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流年至末夏As for love 暮雪纷飞至易夏 著

连载中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5.99万字| 43总收藏| 225总点击

年少轻狂的我们如何去读懂情感,那时的诺言,你。还记得吗?
爱情终究是场游戏
只是谁胜谁败
即使赢了,你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而这些东西
可能是你曾经拼命珍惜的
洛昳绘,一个家世良好却父母双亡的女孩,一次意外,成了千叶集团的千金
欧暮寒,一个黑帮少主,显赫的家世
尉迟晨,一个拥有上百亿的少爷
夏美,一个单纯可爱的女孩,却因为爱情变得冷酷残忍
李允哲,一个国际设计公司的总裁
姜敏毓,一个当红偶像,却深深恨着洛昳绘的横刀夺爱
几个人会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
==========================
欧暮寒。洛昳绘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你还会想我吗?”昳绘看着欧暮寒。
“没有如果这一天,在你我的字典里没有如果。”欧暮寒拉着昳绘的手微笑着说。

“你离开那些年,你知道我怎么过的吗。”欧暮寒看着昳绘。
“对不起,你是谁啊。”昳绘疑惑的看着欧暮寒。
==========================
尉迟晨。洛昳绘
“你·····真的是我的哥哥。”昳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尉迟晨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说。

“尉迟晨,你知道你不该喜欢她的,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夏美不解的看着尉迟晨。
“我的事,你不必干涉。”尉迟晨背过身去
==========================
李允哲。洛昳绘
“我喜欢你。在你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刻,我就爱上了你。”李允哲抱着昳绘。
“你······好像就是我记忆中的那个人。”昳绘沉浸在幸福里。

“为什么你要出现!”李允哲拽着欧暮寒的领口。
“因为我还深深爱着昳绘。”欧暮寒淡淡的说。


/////////////////////////////
(看了亲你能明白吗?不明白就看文吧!)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暮雪纷飞至易夏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99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曾有一个胆大的女星想摸他的脸颊,被他当场卸了手臂。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声大噪的国家级建筑设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七零纪事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

    弄清浅

    没有人会知道…她竟会以这样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去,一具漆黑的焦骨,还有那个男人手上仓惶落下的解剖刀。*青城的人都知道,容家大少容瑾心里有个见不得光的女人,顾笙歌的存在就是为那个女人去挡住光。新婚伊始,她轻扬下颌:“容医生,虽然你我各执手术刀,不同的是,你对的是死人,我对的是活人,这算不算天作之合?”容瑾唇角轻抿:“不算,因为我蓄谋已久。”一场轰动全城的意外……容瑾摩挲着“她”焦黑的指骨凹陷处,声音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