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著

一品红文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95.23万字

外人以为楚少高冷装逼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 * 她深夜录口供,看着眼前的面瘫大少,眼皮直跳。 “姓名。” “你男人。” “……好好说话!特长!” “中指特长。” “……楚邵阳我告诉你,你没救了!” 他猛然站起急速逼近,将她压迫在桌前,“不再抢救抢救?” * 顾念:“楚昭阳,你喜欢我什么?” “……”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一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等我老了,长得不好看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二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别总瘫着脸,笑一个给我看看呗。” “……”楚昭阳面无表情的解开衬衣第三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我告诉你美男计使多了就不管用了!” 楚昭阳张开双臂,“来不来?” “嗷!”顾念飞扑过去。 一小时后,顾念,卒。 * 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 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 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 他笑。 * 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 一如既往的简介无能,但这是篇宠文不要怀疑,(づ ̄ 3 ̄)づ 喜欢请点下方加入书架~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373

排名3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2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lxcylxg投了6张推荐票
  • h_27lr9atl投了1张推荐票
  • 8824wen投了5张推荐票
  • 13091902222投了4张推荐票
  • huakaideshenyin投了6张推荐票
  • 13999873961投了1张月票
  • niewei2003投了2张月票
  • quhuijing投了1张月票
  • zzh1010投了1张月票
  • 13416312973投了1张月票
  • 开心笨小玉打赏了100红袖币
  • 红袖书友14994207909111109打赏了100红袖币
  • 红袖书友14991443332274700打赏了100红袖币
  • 米安朵打赏了100红袖币
  • 米安朵打赏了100红袖币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同类推荐

  •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微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太大了!”他:“……”

  •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

    十里云裳

    简介:“跟我结婚,你期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四年前,封以珩面色冷峻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问出这个千篇一律的问题。池晚笑容笃定,毫不迟疑地对上他狭长幽深的眸——“钱。”都说封太太是奇人,老公三天两头和不同的女人闹绯闻,她却稳如泰山,不闻不问。四年前,她因结婚被热议;四年后,她因离婚再次成为全城焦点。“合作愉快。”签下离婚协议书的封以珩将其递上。池晚换上招牌笑容,“合作愉快,封先生。从今以后,各不相干。”

  • 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小喵妖娆

    *小叔,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点行吗?*厉北宸,叶倾歌未婚夫的小叔,厉家的掌舵人。矜贵冷然的他,却夜夜来敲她的门。她说,“小叔,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点行吗?”他说,“叫小叔上瘾是吗?我儿子都叫你妈了,你是不是该……改口叫老公了!”有人问厉北宸,为什么对叶倾歌那么好。他说:“十八岁为了给我生孩子,胖了三十三斤,忍受了二十七个小时的阵痛,这样的女人不敢不对她好,也不能不对她好。”有人问叶倾歌,厉北宸

  • 亿万隐婚,总裁怦然心动!

    八十块两条

    (本文已完结,推荐新文《亿万隐婚,江先生的盛宠鲜妻》)陆小余不知道他为什么娶她,也从不过问。这场婚姻,他是娶有所需,她亦是嫁有所图。可是,当她达成目的,想要抽身而退之时,他却笑着撕碎了离婚协议——“你以为,不是心甘情愿娶你,我能被谁算计?”…………多年后,异国的街头。小奶团子陆弯弯见到董郁庭,“哇”的一声哭了。“妈妈,为什么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弯弯,你听我解释……”“你啥时候在外面给我生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