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巧膳:御厨王妃 1179412308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3.17万字| 38总收藏| 111总点击

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大三的学生,却因在过山车上昏倒而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国家——靳国。什么?她居然和刚刚过世的贤王妃长得一摸一样?什么?这个王妃还是个不讨喜的下堂妻?什么?她就要开始她的失宠生活?拜托!是现代人就得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吧,也算对得起她晚出生几千年的伟大智慧。先是拿了一个尚宫夫人的位子,她喜得新府邸,被她无意中救的妖精美男百里陌更是无赖的与她一起乔迁。原来的夫君变成了同朝政友,原来的紫袍痞子变成了邻国皇帝,她的世界又开始乱套...
冤家宜结不宜解,兜兜转转之后,他和她终究还是走到一起。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1179412308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0.21万

  • 创作天数

    6

其他作品

  • 爆笑复国路:美男,太胡来!

    在穿越成灾的年代里,车非璃也不巧成为其中之一。 偏偏又是一个无能的女皇,宫殿被人占,实权被人抢,竟还被她的妹妹软禁在了马棚里?恐怖的是就算是这种境遇仍有美男对她这般那般的献殷勤。 胡来之一:公孙璘 怪不得这朵红杏总是动不动的就摆出一副娇弱的模样,原来是想引诱她来把他吃掉嘛! 他的手很自然的伸进她的衣服里,肆意游走着,轻轻抚摸她细腻白嫩的肌肤。 他温热的呼吸不安分的在她颈边撩拨着,连同她的神智也一齐撩拨走... 拜托,老大!不要再考验她的定力了,她又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的! 胡来之二:上官镜 上官镜的眼珠绕着他们两个滴溜溜的转,忽而嘴角一扯,冷笑道:“璃儿,我这才刚走多久,你就耐不住寂寞的想玩儿爬墙了是么?” 慕容浔颇为不爽的瞪着不识相的某人,皱眉道:“璃儿暂不属任何人,又何来爬墙之说?” 上官镜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卷,得意一笑:“慕容宫主,真是不好意思,璃儿已经归我名下了。” 她的贞操权已被他骗去...咳,是已被他赢去,谁还有能耐敢再当着他的面儿叫嚣?! 胡来之三:慕容浔 慕容浔挑起她的一缕乌丝,细细的捻弄着,不解道:“我真是不明白,那两个男人到底哪里比我好,值得你这样信赖?” “他们就算再不好也有比你强的地方,”她嗤笑一声,随后猛的抓上菊儿的下盘,“最起码这里有你没有的...啊!!” “说下去啊,他们有我没有的什么?” 他似笑非笑,倒也不急不恼,仿佛被抓住了重要部位的人不是他一样。 胡来之四:水丘泉 “我看应该还要加几条吧,”她坏坏一笑,身子凑近他,暧昧道,“女子的天职呢是要戏得闺房,上得大床,诱得夫郎,趁早当娘。王爷,你不知道么?” 她说罢,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入侵到水丘泉的下腹,然后握着他的敏感处,轻轻一捏。 胡来之五:千代零 千代零捉住她的双手,好笑道:“璃儿,这种习惯可不怎么好。” 他虽然不怎么介意她总调戏他,但看着娴熟的手法,只怕他不是第一个乐意配合的人,而且是,男人。 车非璃抽出一双小手又将他抱了个满怀,她不地道的掐了掐他的翘臀,在他不自然的颤粟时坏坏一笑:“怎么会是坏习惯呢,正所谓食色性也,你这么好看还不许人家多摸几下,是不是太自私了呀?” 本文共七美男,简介有限放不下,喜欢的进来!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她是相府千金,一朝应召选秀入宫,却最终沦为皇上用来制衡朝廷和父亲权力的政治棋子。深深宫苑,在那奢华的背后,究竟藏下过少明争暗斗,又藏有多少真情真意?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谁解舞殿冷袖凄凄?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