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24.44万字| 9.46万总收藏| 70.43万总点击

***新文《帝少在上:豪宠小宝贝》火热连载中~~***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
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
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
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
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
微带着香烟味道的手指,修长,有力,忽然就捏住了她的下颌,然后,缓缓抬起。
“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4

排名320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q1w13之之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明珠还

  • 作品总数

    11

  • 累计字数

    764.87万

  • 创作天数

    2445

其他作品

  • 帝少在上:豪宠小宝贝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 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 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 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 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下场,你能猜到吧! 厉慎珩说,我的命是家族的,我的心是国家的,可我的命根子,却永远只是静微的……

    加入书架
  • 亿万总裁,追回前妻和宝宝

    她这个不起眼的私生女嫁给了人人称羡的豪门贵胄孟绍霆。 婚礼那天,他如同不会融化的一座冰山,冷的让她心悸。 她安分守己的过着她的小日子,喝茶看书风轻云淡。 乱了方寸的人,渐渐变成了他。 他出差离开三个月,傅家宣布破产,而此时她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她心怀憧憬想要告诉他好消息,却得知他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要娶门当户对的世交千金为妻。 . 他带着未婚妻远走美国, 她却拖着因为流产而不停流血的身子在父亲灵前长跪不起。 而后来,当她受尽生活的磨难,终于遗忘伤痛不再爱他,预备嫁给另一个优秀男人的时候,他却忽然回国找到她, 就那样望着她,冷笑着,毁了她的婚礼……

    加入书架
  • 总裁的挚爱

    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他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她提出离婚。 “没有转圜的余地吗?”她正在厨房给他做生日蛋糕,身上脸上都是可笑的面粉,他一贯轻佻的讥诮冷笑,坚定的摇头。 “若是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她试探着望住他,仍是浅浅的微笑。 “我向来都有用安全措施,许欢颜。”他烦躁的摆摆手,将离婚协议推在她面前。 她签了字,依照他协议上所说,净身出门,所拥有的,不过是那肚中三个月的小生命。 五年后,申综昊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和许欢颜这样见面,她挽着别的男人的手,大腹便便的对他微笑点头后,就从他身边头也不回的走过……

    加入书架
  • 专宠一身,总裁爱妻成瘾

    豪门情变系列之六——沈卿卿VS霍靖琛 世人都知道,那个美的让人侧目的沈卿卿是所有男人的心头宝。 她是A市的焦点,她的衣着是A市流行的风向标,她的未婚夫温文尔雅相貌出众,她的一切,似乎都完美的让人嫉妒不来。 但一周年的纪念日上,未婚夫突然在媒体前单方面宣布解除婚约,甚至当场宣布身侧那名素面朝天的女孩已经怀孕。 她在众人面前脸色平静,笑容完美,甚至大度的恭喜他们白首偕老。 可是没人知道,那天晚上,她穿着漂亮的晚礼服从城东一直走到城西,眼泪未曾停过一刻。 * 未婚夫单方解除婚约的第十天,沈卿卿忽然挽着霍靖琛出现在媒体前。 霍靖琛——霍家长子,传说中富可敌国,水深的吓人的豪门贵胄之家的未来继承人。 镁光灯闪烁的嘈杂中,他的唇贴在她的耳畔含笑轻喃:“我霍靖琛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沈小姐既然占了我霍某人这般天大的便宜,拿什么来回报我……” 他话音未落,身畔女人浅浅一笑,眼波流转,踮脚吻在他唇上,吐气如兰:“我这个人都赔给你了——难道还不够?” * 她是A市的传奇,从平民女儿到A市的头号名媛,以一己白身嫁入权势赫赫的财阀霍家,不知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 一场豪华到极限的婚礼震惊全球,而更让人艳羡的却是,霍靖琛对她毫不掩饰的宠。 “只要卿卿喜欢,只要我霍靖琛做得到。”一句话,要她跌入温柔乡再不会醒。 也许会丢掉这条命,她却仍是执意为他怀了孩子。 但当一切真相浮出水面,腹内孩子成为其他女人产子的挡箭牌,她方才幡然醒悟,原来繁华三千,不过是梦靥依稀,原来枕边温存,不过是穿肠剧毒。 他有多宠她,那最后刺向她的刀锋就有多么的冷酷。 原来,饶是她风华绝代,一顾倾城,却到底,依旧抹不去他心头的那一道白月光。 * 传说霍靖琛对外承认的妻子只有一人, 传说霍靖琛因为没有子嗣即将丢掉继承人的位子, 传说霍靖琛酒醉之时曾经含混的重复念着一个名字, 而传说里那个名字,却是早已消弭在时光里的那一朵姝色丽花——沈卿卿。 * 有女卿城,君可愿一顾再顾,靖守岁月,与子情琛?

