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少爷太凶狠 枯榕树 著

连载中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4万字| 9总收藏| 90总点击

身为一个将军的儿子,理应是十分的受到重视、幸福的。但是由于母亲的早逝,并且是个私生子。后母的构陷,说他不是刘家的种,以及同父异母兄妹欺凌,使他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扭曲。他只有通过他的实力来证明他的存在,他在18岁的时候考入了本国最著名的立本大学,与他同在大学中的还有通过关系进入的妹妹,以及一个家里雇佣的一位女佣的女儿。于是他便把平日里的怨气错误的全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一向善良的她只是无限制的容忍,但总会造成他的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她的感情也发生了变化,开始改变冷漠的感情,直到她的身世被掀开,他的生活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枯榕树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7.71万

  • 创作天数

    2

其他作品

  • 灵玄之意

    一只狐妖因为其父是人类,在狐族中受尽折磨,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逃出狐族,决定开始新的生活。她逃出后非常开心,因为她在其中受苦已经够多了,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有更多的挫折、苦痛还在后头等着她……最终她悟出了灵玄之意,这超越三界的灵玄之术。但她已经对世人的折磨感到冷漠,由于她的心地善良,仍然做着、受着那份她不该有的任务、苦痛,直至一天一个蛮横的男子出现……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枯榕树

    188 迷妹值

  • 2

    wojiaaiwo

    188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重生七零:闷骚军长俏媳妇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

  • 重生八零俏军媳

    朵乐儿

    姜秀荷重生在了八岁为了捡鸭蛋而掉在水里的那一天,还遇上了一个把她宠翻天的大长腿的兵哥哥。姜秀荷以为,这一辈子能和宠她的兵哥哥安安静静幸幸糊糊的过一辈子,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会被米国的特务组织给盯上?

  • 缘来是你,总裁的首席财务官

    霏倾

    他对小自己十岁的少女一见钟情,得偿所愿成为她的未婚夫。简直就是现代版的一树梨花压海棠,只是此梨花非但不老不丑,而且还十分高大帅气、富可敌国。开发的度假中心,以她的背影当宣图。发行的限量跑车,用她的生日当型号。创造的商业帝国,所有权只属于她。甚至,连左心房的位置,也悄然纹上了她的名字。三年后,惊闻她已婚。他拿着一纸离婚协议与财产对半分割协议,逼她的丈夫与她离婚。再一年后,他第二次揣着离婚协议与全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