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斧声幻影 沈桾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5.33万字| 9总收藏| 86总点击

公元1126年,大金一举南下攻破汴京城,北宋灭亡,宋徽、钦二宗废为庶人,押送北方。大金名将完颜兀术心系北宋传国之宝“玉斧”,万般逼迫宋徽宗,却在对峙之时,痛失玉斧,飞坠千年枯井,顿时玉光映射天际。
《宋史˙太祖本纪》记载“公元976年十月二十日夜,宋太祖崩于万岁殿,年五十。”《续资治通鉴》记载“是夕,帝召晋王入对,夜分乃退。”《续湘山野录》记载“斧声烛影”。
北宋开宝九年的十月二十日,那个漫天飞雪、雪夜连天,冷彻心扉的夜晚,斧声烛影,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身强力壮的宋太祖赵匡胤,一夜之间驾崩,亲弟弟晋王赵光义次日即皇帝位。是赵光义弑兄夺权,还是赵匡胤一夜猝死临终谨遵“金匮之盟”,传帝位于赵光义?历史的真相能否解开?俩兄弟间是否有很深的隔阂?如若存在,那会是什么?能让赵光义出此下策?
千年轮回,梦灡漪,十二年前,知晓“斧声烛影”的历史,自此后日夜噩梦相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被生生折磨12年之久。半年前此噩梦竟然频频出现,每次噩梦的折磨加重,足以夺取梦灡漪的性命。为了查证历史真相,梦灡漪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入东大历史考古系,从事北宋历史研究。然而临近毕业,两位黑衣男子巧设迷局,梦灡漪深陷其中。河南巩义市,北宋皇陵的主址区,在那片荒芜、无人管理的废弃皇陵中,一连串的奇异事件接踵而来,本已精神衰弱的梦灡漪是否可以承受住重重深重的打击?自己的导师陈宪周教授、闺蜜同学邓烨、大师兄端木尹凡,却一一设局,梦灡漪深处多个陷阱迷局,她是否可以一一化解?摆脱所有的困局噩梦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切的迷局,即是谜中谜局,幕后所有操纵总设计师竟是……
繁华逝去,物是人非,千年轮回,今终至此。一切的历史真相终是“斧声幻影”!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沈桾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33万

  • 创作天数

    3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烟了了

    从声名狼藉的私生女到家喻户晓的国民女神,顾清欢用了三个字的距离:厉沉暮。被赶出家族的顾清欢重返南洋,整个世家圈安静如鸡。重返南洋的第一年,青梅竹马的贵公子,妖孽俊美的军阀头子,风流不羁的政坛名人纷纷上门求娶。太子爷厉沉暮勾唇冷笑:名花有主了。重返南洋的第二年,清欢事业走到巅峰,手撕白莲花,脚踹太子爷,跟人私奔。整个世家圈开始瑟瑟发抖。顾清欢:昔年我情深不悔,如今我冷硬如刀。(1v1双洁宠文)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蜜妻有点甜:吻安,总统先生!

    腊笔小酱

    国宴上,她当众坐上他的大腿:“我唐黎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宋柏彦,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就此和一个小丫头纠缠余生。重生前,她活在谎言中,下场凄惨。重生后,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婚后生活——“先生,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保护好夫人,别让她伤着。”“先生,夫人说要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宋先生叹息,放下手头文件叮嘱:“你亲自开车送一趟,别让他们迷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