冷酷无情,只手遮天,偏偏被自己的妻子算计了。结婚三年,他从来不曾碰过她。离婚之后,他却对她纠缠不休,步步紧逼。“池擎,我都成全你跟那个女人了,你还缠着我干什么?”“老婆,乖,跟我回家。”……唐

  • 七零纪事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子桑菲菲

    结婚三年,他心藏别的女人,却每晚与她行云雨之欢。她冷静承受,行妻子本分。直到离婚那天他毅然狠绝,“离得干净点,把孩子打了!”她心滴血,却头也不回离开!那一刻,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再遇,流年似水已是六年……她是名闻商界的谈判专家。他是收购她公司的大BOSS。下班,她接他们的儿子回家。他接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回家。“檀总,我孩子和你孩子既是一所学校,搭个顺风车可好?”“好。”他倾身逼近,“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