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围猎 猫阿苗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2.2万字| 43总收藏| 71总点击

一朝穿越,她成丞相之女,排行最末,处处受人欺凌。
国选秀女,人人竞相夺位,她却漠然,多次遭人嘲讽。
面见帝王,美人歌舞争艳,她并无寻常,一曲古琴隐没于歌舞声乐中。
本以为不多时出宫,却接圣旨,封为郦妃。
她怒不能言,只得静待时机,逃脱出这金鸟笼,寻找一件物,一段记忆。
--------------
无意中见她,一见震惊。
不为何,只因这容貌,太似故人。
身为帝王,将她禁于宫中。本以待她好,就能重寻回故人之意,她却倔强不从,使他恼怒。但她又如此狡黠,他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惩戒她。
终于,他将她贬为庶人,居于冷宫。
她却转身而去,留他一人在宫中。
他觉失了心。
眼前人已不在,故人如故,心已系在她身上。
--------------
他在宫中见她时,荷花正好。她挽袖采莲,上岸后递与他。
他剥开莲子,口中是前所未有的甜。
虽被人称作痴傻,他心如镜。
意中人为兄长之妃,他不能妄动,尽力相助。
她意离去,同他相别。她赠他朱钗,言,有缘再见。
他再一次细看她,便把这张脸烙在心中。
---------------
她将他从奴隶市场带回,好生安置,赐名汝南。
他效忠于她,生死相随。
她却不知他是男儿身,亦不知他的神秘身份。
他原本为任务而来,却不想,心已带不回。
她受伤,他便日夜陪护,终被她发现秘密。她不怒,她说,将发绾起,去做府上的管家吧。
他愿守她终老,不离不弃。
最终,他为她挡下一箭,弥留之际,他索她一吻。
虽薄如蝶翼,他此生无憾。
---------------
她寻了几世,终无所获。
回眸转首,所寻之物就在眼前,伴己千年。
悔当初,却已无迹。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猫阿苗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2.2万

  • 创作天数

    1

更多迷妹总榜

  • 1

    詩憶

    1,228 迷妹值

  • 2

    百忍成金

    188 迷妹值

  • 3

    奶茶不甜

    188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绝色王妃:霸道王爷专宠妻

    林熙妍E

    王爷说:我家王妃贤惠温柔,嘴笨活差,你们都不要欺负她!呵呵哒,到底是谁欺负谁!王爷说:我家王妃貌丑无盐,穿衣没品,你们都不要笑话她!看过王妃真容的人想问,王爷,你眼瞎吗?王爷说:“我家王妃害羞少女,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污秽事不懂的!王爷在下,王妃在上,哼哼哈嘿!拜托!我们都还是单身狗,你们的狗粮少撒点!

  • 恋恋青伊

    蓝酶汀

    时光虽然没让她变老,但却肯定经了人事;能够让他和她在一起的不是爱,是把握。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