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我的拽校草 简耽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5.55万字| 67总收藏| 361总点击

【作者公告】
希望亲们能够喜欢我的作品~~~还有,一定要支持我的作品哦!一般情况耽耽都是一天一章哦,偶尔有特殊情况希望亲们多多谅解呢


三年前,两人是学校里人人羡慕的绝配情侣,三年后,两人却成了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从前的浪漫王子却变成了霸道总裁~~~


画面一:
张子淇被这突如其来的男人惊吓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这个男人抱在怀里了,子淇在心中暗道:妈的,真是出师不利啊,头一天来报到就遇上色狼,看来不给他点教训不行啊。只见子淇猛地曲起膝盖,狠狠的撞向尚铭宗下面的某个重要部位,接着便是一个过肩摔,将尚铭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哼,大色狼,大变态,也不看看老娘是谁,敢调戏老娘,这下知道厉害了吧。我警告你,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有你好看。”
画面二:
“你,你太过分了,这可是本小姐的初吻啊,你必须马上拿出足够的诚意为你的行为负责道歉”子淇愤愤的说道
“呵,我道歉,不可能,不过,要我负责,好啊,你亲回去呗,亲回去不就扯平了。”尚铭宗一脸料定子淇不会亲的表情,可惜啊,他万万没想到,子淇是激不得的。看着尚铭宗一脸料定自己不会亲的表情,子淇怒了,“好啊”说完,子淇直接将坐在一旁的尚铭宗按倒在地,亲了上去......
画面三:
筱雅带子淇来到了操场上,子淇看到尚铭宗竟然用花瓣在操场上铺了自己的名字,而他手捧鲜花站在用蜡烛围成的爱心里,尚铭宗看到子淇来了,慢慢的开口:“请在场的所有同学为我的告白见证,张子淇,我喜欢你,喜欢你的率真和单纯,喜欢你的美丽和善良,我还喜欢你的粗鲁,喜欢你的一切,我保证,以后我会对你更好,如有食言,天打雷劈,希望你答应和我交往。”说完伸出一只手,打了个响指,只见天空上闪着无数的烟火,都写着张子淇,我爱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简耽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55万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九爷,宠妻请节制!

    诺久一

    面瘫,不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校,是Z国上下对萧九阎的评价。而要官熙来说,这个男人,除了以上几点,还变态爱欺负人。官熙觉得她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顶着一张和顾文溪一模一样的脸,替顾文溪嫁给了萧九阎。她想着男人不举,两年后把婚给离了就行,哪知道一天早上起来床上一抹刺眼的红。官熙欲哭无泪:“九爷,我……我应该不用对您负责吧。”“嗯?”男人危险地眯眸。官熙秒怂:“九爷,请务必让我对您负责。”【1V1,高甜宠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曾有一个胆大的女星想摸他的脸颊,被他当场卸了手臂。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声大噪的国家级建筑设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攻心掠爱,萧少的豪门妻子

    木芙蓉1980

    萧林两家联姻,轰动江城。他是萧家高高在上的继承者,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她是林家的二小姐,也是众所周知的私生女。在这场各取所需的婚姻里,无关乎爱情,只有两大家族的利益。新婚之夜,林云诺伸出双臂,环上了他的腰,纤细的手指一点点移动......萧煜枫低下头,魅惑地说道:“你点起的火就由你负责来灭......”

  • 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

    弄清浅

    没有人会知道…她竟会以这样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去,一具漆黑的焦骨,还有那个男人手上仓惶落下的解剖刀。*青城的人都知道,容家大少容瑾心里有个见不得光的女人,顾笙歌的存在就是为那个女人去挡住光。新婚伊始,她轻扬下颌:“容医生,虽然你我各执手术刀,不同的是,你对的是死人,我对的是活人,这算不算天作之合?”容瑾唇角轻抿:“不算,因为我蓄谋已久。”一场轰动全城的意外……容瑾摩挲着“她”焦黑的指骨凹陷处,声音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