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我的拽校草 简耽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5.55万字| 67总收藏| 247总点击

【作者公告】
希望亲们能够喜欢我的作品~~~还有,一定要支持我的作品哦!一般情况耽耽都是一天一章哦,偶尔有特殊情况希望亲们多多谅解呢


三年前,两人是学校里人人羡慕的绝配情侣,三年后,两人却成了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从前的浪漫王子却变成了霸道总裁~~~


画面一:
张子淇被这突如其来的男人惊吓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这个男人抱在怀里了,子淇在心中暗道:妈的,真是出师不利啊,头一天来报到就遇上色狼,看来不给他点教训不行啊。只见子淇猛地曲起膝盖,狠狠的撞向尚铭宗下面的某个重要部位,接着便是一个过肩摔,将尚铭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哼,大色狼,大变态,也不看看老娘是谁,敢调戏老娘,这下知道厉害了吧。我警告你,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有你好看。”
画面二:
“你,你太过分了,这可是本小姐的初吻啊,你必须马上拿出足够的诚意为你的行为负责道歉”子淇愤愤的说道
“呵,我道歉,不可能,不过,要我负责,好啊,你亲回去呗,亲回去不就扯平了。”尚铭宗一脸料定子淇不会亲的表情,可惜啊,他万万没想到,子淇是激不得的。看着尚铭宗一脸料定自己不会亲的表情,子淇怒了,“好啊”说完,子淇直接将坐在一旁的尚铭宗按倒在地,亲了上去......
画面三:
筱雅带子淇来到了操场上,子淇看到尚铭宗竟然用花瓣在操场上铺了自己的名字,而他手捧鲜花站在用蜡烛围成的爱心里,尚铭宗看到子淇来了,慢慢的开口:“请在场的所有同学为我的告白见证,张子淇,我喜欢你,喜欢你的率真和单纯,喜欢你的美丽和善良,我还喜欢你的粗鲁,喜欢你的一切,我保证,以后我会对你更好,如有食言,天打雷劈,希望你答应和我交往。”说完伸出一只手,打了个响指,只见天空上闪着无数的烟火,都写着张子淇,我爱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简耽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55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重生七零:闷骚军长俏媳妇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

  • 重生八零俏军媳

    朵乐儿

    姜秀荷重生在了八岁为了捡鸭蛋而掉在水里的那一天,还遇上了一个把她宠翻天的大长腿的兵哥哥。姜秀荷以为,这一辈子能和宠她的兵哥哥安安静静幸幸糊糊的过一辈子,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会被米国的特务组织给盯上?

  • 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听一夏

    她误以为乔隽西和自家四哥关系暧昧不明,用了各种方法想要将两人拆散,甚至不惜用上——美人计。后来她知道真相,咄咄逼问,“你为何不早告诉我性取向正常!”他笑,“你用美人计,我便将计就计。”*他所谓的将计就计,第一步:单方面昭告天下赵乔两家联姻;第二步:篡改化验结果,让她验孕单呈现阳性。于是,奉子成婚,水到渠成。婚后她去孕检,却被告知根本没怀孕。她盛怒。他直接将她抱上床,笑得不怀好意,“革命尚未成功,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