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青春动荡,岁月静好 鸢飞月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9.01万字| 74总收藏| 608总点击

举头王明越,低头思顾湘
他与她相识二十余载,追了十年,等了十年。
他追她的方式有些隐晦,也有些卑鄙,那就是不断破坏她的桃花运;她爱他的方式有些闷骚,有些低调,故作高傲,白眼相对 。高考前那个雨后的夜晚,落寞的他和她,因为人生之中一次一次的不凑巧而背道而驰,更因为青春期过于泛滥的自尊心而渐行渐远。
也许她永远都不知道,在她转身的那个瞬间,他与她仅一街之隔。
也许他永远都不知道,在那张落满了灰尘的课桌上,有人刻下了:王明越,我喜欢你。

十年后。
她不断的在记忆中回忆和疑问,王明越,我们是否甜蜜过?
在几万个没有她的日子里,他不停地回答,是的顾湘,我们甜蜜过,我们在光影斑驳的电影院隔着一整排座位遥遥相望过,我们在黄昏晚霞后的画室里紧紧相拥过,我们在云雾缭绕的五经山顶静静依偎过,我们更在青春动荡的岁月里一起哭过,笑过。那每一个时刻都烙在我的脑海里,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你的眼角增添了细纹,而我却在这眨眼的光阴中凝固,停滞,等待。
等待与你的再一次相遇。
《青春动荡,岁月静好》,谨以此书,献给对青春无法释怀的你们,同时致我们记忆中那些飞速流逝的岁月和那眨眼间的芳华……
片段一
她猛地推开我,涨红着脸,“你干嘛?”
我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行不行?”
“当然不行!刚见面就这样,太快了吧!”
“快?”我下身涨得紧,她非得跟我讨价还价。“我只是拿回十年前就该得到的东西!”
“十年前你该得到什么?”她反问。
“你的心,你的人都该得到!如果是那样,说不定现在我们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胡说八道!”
“我说真的,现在这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要想干什么,你觉得你能反抗的了吗?”
片段二:
他低低地笑起来,看向她,“好吧,我不干别的,你过来让我抱抱!”
她使劲摇头,“被情欲冲昏理智的男人最不可信了!”
“我数123,你给我过来,不然后果很严重!”他威胁她道。
“你数到一万我也不会过去的,你要敢胡来我就喊,只要你不嫌丢人!”
“丢人一块儿丢!”他坏坏地说。
“我宁愿丢人,宁愿守活寡,也不想让你再生病,我想让你像以前那样,穿得帅帅的,开着你那辆骚包的霸道,拽不拉几地带我出去兜风!”她幽幽地说。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鸢飞月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67.57万

  • 创作天数

    148

其他作品

  • 桃之夭夭

    我叫林桃,平常人一个,哦不,或许比一般人漂亮那么一点点。在如桃花盛开的那个年代里,有一个男孩子曾经喜欢过我,我的好朋友说他的方式有些疯狂,但我觉得还好,因为青春年少的我们,都曾疯狂过,只不过在岁月的长河中,有人失散有人重逢,有人擦肩而过都无法相认,这一切只看缘分。 我没什么个性,或许有些随波逐流,虽然被人无情的抛弃过两次,但我都挺过来了。 只是,当他们再回头之时,我该如何抉择?

    加入书架
  • 爱无双

    这不是总裁,没有穿越,却有让人虐心但回味无穷的师生恋,还有纷扰骤停的让人啼笑皆非的jie弟恋!这里有年代的无奈和变迁,有生活的艰辛和抗争,有作为‘人’必须遵循的准则,更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圆满,不管是爱情还是亲情! 这是一部需要用心体会的作品,你会是那个用心去感知生活,而不仅是用眼球去愉悦感观的 有心人吗?如果你是,请把文抱走! 片段一 辛伟平扶起瘫软的石晓蕾,轻笑一声,“石晓蕾,石晓蕾,喝水吗?” “不能再喝了,喝多了!” “那去睡觉吧!” “不,客人都还没走,我怎么能睡觉呢?”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凑近她的耳边。 她感觉有些窒息,稍稍推开他,“我当然知道!你是辛-大-帅,辛-伟-平,A-L-A-N!我能闻出你身上的味道!” “那我就是你老公喽?”他重新搂紧她,“可我还是喜欢你喊我辛老师!” “我偏不喊!谁让你欺负人,我又没做错事,你干嘛让我难堪,干嘛朝我发脾气?我就喊你ALAN,ALAN,ALAN!我气-死-你!”她撅着嘴,仿佛在诉说着什么天大的委屈。 “对不起!” “对不起也不行!” “那怎么办?” “嗯,要不,你给我唱个歌!” “什么歌?” “大-花-轿!”她的右手食指在半空乱点了几下。 “怎么唱?” “你真笨!我教你,抱一抱,那个抱一抱,抱着我的妹妹上花轿,抱一抱,那个抱一抱,抱着我的妹妹笑弯了腰!” “你真的很想结婚吗?”他低头,凑近嘟得老高的樱唇,“那我们结婚好不好?让我给你一个家!” “你干嘛?你是不是想亲我?”她一把推开他,“我不能让人随便亲的,你走开!” “我是你老公啊!” “老公可以亲我的,对啊!那好吧!”

