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执子只愿与子偕老 清灵小妖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4.75万字| 12总收藏| 399总点击

从小到大以为那个梦中人,便是一生所爱,但是一次的偶遇,一次的巧合,一次的邂逅;那人犹如阳光般温暖的出现在眼前,那样的恰到好处,逐渐的打开了她冰封的心,但她一直魂牵梦绕着她的梦中人,而那人因为对她的爱,间接的害死了他最亲近的人,自责,内疚深深地像毒蛇缠绕在内心。。。
她因为‘缘来’遇到了她的梦中人,却意外得知,梦中人居然是自己杀父仇人的儿子,而他对她百般宠爱却是因为愧疚和不安,一次意外粉碎了她的梦,也因为这次爱她清醒的认识原来心里早已深深的恋上那人,那个有着阳光微笑的人。
可是天公不作美,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一次事故,让他们分离,他已不再是他,而她一直默默等待一年又一年。两年后,他归来,带着被人憎恨的身份归来,他装着不认识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一次又一次的折磨,让她深深的疲惫,六个人的纠缠,最终能否完美。。。。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清灵小妖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5.75万

  • 创作天数

    2

其他作品

  • 欣爱非深岂易生

    一次灵魂穿越,26岁的她穿越到7岁女孩的身上,身为将军女儿,却成长于山林间,习的一身武艺。10年后,家族被人陷害,面临满门抄斩,不得不,下山,步步为营,引君入瓮;然,一个他,让她满盘计划,重新开盘,为了他,走过两次鬼门关,武功尽失,最后助他得到天下,而他,却,要挟她,将她困于后宫,还折去她的羽翼,让她无法归去;另一个他,高高在上的他,畅游于世间的他,为了她,一次次陷入困境,一次次违背初衷,一次次救她于水火,最后,险些死于战火,自遇到她后,仿佛一切只为她......最终,梦归何处,一段痴缠,为他,亦或他,她终究心归何处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隐婚老公,无限宠!

    苏靖容

    【1V1,绝宠文】她被送进监狱的那天,丈夫正跟自己的妹妹滚到了一起。事后,他将她不足一岁的孩子丢进医院垃圾桶。出狱后,她被家人离弃,被丈夫逼着离婚,一步步算计想要她跌入谷底。可是……娱乐圈天王誓死要追随她当她小弟,黑帮大佬成了她的小迷弟,天才黑客跟她棋逢对手,冠绝天下的神秘巨擘都要对她另眼相看……就连那位无人敢招惹的贵族男人也一直对她穷追不舍,步步紧逼。她被逼急了:“我们没有关系了!”他笑:“没有

  • 世纪强宠,爵爷的蜜糖娇妻

    菠萝爱笑

    【1V1宠文】某张高级宫廷大床上“您,您放了我吧”瓷娃娃瑟缩着身子恳求起来“放了你?本爵的五千万不是白花了?”某男邪肆一笑,撩人的夜色就这样开启了…【正文】“我不吃清粥,我要鸡汤粥”“换成鸡汤做的”“你是恶魔,混蛋!”“那也是在别人面前!”“宠着我,有多宠?”“天天泡在蜜罐里够不够?”她是他的心尖宠,他是她的壁垒墙。当爱早已深入骨髓,谁又能真的做到轻易割舍?这是一个关于高贵公爵宠养小娇妻的甜甜甜宠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

  •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子桑菲菲

    结婚三年,他心藏别的女人,却每晚与她行云雨之欢。她冷静承受,行妻子本分。直到离婚那天他毅然狠绝,“离得干净点,把孩子打了!”她心滴血,却头也不回离开!那一刻,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再遇,流年似水已是六年……她是名闻商界的谈判专家。他是收购她公司的大BOSS。下班,她接他们的儿子回家。他接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回家。“檀总,我孩子和你孩子既是一所学校,搭个顺风车可好?”“好。”他倾身逼近,“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