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催婚有道,总裁忽如春风来 太阳君的小尾巴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9.27万字| 794总收藏| 307总点击

第一次见面,她遭遇意外命悬一线,他英雄救美,事后宣称被她夺去了初吻!
第二次见面,她阴差阳错当众求婚,他顺水推舟,伸出无名指被她牢牢套住!
第三次见面,她旧伤复发紧急入院,他霸气表白,上演一场激烈的双手壁咚!
低沉男音循循诱哄:男朋友昨天死了?正好,今天换个新的吧,省得伤心了。
迟念当场石化!
顾靖尧其人,出身矜贵,优雅清冷,高高在上,传说中的商界帝王。
但他却是迟念拼了命也要躲开的一场劫。
她的心很小,还受了伤,不愿参与豪门里的爱情游戏,她玩不起。
原以为拒绝了顾靖尧所有的宠爱与纵容,他们今后便能再无交集,然而人算永远不如天算。
某天,迟念一个不小心,发现了顾靖尧身上的惊天大秘密……
她知道,自己完蛋了!
当被那个天神一般的男人逼到角落,迟念退无可退,“顾先生,你到底想怎样?!”
“嫁我,或者被灭口,选一个?”
迟念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在经历了男友和闺蜜双重背叛的打击之后,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嫁给了城中最高贵耀眼的男人,成为人人艳羡的顾太太。
同样,这也是她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一件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太阳君的小尾巴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95.96万

  • 创作天数

    304

其他作品

  • 总裁霸爱·老婆,休想离婚

    裴诗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陪未婚夫参加一场婚礼,他华丽丽地抢了新娘,自己却被新郎逼到了角落,无处可逃。 而最荒唐的是,那个俊逸深沉的男人转头就将裴诗推进了化妆间,逼她穿上婚纱,嫁给他! 裴诗欲哭无泪,她和这个男人四年后重逢,却还是逃不过被他一如既往的霸道强势逼入绝境的命运。 她无奈妥协,只提出一个条件,“这场戏我会配合你演好,但婚后生活我们彼此互不干涉。” “呵,我只是需要一个妻子,她可以是任何一个女人,当然,也包括你。” 言辞间,尽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 然而到最后,那一纸婚姻困住的,却不知是谁。 ★☆★ 陆擎苍,盛世集团执行总裁,精英中的翘楚,站在T市顶端的钻石级男人,亦是所有女人心目中不可企及的美梦。 可他却是裴诗永远的噩梦。 当时她拖着一条被生生折断的手臂,身无分文,差点饿死街头。 后来靳荣轩告诉她,不要活得这样委曲求全,谁若犯你,你必要百倍千倍地讨回来! 裴诗谨记于心,身体力行了整整四年。 但她并不知道,那人的话其实只说了一半——或者将你自己交给我,我保你一世无忧。 【片段一】 豪华游艇,海天盛筵。 裴诗被绊倒,撞碎了香槟塔,浑身湿透,狼狈不堪。 靳荣轩命人直接将始作俑者丢下海,抱起她转身欲走,却被陆擎苍拦住了去路。 “放开她。我的老婆,还轮不到旁人染指!” “不好意思陆先生,我和小诗一年前就在爱尔兰结婚了。她是我的妻子,该你让开才是。” 两个男人的恐怖气场互相撕咬,裴诗被夹在中间,顿觉生不如死。 【片段二】 某日陆擎苍的挚爱一夕醒来,裴诗冷静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好字,跑去医院找他。 他怀中抱着虚弱的裴画,一向冷漠的男人竟然哭得像个孩子。 “姐。” 裴画朝她伸出手,却被裴诗冷冷推开,她转身和陆擎苍说,“我们离婚,你和她以后好好过。” 可男人却难掩心中悲痛,一字一顿道,“裴诗,画画需要你。” 裴诗冷笑:“是需要我,还是我的肾?” 然后她捂住小腹,头也不回地走远! 【这世上大抵有这样一类人,你失去过一次,就永永远远失去了。】

