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梦陷 琴国青橙 林谙鑫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2.11万字| 14总收藏| 507总点击

爱上一个人是自己无法决定的宿命,放手自己所爱却也需要巨大的勇气。还以为此生只能默默看着却不知流星的划过让自己梦成真,穿越时空的界限体验从没有过天地,也许注定他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相爱但也甘之如饴。
当爱触手可及时才渐渐发现再无暇的白玉也有细微的瑕疵,天天相见相知才明白自己一开始的迷恋就是一个错。心心念念之人其实是自己长此以往在心中虚构的男神,只因最初的感觉依然存在所以一次次的纵容他伤害自己。
是爱还是利欲熏心的利用只有自己的心知道,当一切都近在掌握之中才发现自己要的其实不是这些。把别人算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却不知道上天早已把你算在别人的鼓掌之中。

片段:
正当他要用手擦去她眼角的泪迹时,她立马用手挡过。
“别碰我”
便把头迈向一边,皇上则收回悬在半空的手顺势将鼻子往前一凑一闻。
“这不是我喜欢的味道”
“我没空吸引你”
他一声冷笑后又走回了原位,她则追问道“你答应过我什么”
“什么”
“你说只要我乖乖的不去见安乐,你就让安乐,平安快乐的长大,可现在她为什么会”
“安乐是他的女儿,留着她对我来说是个威胁”
她眼含泪珠走到皇上面前无比凄凉的说:“她只是个孩子,一个女孩是不会抢你儿子的皇位的”
他对视着她指着地上说:“他琴文远抢了我的皇位,抢了我的女人,他有什么做不出的,他的女儿我怎么能容忍。”
啪……
“她也是我的女儿,孩子在这场我们的恩怨中她是无辜的”
茗嫣惊讶道:“皇上你没事吧”
他爽快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没事,你出去”
“皇上...”
“出去,记得我让你做的”
茗嫣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他转眼看着潸然泪下的她心疼说“别哭了”
她则像失控了一样打他“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皇上一边抓住她的手一边说“行了,你不是就想我还你女儿吗?他琴文远能给你,我琴文峰一样能给”
说完便将羽橙按在桌上“不要,不要,不..……”
当羽橙醒来一切都化为平静了,皇上上朝了,她独自一人座镜前看着镜中自己胫上的吻痕回忆昨夜种种羽橙潸然泪下。
“啊......”
桌上的一切都推倒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林谙鑫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2.11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

  • 医女酥手遮天

    涵叶今心

    娘亲一尸两命,自己险些溺水而亡;浴血归来,她立誓重回云巅之上!渣姐抢走她的凤命天定?呵呵,飞得越高,摔得越惨!郡主觊觎她爹?好啊,让其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祖父人渣,认权不认人?那就将整个侯府踩烂成泥!某个千年一出的战神说了——她就算捅破了天,也有他给顶着!于是,她打遍渣滓无敌手,却独独跑不出他的手心。

  • 少帅,夫人又在闹离婚

    miss_苏

    【男女双强,1v1。我征服整个天下,只为征服一个你。因为如果没有了你,这个天下就都没有了意义。】4岁定下娃娃亲,她就没想嫁给他,送条裹脚布给他当“哈达”!12岁羽翼初成,她远渡重洋,让他插翅难追!19岁转身归来,她是商界奇才“沈公子”;而他,却成了家国深仇、群狼环伺的“七仙女儿”。“别想让我嫁给你,婚约作废。”她坚持离婚。他却死乞白赖以身相许,以心相许,又以命相许,说“我今生赖定你”。她清笑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