    加入书架
  • 贪恋之劣少总裁擒佣记

    十六岁的梅苏遇见了二十四岁的文亦乾,从此他们的人生纠结在了一起,她是保姆,他是大少爷,她忍辱负重,他高高在上顽劣不羁,她不止一次坏他‘好事’,他一边肆无忌惮把她欺辱到底,一边又被她稚嫩的身体吸引。爱悄悄在萌生,只可惜他们都爱错了人。他不该爱上这个一无所有的小保姆,她更不该爱上这个即将登上权力顶峰,并且眼里只有权势金钱的大少爷。她该怎么办?逃的远远的让他永远找不到?还是…… 十六岁那年,在长途巴士上,被文亦乾成为乡野丫头的梅苏说:你不让开是吧?那好吧,我只能坐你腿上了。 某KTV包厢里,梅苏坏了某人的‘好事’,并盯着他半luo的身体说:原来是你啊?怪不得声音听着耳熟呢? 几天后,文亦乾把梅苏从se狼身子底下救出来,盯着她稚嫩的身体问道:被人强bao的感觉如何? 她摇头,“不好,大哥你帮帮我。” “跟我回家吧。” “你要包yang我?” “戚!”他冷笑,“就你,够格吗?去我家,做保姆!” 二十岁那年,文亦乾说:你二十岁了,有些事情应该懂了,跟相爱的人做这件事是非常美好的…… 梅苏大喊:谁跟你相爱了?你就知道欺负我,凌辱我,使唤我,我才不要跟你做这种恶心的事! 文亦乾面部狰狞,咬牙切齿地说:你敢再说一次试试?! 二十五岁那年,梅苏在飞机上重遇文亦乾。她已不是当年那个逆来顺受的小保姆,他更不是当初顽劣霸道的大少爷,而是文氏集团被人暗传不能人道的大总裁。商场的尔虞我诈暗潮汹涌把两个人连接到一起,梅苏感觉到自己进了一个怪圈,一个再也逃不开他的怪圈。 “给我做情人,我就考虑跟你们公司合作。” “不可能。” “怎么?嫌弃我‘无能’?” “你有能无能跟我没关系!” “那可不一定!” …… (喜欢的亲就点击收藏一下,小小数字会给作者带来无比的动力和安慰,万分感谢了!)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丐行天下

    2,812 迷妹值

  • 2

    虫儿霏霏

    2,356 迷妹值

  • 3

    鸢飞月

    2,256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隐婚老公,无限宠!

    苏靖容

    【1V1,绝宠文】她被送进监狱的那天,丈夫正跟自己的妹妹滚到了一起。事后,他将她不足一岁的孩子丢进医院垃圾桶。出狱后,她被家人离弃,被丈夫逼着离婚,一步步算计想要她跌入谷底。可是……娱乐圈天王誓死要追随她当她小弟,黑帮大佬成了她的小迷弟,天才黑客跟她棋逢对手,冠绝天下的神秘巨擘都要对她另眼相看……就连那位无人敢招惹的贵族男人也一直对她穷追不舍,步步紧逼。她被逼急了:“我们没有关系了!”他笑:“没有

  • 世纪强宠,爵爷的蜜糖娇妻

    菠萝爱笑

    【1V1宠文】某张高级宫廷大床上“您,您放了我吧”瓷娃娃瑟缩着身子恳求起来“放了你?本爵的五千万不是白花了?”某男邪肆一笑,撩人的夜色就这样开启了…【正文】“我不吃清粥,我要鸡汤粥”“换成鸡汤做的”“你是恶魔,混蛋!”“那也是在别人面前!”“宠着我,有多宠?”“天天泡在蜜罐里够不够?”她是他的心尖宠,他是她的壁垒墙。当爱早已深入骨髓,谁又能真的做到轻易割舍?这是一个关于高贵公爵宠养小娇妻的甜甜甜宠

  •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子桑菲菲

    结婚三年,他心藏别的女人,却每晚与她行云雨之欢。她冷静承受,行妻子本分。直到离婚那天他毅然狠绝,“离得干净点,把孩子打了!”她心滴血,却头也不回离开!那一刻,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再遇,流年似水已是六年……她是名闻商界的谈判专家。他是收购她公司的大BOSS。下班,她接他们的儿子回家。他接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回家。“檀总,我孩子和你孩子既是一所学校,搭个顺风车可好?”“好。”他倾身逼近,“接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