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和女皇同朝 诸葛稚洁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4.01万字| 3总收藏| 133总点击

“ 如果问玩穿越,你想去哪个朝代?估计大部分女生都会选择唐朝,因为那一代女皇武则天的风采,改写了五千年男尊女卑的传统,而且那一统天下、呼风唤雨的霸气!所以哪个女生不想去亲身经历那段历史,后世评说都带有著书人的个人观点的! 呵呵,所以我的网名就叫‘上官婉儿’,请大家多多捧场,共同切磋切磋对历史的观点,言论自由,百家争鸣嘛,哈哈!”
这是尚小婉发表在自己QQ空间和微博里的玩笑话,人气还挺高,女生踊跃参加讨论,“武则天”,是女人永恒的偶像与话题!
命运总在冥冥之中,安排着前世今生!
尚小婉真的穿越,到了她钟爱的唐朝,还到了一个名角儿身上,与女皇“武则天”同朝,不偏不倚的占据“上官婉儿”的一缕魂魄,见证她最纯真、最灿烂的年华:
谱写最美的爱情,
却亲手杀了最爱的人!
编织最好的拥有,
却放逐了最爱她的人!
知道自己整个人生,又不能改变与主宰,是最痛苦的!却不能离开,明知是深渊还往里跳!这就是穿越的代价,唯一能快乐的心态,就是用不改变历史的行为,去珍惜那份情,享受那份爱,过好“上官婉儿”‘曾经’没有好好把握的一小段人生!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诸葛稚洁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0.69万

  • 创作天数

    2

其他作品

  • 风流情侠

    他是众女追逐的“风流情侠”,快乐花丛中! 这个小尼姑竟然眼观鼻,鼻观心,正眼,不,根本就没看他一眼!士可杀,不可辱,什么“带发修行”,让它成为历史。 坑,蒙,拐,骗,赖······用尽一切办法,要获这小妮子的芳心! 这男人像一只蜜蜂一样在她周围转悠,是,他是帅得让女人心跳,但师傅从小教的“定心咒”,总还是有用的,看着看着就平常了,那为什么那么多女人老喜欢黏在身上呢?他有为什么老黏住自己呢?想不通! 因为无知,所以看淡,所以冷漠,若平静的一湖秋水,看“情侠”如何去泛起涟漪。 唯美的情爱之下:江湖、情仇、上辈恩怨······ 冰,冷却火;火,融化冰?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少帅,夫人又在闹离婚

    miss_苏

    【男女双强,1v1。我征服整个天下,只为征服一个你。因为如果没有了你,这个天下就都没有了意义。】4岁定下娃娃亲,她就没想嫁给他,送条裹脚布给他当“哈达”!12岁羽翼初成,她远渡重洋,让他插翅难追!19岁转身归来,她是商界奇才“沈公子”;而他,却成了家国深仇、群狼环伺的“七仙女儿”。“别想让我嫁给你,婚约作废。”她坚持离婚。他却死乞白赖以身相许,以心相许,又以命相许,说“我今生赖定你”。她清笑转身,

  • 医女酥手遮天

    涵叶今心

    娘亲一尸两命,自己险些溺水而亡;浴血归来,她立誓重回云巅之上!渣姐抢走她的凤命天定?呵呵,飞得越高,摔得越惨!郡主觊觎她爹?好啊,让其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祖父人渣,认权不认人?那就将整个侯府踩烂成泥!某个千年一出的战神说了——她就算捅破了天,也有他给顶着!于是,她打遍渣滓无敌手,却独独跑不出他的手心。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