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华年当遇倾城色 萧紫河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4.95万字| 32总收藏| 187总点击

晗城,十岁,满城梨花竞开。

年轻的王子摇落一树梨花为了逗她哭,

又亲手赠一支梨花,希望她能笑。
..................

北茫国的长公主深居皇宫,再也无法与他相见

至五年后,南齐国那位漂亮的王子参拜

他非要敬酒,她只能接下那杯酒

他以为,从此公主就是自己的心上人,从很早很早开始就是了

他们夜夜逃出皇宫,一同游乐人间

至北茫国君谕旨,长公主出嫁异国。

那夜的逃离皇宫,想给予她自由的南齐国王子拓跋翎,错失带走她的机会

公主跌落宫墙,从此不再见面

一年后,北茫国太子萧长景率兵救出备受虐待的国姐,看到国姐堕胎,太子发誓再也不让国姐离开自己身边半步,

他们的感情这天下的人无可取代,

当然包括那位叫拓跋翎的男人。
.........................................


北茫国遭遇政变,北茫昭明长公主带领幼弟沉浮于各种政治斗争,

她习惯了背叛,明白生存不易,唯一舍不下年幼的弟弟,和很多年前那个夜晚,想带她逃离这一切的男人

而过往已不堪回首,但是前途依旧漫漫

同年南齐国也戏剧性发生变乱,身为储君的拓跋翎王子被迫流亡北茫

京都的高高城墙下,他看见了依旧高居玉座的公主

而物是人非事事休

.......

他们再次遇见

再没有逃走的机会

也不会是曾经的单纯

...............................

拓跋翎帮萧长景夺位,

萧长景亲自蹂躏自己的姐姐,让她怀孕又残忍地流产

让她逐渐死心,这世上最亲的人都可以把你推入悬崖

萧长景恨拓跋翎,

而拓跋翎只想救那个可怜的公主,

他曾发誓要娶她回家,要给她自由

卧薪尝胆,夺皇位杀将军

没有拓跋翎做不到的,

萧长景终于放虎归山

而三年后,北茫国和南齐国开打

一年后和亲,北茫国长公主再次出嫁

而拓跋翎以为自己得到了

但是,这世上哪里会这般轻易给你幸福

即使历经沧桑,人已心死

只是想问一句:不管我变成怎样,

你还可否,陪在我身边?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萧紫河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4.95万

  • 创作天数

    9

同类推荐

  • 暴君,你家王妃翻墙了

    宣洛洛

    唐可儿一度觉得,宅斗宫斗很无聊,有吃有喝,过自己小日子不好吗?为个男人斗来斗去,是不是傻?可真的穿越了,她才发现,争不争宠,斗不斗争,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权倾朝野的十王爷,凶残冷酷,而且,不近女色,娶了十个老婆,个个守活寡,而唐可儿就是那悲催的第十一个。然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宠的那么高调,害她成为众矢之的,她该不是嫁了个祸水吧?哦,不,她嫁的是个妖孽,王爷喝了酒,还会变身?这冷冰冰的蛇型物体是个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

  • 田园俏医妃

    夜寒梓

    现代医学生顾思南某次意外昏睡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田园农妇陈娇娘的身体里,并且身怀有孕!什么鬼,顾思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一切,两个可爱小妹以及一群极品亲戚的存在让她只得接受了这个身份,从此柔弱的陈娇娘一改往日面貌,收拾极品亲戚,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依靠精明的头脑让人一次次刮目相看,并且一步步得到李朝人民的认同,成为当朝天下第一女神医。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