    加入书架
  •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最新文:http://novel.hongxiu.com/a/1372928/ * 她嫁他,无关爱情。 他娶她,却是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根深种。 * 她心中自有她相守了数十年的真爱,而他,也从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就停住寻.欢的脚步。 他新欢不断,她独守空房,却怡然自得。 他整日不归,她弹琴养小动物,却精神奕奕。 他酒后失控,她轻笑落泪,却只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携女友宴饮,遇到因妊娠反应而蹲在地上呕吐的她,她却只是无所谓一笑:“我只是有点醉了,陆先生请自便。” 他知道,甄艾从来都不爱他,从来,都不。 可他不知道,她没能守住身,渐渐的,却连一颗心都开始丢盔弃甲。 一年婚姻存续期,他最终还是对伤痕累累的她放开手:“甄艾,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 这一别,就将近四年。 昏暗的长廊里,他堵住了她…… 他低头,轻咬着她的两片嫣然,嗓音是带着情yu的暗哑:“五年前的话我只说了一半——甄艾,若是再让我看到你……” * 某个刚念幼稚园的小盆友第一天上学。 他就盯上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女孩子。 “你爱吃糖果吗?” “爱!” “那家糖果店被我承包了,以后你可以随便吃!”小盆友指了指那家特别豪华特别浮夸的糖果店,放出豪言壮语。 “真的吗?” “真的!” “可我更喜欢白雪公主哎,你可以把迪士尼也承包了吗?” …… “这个……估计需要我麻麻出手,爸爸才会去做啦!” * 猪猪完结文: http://novel.hongxiu.com/a/858418/《总裁爱妻成瘾》 http://novel.hongxiu.com/a/265089/《追回前妻生宝宝》 http://novel.hongxiu.com/a/97577/《总裁的女人》 http://novel.hongxiu.com/a/425582/《一日情人》 http://novel.hongxiu.com/a/216936/《左肩唇印》

    加入书架
  • 暖婚蜜爱,容先生是爱妻控

    当又一次,他看到她与年少痴恋的男人拥抱在一起时,他终于决定放开手。 “傅胭,我们离婚吧。” 她以为她终于盼来了她朝思暮想的结果—— 她可以不再被称为容太太,她可以像从前那样,叫他小舅舅。 可当他把所有的目光和温柔给了别的女人的时候,她却尝到了锥心的疼。 * 那时候,他叫她胭胭,那时候,她脆生生的唤他小舅舅。 她无忧无虑,肆意阳光的成长,将他平静无趣的人生,一点点照亮。 她难过的时候,他讲冷的不能再冷的笑话给她听。 她喝醉的时候,他不嫌弃吐的一塌糊涂的她,照顾一夜。 她欢笑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会亮起来。 她是有着小小的得意的,那么高高在上生人勿近的容先生啊,对她这般好。 可她那时候不懂,不珍惜,所以后来,她遭了报应。

    加入书架
  • 先生,求你别爱我

    二十岁生日那天,盛夏收到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 人人都说顾三少对她最长情,可只有她知道,那不过是因为…… * 她二十二岁,他与心爱的女子订婚,冷峻的容颜上终是绽出幸福的笑靥,她祝福他,而后带着身孕离开他的世界。 她二十五岁,不得已再一次与他见面,只为救那个可怜的孩子。 可他却翻脸无情:“让我救这个莫名其妙的孩子,绝不可能!” 她二十六岁,失去与他的第一个孩子,他为了家族纷争,挽着小腹高高隆起的陌生女子,含笑站在媒体前。 她二十八岁,他说:“我不做什么顾氏的董事长,我只想娶你。” 她巧笑倩兮,眉眼含情,挽着心爱的丈夫:“顾先生,破坏别人的婚姻,您很喜欢吗?”

