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醉花缘者摘 腐幼 著

连载中 签约 玄幻言情魔法幻情

5.77万字| 62总收藏| 10总点击

“糯糯,记得把他的眼睛挖出来给我哦。”“知道了,这家伙就只有眼睛漂亮呢。”
“殿下,你…你想怎样?”姬央糯护胸后退。“恩恩,不错嘛,熙颜国的皇子,可以配上绯色呢。”
“哥哥,糯糯,糯糯死掉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黎绯色表情呆滞,重复着同一句话。
“黎绯色,我恨你!”一张和绯色同样面孔的人儿,眼里充满仇恨。
片段一
黎绯色看着忽然出现的男子;“你谁啊?”“咦,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么,我是神兽火凤啊。”男子牛叉的报上身份。“哦,尾巴倒是挺好看。”黎绯色眼冒贼光,伸手从男子袍下拔了一根凤凰毛。“你,你竟敢把我的毛,你可知,你要对我负责。”男子捂住屁股,委屈道。“哈?负责?难不成要我娶你?”黎绯色笑嘻嘻的说。“恩啊。”男子点头。“不行。”一直不说话的熙央糯急了,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家娘子娶别的男人。
片段二
黎绯色蹲在地上,用手指戳了戳化成原形的神兽玄武。“神兽不过也只是一只王八嘛。”黎绯色嫌弃。熙央糯无奈的抱起她,火梨倒提起那只所谓的王八,站在七彩云上,一边不舍的挥手,一边说:“绯色,你一定要等我,我他送回去就回来,你要娶我!!”“赶紧走,别回来了。”熙央糯恨不得一掌直接拍走他。
片段三
“糯糯,哥哥死了。”黎绯色从黎泣笙的棺前转过身,两只漂亮的眼睛里渗出血液。“糯糯,我们给哥哥报仇好不好?”“好啊。”熙央糯低头吻去黎绯色脸上的血。“可是,该死的人,都死了啊,该死的人,不是我们杀的啊。”黎绯色瘫坐在地上,眼前一片黑暗,空气中浓厚的血腥味,尸体的残肢,还有落在身旁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腐幼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77万

  • 创作天数

    19

同类推荐

  •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原名:《盛世风骨:千金一枝毒秀》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

  •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前世助夫登基,却被堂姐、夫君利用殆尽,剜心而死。含恨重生,回到大婚之前。出嫁中途被新郎拒婚、羞辱——不卑不亢!大婚当日被前夫渣男登门求娶——热嘲冷讽:走错门!保家人、斗渣叔、坑前夫、虐堂姐!今生夫婿换人做,誓将堂姐渣夫践踩入泥。购神驹,添头美女是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说好了是人情投资,怎么把自己当本钱,投入他榻上?*一支帝凰签,一句高僧预言“帝凰现天下安”,风云起,乱世至。他搂着她,吸着她指尖的血为

  • 凤凌九州:王妃独步天下

    鹿鹿微萌

    她是凤家数百年来最惊艳的女儿,被亲妹妹与太子联手算计,毁了容貌,丢了身份,没了亲人,沦落成偏远地区的疯傻庶女。当21世幻武盟小姐穿越重生,一切重新开始。毁了容貌?没事,她有着惊天的医毒调养之术,可以美丽一批人。丢了身份?她凭着一身本领,从微末的底层一步步走向曾经的巅峰。没了亲人?只要血脉尚在,她便能于风雨之中力挽狂澜。算计她的,终将被算计,从她身上得到利益的,她会连本带息地讨要回来。只是桃花太多怎

  • 踹下龙榻:朕的皇后太凶残

    孤芳寻梅

    新婚之夜,他想占有她。可谁知偷腥不成,反被她拿根头发差点勒死,并一脚踹下龙榻。新婚二夜,他色心又起,想来招霸王那啥……弓。可谁知强压不成,反被她爆打成了猪头,就此成为大齐皇朝史上第一个蒙面上朝的帝王。新婚三日一早,他发誓一定要将她拿下,既然不想做一国之后,那就滚去做低贱的宫女吧!原本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可谁知人家却走得头也不回……某少年帝王:“……”

  • 凌寒香愈浓

    萧茵粟

    新书《美人律:公主无双》求支持!!!!初见时,她是一个六岁的顽童,他是玄极门的大弟子他救了她,以此将她带回了玄极门“从此后你的命就是我的。”后来,她突破了封印,他爱上了她可阴谋始终萦绕在两人身边“池凌,你当初救我爱上我是不是都是有预谋的?”“是!我只想用你的血来救我家祖父”她绝望而去,他疯狂找寻再见时,人魔大战已经开启她解除了最终的封印,原来他们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这后来的一切竟然都是阴谋,她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