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我的职业盗墓生涯 暴雪大陆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36.98万字| 236总收藏| 1256总点击

(首先声明:本小说不卖“粽子”,爱上YY僵尸的请走开!)
这是一个隐秘而又庞大的地下产业,据近年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活跃在瓷器神国大江南北、田间地头的各类从业人员达十万之巨;
这是一个风险和回报成正比的行业,只要一个晚上得手了,有可能几十年、一辈子、几辈子都吃喝不完。也有可能稀里糊涂的被同道黑了(被杀)或者被政府敲了(枪毙,不过国家现在取消文物犯罪死刑了);
这是一个真正鱼龙混杂的行业,东家和支锅的住在北京、西安,人模狗样的开着奔驰宝马出入高档会所、官宦沙龙,腿子和下苦在酷热或者冰天雪地的荒山野岭,冒着各种离奇死法去“考古”;
这是目前瓷器神国民用职业装备,唯一能和国家专职工作者有一拼的行业,一流的职业经验技术及“人才”储备,一流的探测仪器,一流的防护准备,一流的产业链及渠道;
这是行业专业化程度最高的产业,它的“生产”----“运输”-----“存储”-----“出口”都有专业的人员和渠道操作;
这是目前为止,神国最为国际化的古老产业之一,从长沙土夫子手中找到的东西,当日就可由深圳或广州、海路或空港、正规或偷渡到香港,再合法的去它该去的地方;从洛阳或者西安出来的“活”,由煤炭运输牵引车辆直接夹带到内蒙古巴彦淖尔能源运输通道口岸,顺利的进入外蒙古,再经由莫斯科到达伦敦(有的可能经由几次倒手或者拍卖、两三年后再披上合法的外衣回到国内东家的手中);
这是我一个从下苦到腿子,行业低端从业人员所能知道的冰山一角,对于业内大神冒犯的地方请多原谅,祖师爷会保佑你们多多发财的,呵呵!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神似,非常荣幸)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暴雪大陆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6.98万

  • 创作天数

    2

更多迷妹总榜

  • 1

    hanxiangyezi

    752 迷妹值

  • 2

    秋风落花

    188 迷妹值

  • 3

    萧鹤舞

    188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表示佛系了: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墨少,亲够了吗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

  • 他的情深似海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纸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跟她肆意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