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少爷太凶狠 枯榕树 著

连载中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4万字| 9总收藏| 162总点击

身为一个将军的儿子,理应是十分的受到重视、幸福的。但是由于母亲的早逝,并且是个私生子。后母的构陷,说他不是刘家的种,以及同父异母兄妹欺凌,使他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扭曲。他只有通过他的实力来证明他的存在,他在18岁的时候考入了本国最著名的立本大学,与他同在大学中的还有通过关系进入的妹妹,以及一个家里雇佣的一位女佣的女儿。于是他便把平日里的怨气错误的全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一向善良的她只是无限制的容忍,但总会造成他的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她的感情也发生了变化,开始改变冷漠的感情,直到她的身世被掀开,他的生活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枯榕树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7.71万

  • 创作天数

    2

其他作品

  • 灵玄之意

    一只狐妖因为其父是人类,在狐族中受尽折磨,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逃出狐族,决定开始新的生活。她逃出后非常开心,因为她在其中受苦已经够多了,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有更多的挫折、苦痛还在后头等着她……最终她悟出了灵玄之意,这超越三界的灵玄之术。但她已经对世人的折磨感到冷漠,由于她的心地善良,仍然做着、受着那份她不该有的任务、苦痛,直至一天一个蛮横的男子出现……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枯榕树

    188 迷妹值

  • 2

    wojiaaiwo

    188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曾有一个胆大的女星想摸他的脸颊,被他当场卸了手臂。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声大噪的国家级建筑设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七零纪事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

    弄清浅

    没有人会知道…她竟会以这样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去,一具漆黑的焦骨,还有那个男人手上仓惶落下的解剖刀。*青城的人都知道,容家大少容瑾心里有个见不得光的女人,顾笙歌的存在就是为那个女人去挡住光。新婚伊始,她轻扬下颌:“容医生,虽然你我各执手术刀,不同的是,你对的是死人,我对的是活人,这算不算天作之合?”容瑾唇角轻抿:“不算,因为我蓄谋已久。”一场轰动全城的意外……容瑾摩挲着“她”焦黑的指骨凹陷处,声音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