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梦游惊魂 雷姆琼儿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2.89万字| 5总收藏| 76总点击

梦游,可怕的梦游导致海威深陷恐惧的泥沼,不能自拔。是身边的人欲置他于死地?是谁想要陷害他?拨开层层迷雾,令人想不到的结局……


本书已经签约,呵呵,不能弃坑了,只是最近在写一个长篇剧本,时间有些不够用,可能更新不得力,但我绝不会弃坑,大家放心吧。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雷姆琼儿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6.34万

  • 创作天数

    8

其他作品

  • 爱之殇

    滕雪儿:单纯的女大学生,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卷入了一场爱恨纠葛的漩涡。 欧阳少秦:江南集团的总经理,家庭的变故把这个懵懂的青年推向了复仇的浪尖,扭曲了他善良的本性。 何永华:狠毒,狠辣的女人,是欧阳少秦的前妻,一切的恩怨情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丧尽天良的她最终得到报应。 何辰华:何永华的弟弟,他不像他的姐姐,父亲那样阴险。善良,痴情的他反叛父亲,执意当了一名教师,他深爱着雪儿,默默地为雪儿的幸福祝福。 李月:雪儿的大学同学,和雪儿从小一起长大,与雪儿情同姐妹,她喜欢何辰华,但她知道何辰华爱着雪儿,她并没有因为何辰华爱着雪儿而妒忌雪儿。 何长耿:何永华,何辰华的父亲,阴狠毒辣,最终死在自己亲生儿子的手中。 欧阳鸿飞:欧阳少秦的养父,欧氏集团的总裁,把少秦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抚养,可因为商场的尔虞我诈,最终破产,一时想不开跳楼自杀,给少秦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苦。 林筱柯:少秦的母亲,曾是何长耿的女友,被何长耿抛弃后,嫁给欧阳鸿飞,最后为欧阳鸿飞殉情而死。 林美娜:欧阳少秦的前女友,在少秦家庭变故时失踪了。几年后又出现在少秦的面前,带来了惊人的秘密和惊爆少秦父亲死亡的秘密,真相让少秦痛苦不堪。 QQ文学群:243326526 喜欢文学的进群聊聊,非诚勿扰!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她,是落魄闺秀的女儿,上海中西女校的才女,通晓四国语言,温婉坚毅。他,是雄踞一方的大帅独子,美国西点军校毕业,文韬武略,腹黑深沉。注定的相遇,缘分根生,两人成了名义上的夫妻。朝夕相处,日渐生情,却因着一场早已潜伏的阴谋而分道扬镳。他说:“裴静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烧裴家也要将你逼出来!”她说:“书言,放我走,我们便两不相欠了。”五年后,两人再次重逢,恰是时局风起云涌,狼烟遍地。时过境迁,究竟是破镜重

  •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直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将她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