    加入书架
  • 首席前夫,老婆大人已改嫁

    “温素锦,我并不满意。所以,我会收回之前给温氏的承诺。” 一夜缠绵之后,陆泽楷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 那一晚,她失了身子丢了清白,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被亲人赶出家门。 四年后,她带着宝宝和老公回国,再一次遇到他——他看着她身边和她一模一样的小女儿不由得直了眼睛。 ——重要公告必看必看—— 本文是珠珠数年前的旧文,已全本完结,所以更新速度超级无敌快,放心入坑!!!!

    加入书架
  • 蔓蔓情陆

    见她第一次时,她梳着清汤寡水的发型,但一张脸却生的俏丽妩媚像是悉心化过艳丽的妆。他礼貌的对她点头之后,心中鄙夷又是一个意图攀龙附凤的心机女子。然而散场子时,她毫不犹豫谢绝了他送她的好意,头也不回的离去,他却站在车边愣了三秒。 . 见她第二次时,他握着酒杯的手一点一点捏紧,最后忍不住把她拖了出去。她在路边狂吐,他双手环胸高傲的望住她冷冷讽刺:你就这么贪钱? 她挥手给了他一耳光,又一次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 猪哥的微博:直接新浪搜索(hongxiu_明珠还),大家去关注互动喔,一切动向都在微博上通知的~~~

    加入书架
  • 无情将军的小妾

    国破之时,她的准驸马爷消失的无影无踪,将她一人抛在深宫,而母后被那邪肆残暴的敌国将军扭断了美丽的长颈,因为她是他憎恶那人的女儿,所以被他掳掠,做了他卑贱的囚奴。 . 她用一支玉钗毁了自己的清白,只是不想将自己交付给那个仇人,可是那夜夜交颈而眠,专宠一身,却又有几分的真情或是假意? 上京飘雪,殊途再遇,曾爱她入骨之人却亲手为别的女人摘去了她一只眼睛!而她恨入骨髓的男人却宠她上天,为她此番折辱不惜单马纵横,上天入地,一把长剑搅翻了天下!  他将她养在深闺捧在掌心,却不知,自始至终,她想要的,都不过是他一条性命!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h_7vyyfpf

    5,333 迷妹值

  • 2

    红袖书友15094206546454168

    3,377 迷妹值

  • 3

    红袖书友15238513849272978

    2,143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明珠还

    182,635 迷妹值

  • 2

    樱桃0329

    124,115 迷妹值

  • 3

    淡月新凉

    91,661 迷妹值

  • 4

    可儿98

    59,028
  • 5

    钰涵小福星

    46,700
  • 6

    萌萌噠晴晴

    37,346
  • 7

    李勤瘦FH

    32,174
  • 8

    52shepian

    31,815
  • 9

    13925096971

    29,947
  • 10

    13430342012

    25,734

同类推荐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她,是落魄闺秀的女儿,上海中西女校的才女,通晓四国语言,温婉坚毅。他,是雄踞一方的大帅独子,美国西点军校毕业,文韬武略,腹黑深沉。注定的相遇,缘分根生,两人成了名义上的夫妻。朝夕相处,日渐生情,却因着一场早已潜伏的阴谋而分道扬镳。他说:“裴静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烧裴家也要将你逼出来!”她说:“书言,放我走,我们便两不相欠了。”五年后,两人再次重逢,恰是时局风起云涌,狼烟遍地。时过境迁,究竟是破镜重

  •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直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将她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