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流年至末夏As for love 暮雪纷飞至易夏 著

连载中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5.99万字| 43总收藏| 154总点击

年少轻狂的我们如何去读懂情感,那时的诺言,你。还记得吗?
爱情终究是场游戏
只是谁胜谁败
即使赢了,你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而这些东西
可能是你曾经拼命珍惜的
洛昳绘,一个家世良好却父母双亡的女孩,一次意外,成了千叶集团的千金
欧暮寒,一个黑帮少主,显赫的家世
尉迟晨,一个拥有上百亿的少爷
夏美,一个单纯可爱的女孩,却因为爱情变得冷酷残忍
李允哲,一个国际设计公司的总裁
姜敏毓,一个当红偶像,却深深恨着洛昳绘的横刀夺爱
几个人会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
==========================
欧暮寒。洛昳绘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你还会想我吗?”昳绘看着欧暮寒。
“没有如果这一天,在你我的字典里没有如果。”欧暮寒拉着昳绘的手微笑着说。

“你离开那些年,你知道我怎么过的吗。”欧暮寒看着昳绘。
“对不起,你是谁啊。”昳绘疑惑的看着欧暮寒。
==========================
尉迟晨。洛昳绘
“你·····真的是我的哥哥。”昳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尉迟晨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说。

“尉迟晨,你知道你不该喜欢她的,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夏美不解的看着尉迟晨。
“我的事,你不必干涉。”尉迟晨背过身去
==========================
李允哲。洛昳绘
“我喜欢你。在你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刻,我就爱上了你。”李允哲抱着昳绘。
“你······好像就是我记忆中的那个人。”昳绘沉浸在幸福里。

“为什么你要出现!”李允哲拽着欧暮寒的领口。
“因为我还深深爱着昳绘。”欧暮寒淡淡的说。


/////////////////////////////
(看了亲你能明白吗?不明白就看文吧!)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暮雪纷飞至易夏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99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重生七零:闷骚军长俏媳妇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

  • 重生八零俏军媳

    朵乐儿

    姜秀荷重生在了八岁为了捡鸭蛋而掉在水里的那一天,还遇上了一个把她宠翻天的大长腿的兵哥哥。姜秀荷以为,这一辈子能和宠她的兵哥哥安安静静幸幸糊糊的过一辈子,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会被米国的特务组织给盯上?

  • 缘来是你,总裁的首席财务官

    霏倾

    他对小自己十岁的少女一见钟情,得偿所愿成为她的未婚夫。简直就是现代版的一树梨花压海棠,只是此梨花非但不老不丑,而且还十分高大帅气、富可敌国。开发的度假中心,以她的背影当宣图。发行的限量跑车,用她的生日当型号。创造的商业帝国,所有权只属于她。甚至,连左心房的位置,也悄然纹上了她的名字。三年后,惊闻她已婚。他拿着一纸离婚协议与财产对半分割协议,逼她的丈夫与她离婚。再一年后,他第二次揣着离婚协议与全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