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智齿 猫小猫的脚趾 著

连载中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1.13万字| 0总收藏| 17总点击

自己的序—— 忽然的,想向上爬一层,到十八层地狱,十九层呆久了就倦了累了。自从学校的湖水里再次埋藏一个灵魂,就有点精神恍惚,讨厌起学校来,总觉得有一些死亡的腐败气息试图随着空气钻进胸腔,然后占据整个心脏。本来是想写一部喜剧小说练笔,起了个热闹的头却再也没有力气继续给他们生命,终于心有不甘的放弃。

已经连续几天不敢睡觉了,怕睡了就再也起不来,现在想想睡觉时脑袋其实是不是就是一次死亡?如果哪天懒了是不是就死掉了?我不要,我害怕死亡,自己的死亡,身边人的死亡,那种深入骨髓的痛我只要那一次经历就够了,我恨那种感觉,无助,绝望。最爱自己的人就那样静静的躺着,带走心的一角一起进入那个黑盒子,深深的被埋入土里,由不得自己,都不会因为我的哭泣而停止。我的心脏太小,怎么经得起一块一块的埋葬?

我不睡觉。

比起去年,沉默了很多,却很熟悉,好像又回到了那一段被人抛弃的童年。那个时候太小,不懂得恨,除了被邻居家小男生骂做野孩子时。但是倔强如我也会有自己的解决办法,比如把他退下家门前那个不太深的沟里边,然后看着他满脸被荆棘挂伤的脸恶狠狠地警告他——说说试试看,我会让别的小朋友都不跟你玩。然后心里一阵满足,好像被伤的自尊心瞬间强大。现在想想,好傻。

关于童年自己记得不多,小时候害怕妈妈的到访,因为每次都会有一顿挨打的,因为我的野蛮放肆,有时是手有时却是那根量尺,手心手背。最狠的一次是在胳臂上,烧红的烙铁在右臂留下了痕迹,现在依然可见。那次,我真的闹的很凶。开心的也是有的,每天放学后排起队伍和伙伴们在那条铺满厚厚的土层上跑过,蹦跳着,看谁脚下的尘土飞的高。或者在下雪天带领全班同学出去滑雪,那时没有逃课这个概念的,只是因为想就去做,也许从小就注定我不是好学生,但是我快乐,那些在爸爸妈妈身边长大的孩子,我又哪里比你们差?我的童年又有谁敢轻视?我的幸福。
现在安静的长大,童年的生活反倒给我许多。我学会了满不在乎,什么东西都不会那么容易的被放在心上,也就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闲气;学会了退让,自己喜欢的别人要就拿去,给你又如何?我只需要告诉自己我不需要;学会了冷血和热情,冷血的是给那些讨厌的东西,热心留给我在乎的或不令我讨厌的对我的在乎;学会了带两张面具,一张给自己的朋友亲人,给他们温暖,一张给不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猫小猫的脚趾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13万

  • 创作天数

    2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隐婚老公,无限宠!

    苏靖容

    【1V1,绝宠文】她被送进监狱的那天,丈夫正跟自己的妹妹滚到了一起。事后,他将她不足一岁的孩子丢进医院垃圾桶。出狱后,她被家人离弃,被丈夫逼着离婚,一步步算计想要她跌入谷底。可是……娱乐圈天王誓死要追随她当她小弟,黑帮大佬成了她的小迷弟,天才黑客跟她棋逢对手,冠绝天下的神秘巨擘都要对她另眼相看……就连那位无人敢招惹的贵族男人也一直对她穷追不舍,步步紧逼。她被逼急了:“我们没有关系了!”他笑:“没有

  • 世纪强宠,爵爷的蜜糖娇妻

    菠萝爱笑

    【1V1宠文】某张高级宫廷大床上“您,您放了我吧”瓷娃娃瑟缩着身子恳求起来“放了你?本爵的五千万不是白花了?”某男邪肆一笑,撩人的夜色就这样开启了…【正文】“我不吃清粥,我要鸡汤粥”“换成鸡汤做的”“你是恶魔,混蛋!”“那也是在别人面前!”“宠着我,有多宠?”“天天泡在蜜罐里够不够?”她是他的心尖宠,他是她的壁垒墙。当爱早已深入骨髓,谁又能真的做到轻易割舍?这是一个关于高贵公爵宠养小娇妻的甜甜甜宠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

  •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子桑菲菲

    结婚三年,他心藏别的女人,却每晚与她行云雨之欢。她冷静承受,行妻子本分。直到离婚那天他毅然狠绝,“离得干净点,把孩子打了!”她心滴血,却头也不回离开!那一刻,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再遇,流年似水已是六年……她是名闻商界的谈判专家。他是收购她公司的大BOSS。下班,她接他们的儿子回家。他接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回家。“檀总,我孩子和你孩子既是一所学校,搭个顺风车可好?”“好。”他倾身逼近,“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