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寒舍温情 洪涛静 著

已完结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17.13万字| 7总收藏| 158总点击

序:我曾经虔诚地跪对苍天祈祷,但愿我来生能变成一只企鹅,大腹便便地徜徉在洁白的冰封世界里。那是一个清纯的世界,它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与烦恼,虽然也有来自海洋与天空的掠夺与杀戮,但那毕竞是动物世界的一种生存法则。
我也曾对小鸟的世界心弛神往,那是一个自由的世界,晨出觅食晚投林,它们可以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的赐予,因为纵容它们的是浩瀚无边的天空,它有着比吞纳百川的大海更加豁达的胸怀,任由小鸟无忧无虑地展翅飞翔。
然而这只不过是一个梦,一个令我神往的梦。企鹅有洁白的大地包庇,小鸟有湛蓝的天空纵容,而现实中的我却只有秉承鲁迅先生“躲进小楼成一统”的生存方式蜷缩在妻子的裙下世界里。
六年前的一个寒冬夜,一场“脑梗塞”疾病无情地把我拉下了艺术的舞台,拉出了正常人的行列,狠狠地抛掷在残疾人堆中。于是,我这个曾被誉为“武水第一才子”的乡村艺人从此便在爱的羽翼下享受着孤独,在五彩缤纷的经济社会里体验着绝望。
尽管媒体每时毎刻都在大力宣讲“博爱”, 鼓励“助残”, 执行“维权”。 然而随着国家政策的改革开放,经济渐渐成了人们生活的轴心,它改变了乡村大世界的面貌,也同时浊蚀了人们的思想观念,许多不该改变的东西在改变,许多不该遗忘的东西被遗忘。浓浓的乡情被淡化,燃烧的激情被浇灭,蓝天底下的阴影在吞并着大地。阴影覆盖处,红脸白脸、花头黑脑粉墨登场,种种丑剧连连上演。执政者贪赃枉法,廉洁的党风官风荡然无存,昨日里左邻右舍还在与我谈笑风生,今日却因我站在了残疾人的行列而与我顿成了陌路人。我也曾亲眼目睹着某妇人因说了一句糊话而被疑似精神病,于是接踵而至的便是漫天的唾沫与邻里乡亲的歧视,终于把她逼成了真癫狂而被丈夫送出了远门,从此这个妇人也就彻底消失在乡邻们的视线里。
“为人切莫残,残了便不是人”,这就是当今农村残疾人的悲剧。我之所以还愿意苟活于人间,自然与妻那爱的包裹分不开,妻用她那密不透风的百褶围裙把我封得严严实实,让我俨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成了桃花园中人。以至于我不能不深深地感叹:“世界之大,唯妻独好。”
在这处处充斥着铜臭的世界里,妻那慈祥的博爱与古典文明的遗风倍显弥足珍贵。(未完)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洪涛静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7.13万

  • 创作天数

    78

同类推荐

  • 墨少,亲够了吗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表示佛系了: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首长夫人这职业

    小喵妖娆

    装弱扮怂的秦悄,强行被战擎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战大首长,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首长,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体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