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沫晨 怀念、过去式 著

已完结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4.9万字| 52总收藏| 101总点击

她南宫沫晨是一个世界的顶级杀手,人人惧怕的冷血动物。她是西塘镇的一个千金小姐,因不能修炼,经常被人欺负.以至于年仅8岁的她被人殴打致死.
再次睁开双眼,那紫色的眼眸中透着点点寒意,呵...废物嘛!现在开始,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天才的脚步!(等等...貌似这个小姐不是废物,而且还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份。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西塘镇?又为什么她的父母会死于非命从而不得不在南宫府当个废物?一切的一切都是个迷。)炼丹嘛。随便伸手就是5品以上。炼器嘛,随便就是神器。魔兽嘛。随便就是神兽。什么那么难得的东西她手里都有,而且都是大白菜嘛。?!
她做人的原则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你对我好,我千倍奉还,若你负我,我便会让你进入无间地狱!”
那么冷漠的人,也会有温柔的一面吗?会的,其实她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爱哭,只要她对你有足够的信任,连命都可以托付给你,此生不悔.所以的兽兽都是她的家人,没有任何的棋子类的兽兽.所以很受各类的兽兽喜爱,但由于沫的灵魂契约兽的震慑所以的兽兽只能签订主仆契约,就连平等的都只有10个,本命的才5个...
他,是不问世间的一位世子,是一个活脱脱的药罐子,世人眼里的“恶魔之子”,进他3尺的人都会丧命。唯独她....不光近了他的身,更进了他的心....所有的一切都是个谜... ...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怀念、过去式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7.67万

  • 创作天数

    2

其他作品

  • 血族协奏曲

    古代有渴血的精灵,中世纪出现嗜血的恶魔 15世纪欧洲教会承认,世上有僵尸 300年后人们口耳相传 这在暗夜里寻找生命的死灵 行迹难测,形象多变 吸血鬼(vampire)是西方世界里著名的魔怪,之所以说是魔怪,是因为他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既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更不是人。 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最诱人,最神秘,最浪漫的传说人物,因为它身上具有一切不可思议的魅力:年轻,美丽,永生不死.....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她,是落魄闺秀的女儿,上海中西女校的才女,通晓四国语言,温婉坚毅。他,是雄踞一方的大帅独子,美国西点军校毕业,文韬武略,腹黑深沉。注定的相遇,缘分根生,两人成了名义上的夫妻。朝夕相处,日渐生情,却因着一场早已潜伏的阴谋而分道扬镳。他说:“裴静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烧裴家也要将你逼出来!”她说:“书言,放我走,我们便两不相欠了。”五年后,两人再次重逢,恰是时局风起云涌,狼烟遍地。时过境迁,究竟是破镜重

  •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直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将她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