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桃源纪 玲珑三三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3.17万字| 21总收藏| 300总点击

从现代到古代,只是一瞬间而已!
她是繁凉城,从几千年后的时空而来,又从漆黑地狱门前折路而回。
她醒来时繁花似锦,星月同空,百鸟齐鸣。
她醒来时身边亦尸骨无数,血腥阵阵,阴瞳霜冷。
他把他送至崖边,“繁凉城,这里很高,落下去便粉身碎骨。我现在教你轻功要髓,你只有一次机会,成,你便生;败,你便亡。”
她活了下来,却落入了一个又一个惊天阴谋中……
她是妖孽祸国,她是红烟苦命。
她因酷似那女皇而不断颠沛流离,她因紧连藏宝图而被追杀逼供,她侠肝义胆行在江湖中,她被授天命薄命红颜。四个国家,四种恩仇,纠错在桃源的爱恨,上演在异陆的情仇。
直到---
终于找到那个同样穿越而来的女子,在另一个时空开始了人心权利的对决,国战、情仇……
繁事如斯,一城孤凉!

若水有三千,你能否只饮一瓢?
若可以回去,你是否选择留下?
穿越的爱过,当你醒来发现,自己已然身在桃源外,是否存有留恋?
(接受各方建议,文文前方已改,请亲们从头再来,多谢支持,精彩后续献上,么么。。支持三三吧~啵)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玲珑三三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3.17万

  • 创作天数

    1

更多迷妹总榜

  • 1

    小狐狸猫

    1,552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

  • 暴君,你家王妃翻墙了

    宣洛洛

    唐可儿一度觉得,宅斗宫斗很无聊,有吃有喝,过自己小日子不好吗?为个男人斗来斗去,是不是傻?可真的穿越了,她才发现,争不争宠,斗不斗争,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权倾朝野的十王爷,凶残冷酷,而且,不近女色,娶了十个老婆,个个守活寡,而唐可儿就是那悲催的第十一个。然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宠的那么高调,害她成为众矢之的,她该不是嫁了个祸水吧?哦,不,她嫁的是个妖孽,王爷喝了酒,还会变身?这冷冰冰的蛇型物体是个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田园俏医妃

    夜寒梓

    现代医学生顾思南某次意外昏睡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田园农妇陈娇娘的身体里,并且身怀有孕!什么鬼,顾思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一切,两个可爱小妹以及一群极品亲戚的存在让她只得接受了这个身份,从此柔弱的陈娇娘一改往日面貌,收拾极品亲戚,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依靠精明的头脑让人一次次刮目相看,并且一步步得到李朝人民的认同,成为当朝天下第一女神医。

  • 旺夫小农女

    夜寒梓

    什么叫旺夫,把傻子相公都能旺成万岁爷,就说服不服。娘亲太包子,爹爹很快死,穷得叮当响,还赶巧捡了个傻相公。包子娘亲没关系,好好调教还是女强人。穷一点没关系,反正她会制香,还怕没钱赚?捡来的相公傻乎乎,还是没关系,长得帅就成啊。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还被皇上赐婚配了个冥婚,这又是什么鬼啦!许如玥要跑要抗争,傻子相公却先她一步不见踪影……成亲那一日,她问他,“傻子,你不是死了吗?”他轻轻挑开她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