    加入书架
  •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

    新文开坑啦!地址:http://novel.hongxiu.com/a/813623/《萌宝五岁·总裁爸爸,去哪儿》 欢迎新老读者包养~~ ★☆★ 常言道,人生何处不狗血。 在和项慕川离婚的前一天,夏温暖发现自己怀孕了。 小三哭求她别用孩子留住男人,她笑着回答“没问题”。 丈夫质问她为什么不告诉他,她淡淡说着“没必要”。 公婆觉得对她有所亏欠想补偿,她大手一挥“没关系”。 三年的婚姻赔进了她最美的年华,疯长的爱恨弄垮了她最温热的心,但夏温暖签下协议的那一刻,却觉得一切也不过如此而已。 不是不爱,而是累了。 可是,为什么那个该死的总裁前夫非要处处纠缠? 她病倒,他在一旁照顾。 她被人欺负,他立刻赶来救场。 她被爱慕者追求,他毫不留情掐断她的桃花。 就连和闺蜜上街,都能和他来个“偶遇”! 项慕川,搂着你的小情人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老娘不想见到你! ★☆★ 某日,项太太接到了项先生的来电,对话如下。 “有事?” “桑尼(犬名)想你了,你回趟家吧。” “项慕川,你真的是,连条狗都不如。”(冷笑) “……” ★☆★ 又某日,项太太置办家具时遇到项先生,对话如下。 “喜欢什么尽管买,我来结账。” “好啊,我要这个、这个、这个……” “这位女士,请问您的住址,我们稍后给您送过去。” “啊,你问他。”项太太一把将项先生推到经理面前,“你前阵子不是砸坏了你和你小情人公寓里很多的家具嘛,买下这些够你重新装修的了。” “ㄒoㄒ” ★☆★

    加入书架
  • 总裁大人行行好!

    沐嫣然和温彦殊结婚三年。 婚后第一次见面,她笑着饮下他故意刁难递过来的酒,嗓音柔柔,“温总,能不能抽个空,我们把婚离了?” 男人却高冷甩下一句:“那去联系我的秘书,他会安排你和律师见面。” 沐嫣然:“……” 后来,她不惜牺牲色相去换取离婚的机会,民政局外,好不容易等到姗姗来迟的温彦殊,却被告知,结婚证不见了。 男人面不改色,“那就暂时不离。” 沐嫣然冷冷地笑,“温总,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他却越发冷漠地撂下一句:“我有女朋友。” 沐嫣然:“……” 行啊,不离就不离,大不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只可惜事与愿违。 她遇险,他不顾安危舍身相救。 她被冤枉,他力排众议为她正名。 她失意无助,也是他,寸步不离伴她左右。 这个男人在沐嫣然的生命里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像极了一场避无可避的瘟疫,她渐渐病入膏肓而不自知。 再后来,他的正牌女友现身。 沐嫣然忽而清醒,明白这个婚,真的非离不可。 恢复自由之身的第二天,她出于公事要去找他。 安静无声的办公室里,沐嫣然鼓足勇气挤出笑容,“温总,我们谈谈合作的事。” 伏在桌案上的男人却头也不抬,冷冷抛下一句话,“我和你除了恋爱之外没什么好谈的。” 沐嫣然:“……”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九杰

    6,053 迷妹值

  • 2

    沐若花汐

    2,776 迷妹值

  • 3

    蓝冰熙梦

    1,888 迷妹值

  • 4

    田小璃

    688
  • 5

    13725033535

    256
  • 6

    19810526

    252
  • 7

    q_5uv43d4o9

    240
  • 8

    shenjxf

    240
  • 9

    18681003362

    240
  • 10

    a_76b41sq

    240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烟了了

    从声名狼藉的私生女到家喻户晓的国民女神,顾清欢用了三个字的距离:厉沉暮。被赶出家族的顾清欢重返南洋,整个世家圈安静如鸡。重返南洋的第一年,青梅竹马的贵公子,妖孽俊美的军阀头子,风流不羁的政坛名人纷纷上门求娶。太子爷厉沉暮勾唇冷笑:名花有主了。重返南洋的第二年,清欢事业走到巅峰,手撕白莲花,脚踹太子爷,跟人私奔。整个世家圈开始瑟瑟发抖。顾清欢:昔年我情深不悔,如今我冷硬如刀。(1v1双洁宠文)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直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将她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