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逝殇·彼岸 陌逝夜痕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3.4万字| 14总收藏| 221总点击

我——薛希若,未城薛家的小姐,在未城亦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环境里成长的我难免有些刁蛮任性……他的出现让我跌进了另一个人生世界,我不懂的太多,他亦沉默的太久,即便我用尽了一切力气恨他,他只会说:“你觉得幸福就好……”这样的他,我读不懂,可是又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只为舒展他眉心的褶皱……
我——南宫佑寒,是央国的别姓小王爷,因父亲的赫赫功勋,得以承继。本以为没有什么可以让心掀起涟漪,直到——遇到了她,突然出现的缘分,我渐渐相信了自己存在的意义,那就是为了她的幸福而幸福,哪怕她从未爱过我……
我——薛子然,未城薛家少主人,闯荡在外,无所顾忌。但只要有危害到家人的时候,我定会拼死而护。最疼惜的就是妹妹,我不允许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人让她流泪,否则我定不轻饶……
我——岳楹裳,央国的公主,本为了哥哥的江山而宁愿牺牲自己的我,遇上了他,竟让我觉得权力与皇位都抵不上他对我轻轻的一笑……
……
爱上了你,我才领略思念的滋味、分离的愁苦和妒忌的煎熬,还有那无休止的占有欲。为什么你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心潮起伏?为什么我总害怕时光飞逝而无法与你终生厮守?
很多人,因为寂寞而错爱了一人,但更多的人,因为错爱一人,而寂寞一生。我们可以彼此相爱,却注定了无法相守。不是我不够爱你,只是我不敢肯定,这爱,是不是最正确的。
绘一场生死契阔的游戏、为我们的故事写一个结局……
用一叶枫落的时间,谱一曲似水的流转,借一弯月明的姣好,许一世永恒的相守,承一生无悔的等待,换一心白首的牵绊……不离不弃,莫失莫忘……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陌逝夜痕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0.92万

  • 创作天数

    7

其他作品

  • 陌逝彼岸

    某年某月某日,我看了你一眼,并不深刻。某年某月某日,意外和你相识,无关风月。怎知日子一久,你就幽幽懒懒地,停在了我的心里…… 年华里的微小记忆,即使毫无意义,也要长久地,永恒地保存着…… 因为你要知道——缘,妙不可言…… 有一句话,我从未说过:在天堂等我,像我们第一次约会那样……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暴君,你家王妃翻墙了

    宣洛洛

    唐可儿一度觉得,宅斗宫斗很无聊,有吃有喝,过自己小日子不好吗?为个男人斗来斗去,是不是傻?可真的穿越了,她才发现,争不争宠,斗不斗争,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权倾朝野的十王爷,凶残冷酷,而且,不近女色,娶了十个老婆,个个守活寡,而唐可儿就是那悲催的第十一个。然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宠的那么高调,害她成为众矢之的,她该不是嫁了个祸水吧?哦,不,她嫁的是个妖孽,王爷喝了酒,还会变身?这冷冰冰的蛇型物体是个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

  • 田园俏医妃

    夜寒梓

    现代医学生顾思南某次意外昏睡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田园农妇陈娇娘的身体里,并且身怀有孕!什么鬼,顾思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一切,两个可爱小妹以及一群极品亲戚的存在让她只得接受了这个身份,从此柔弱的陈娇娘一改往日面貌,收拾极品亲戚,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依靠精明的头脑让人一次次刮目相看,并且一步步得到李朝人民的认同,成为当朝天下第一女神医。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