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架空穿越之:许我一世烟火 尹久儿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39.23万字| 138总收藏| 2236总点击

元稹:“你曾经告诉我:当你眼见无缘,决定放弃希望的时候,缘分就尽了。但无缘也是缘。当你在无缘中锲而不舍地找到缘分的转机的,你便可以在失望中找到希望。只有在哪怕只有一线希望的时候还孜孜不倦地去追求中,才能在危机中找到生机。我做到了,可是你还是把我推到一边……”
秀儿:“对不起,或许只是我太过于迷信了。又或许我只是累了……”
……
秀儿:“你原来是在骗我:你说,倒立可以阻止眼泪流下了。我做了,可是眼泪还是无休止地流下来。为什么不肯起来给我解释?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
……
祈然:“我们多少次说自己“以前真笨”,然而过后我们还是不聪明。廉哥哥带我走,好不好?”
……
祈风:“我明明知道这样做会让她难过心伤,可是我还是这么做了。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
……
碧儿:“心悦君兮君不知?好吧,这次我让开,请你幸福。”
……
李廉:“你犯错误时,等别人都来了再骂你的是敌人;等别人都走了骂你的是朋友。学会原谅别人,也放过自己……”
……
云逸:“也许有些话,你永远也不可能从你期望的人的口中说出,但当有人从心底里讲出这些话,也请不要离开。”
……
玉娘:“用全部的生命去爱一个人就得接受落寂的散场,为什么不听话?”
元稹:“你自己也明明懂得的道理。你自己又是如何去做的?”
……
宋珊:“如果只有犯了错的人才是要接受惩罚的,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
明眸姑娘:“什么鸡母石,什么相思豆。我看到的不过是他而已……”
……
祥叔:“我一直都知道的。你不喜欢这里,现在我带你回家,好不好?我带你走,马上就走……”
……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尹久儿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9.23万

  • 创作天数

    5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直到那一日,

  • 最后一个女军阀

    温暖的裸色

    【斯年长欢尽,乱世独悦卿】她的前世,八旗第一冷艳美人,人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女将军,竟被继母构陷弑父,惨遭凌迟身死。今生,她转世重回将军府,投胎成为仇人之女,带着前世记忆向继母索命复仇。遇见他时,她是父亲给他订下的“凤命”贵妻,传闻中神女下凡的都统府二小姐。最初,他戏弄她,反被她整惨;他不服她,却当真敌不过她。后来,他爱慕她,她却卷起铺盖逃婚去了!堂堂少帅怎可忍受此等羞辱?发誓要将她抓回身边,永世禁锢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