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面具游戏 鹦花月 著

连载中 签约 玄幻言情西方奇幻

6.36万字| 419总收藏| 241总点击

“找啊找啊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找啊找啊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
小时候不懂得人与人之间存在的距离到底有多远,长大了,耳畔依旧回响起儿时的歌,虽然是游戏,但是,孩子们对待游戏格外认真,不像大人们,把正经儿事情看作游戏,把儿戏的事情也当作游戏。赢了,就有了脸面;输了,也挂得住脸面,因为是游戏嘛!笑一笑,游戏也就消失了,像从来没有比赛过一样。大人们的心有时是空荡荡的;有时候,确是,深不可测。
大人们经常念叨着,“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传说,用这个方法看人心,非常灵验。
可是,我看了这么久,依旧不敢确定,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我是你的面具,都无法看清楚你!鬼魅!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鹦花月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23.27万

  • 创作天数

    38

其他作品

  • 轮回

    男女主人公穿梭在各种奇异梦中,面对形形色色的诱惑,进行一次又一次抉择,每一次的选择过后,必要经历一番现世情缘的轮回。在体验了千难万苦之后,男女主人公再度相逢,这一世,他们将如何抉择?本书详尽剖析了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潜意识情感,除了为读者提供必要的警示之外,还有对个性精神世界的探索。

    加入书架
  • 遗言

    第一章 生于遗言 第二章 死于遗言 第三章 一生的遗言 第四章 烧魂归来兮

    加入书架
  • 馥幽花缘

    馥幽国新任女王臻赜花主,感念先王道昇之大恩大德,悲悯之心发愿,不灭仙壳魔咒,誓不为王!腊月十七夜里,漫天飘雪,花主幻化成一粒种子,随着雪花,降落到一个飞鸟绝迹的荒蛮国度,天意玄妙,臻赜花主被炼毒师的无知小徒拾起,此后,仙、凡、魔…各天界界主的命运相继改变…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帝妃惊天

    青酒沐歌

    “尊上,外面都说莞莞小姐处心积虑拜您为师。”“瞎说!明明是本尊处心积虑收她为徒!”“尊上,外面都说莞莞小姐不要脸的勾引您。”“瞎说!明明是本尊一直勾引她!”“尊上,外面都说……”“说什么?”“都说莞莞小姐和同门师兄在一起了。”“抓回来!”帝君凌脸色阴沉,亲手养大的女娃娃,还没舍得尝上一口,就有猪想来拱他的白菜了!绝不允许!一把将人拖回榻上,霸道开口,“今日我便教你,什么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夫!”PS

  • 师父,徒儿缠上你了!

    长公子流苏

    “呜呜……好疼……师父轻点……”“乖,一会就不疼了!”一群人趴在门外,眼睛恨不得把门看穿,却不知,屋内,某女趴在床榻上,疼的眼泪直掉,“师父,你打我哪不好,非要打我屁-股,屁-股都开花了。”“师父,他们都说你是瞎了眼才收我为徒。”“你生气了?”某师父俊眉一挑,正准备安抚爱徒,却听她说,“他们说的是实话啊,你当初收我为徒本就是瞎了眼,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师父,好多人像我求亲,你有什么要求吗

  • 帝色撩人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 纨绔毒妃

    阎九歌

    二十二世纪的神医夜倾寒渡劫失败魂穿到一个叫苍澜的大陆上,前有白莲花姐妹将她当成棋子想挖她魂晶,后有家族肆意侮辱当她是个没有魂晶的废材。欺人太甚!说我是白痴?神医在世,岂是尔等渣滓可以相比!说我是废物?重生双魂灵,一朝崛起惊掉众人下巴!说我没背景,呵呵,天材地宝,极品丹药,逆天萌宠,本小姐就是背景,看谁敢在我面前放肆!咦,这里怎么掉了一只美男?夜倾寒的小爪子伸进美男胸口,却不料惹祸上身被美男光天化日

  • 朕的皇后太凶残

    孤芳寻梅

    新婚之夜,他想占有她。可谁知偷腥不成,反被她拿根头发差点勒死,并一脚踹下龙榻。新婚二夜,他色心又起,想来招霸王那啥……弓。可谁知强压不成,反被她爆打成了猪头,就此成为大齐皇朝史上第一个蒙面上朝的帝王。新婚三日一早,他发誓一定要将她拿下,既然不想做一国之后,那就滚去做低贱的宫女吧!原本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可谁知人家却走得头也不回……某少年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