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限时婚约 爱吃肉的妖菁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39.14万字| 1331总收藏| 1.13万总点击

俞城所有人都知道,霍家少爷霍向南是个宠妻狂魔。
别人可以待他不好但是不能亏对她,凡是扯上她的事,没人敢敷衍。
可是只有秦桑清楚,霍向南的心里有一颗抹不去的朱砂。
直到那一天,他把那个女人接回来……
从此,他隐忍的爱情天下大白,她的世界暗无天日。
那个女人撞死了她的父亲,他却站在那个女人的身边为她脱罪。
法院门口,他搂着那个女人的肩膀,天生凉薄。
“秦桑,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因为,她回来了。”
她心如死灰,离婚协议书掉落她的脚边,始终无力捡起。
他与她陌路别离,而他,不知她已怀了他的孩子。
……
秦桑当真觉得,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再也不见。
然而,一场意外却将她推向了他,以猝不及防的姿态。
一命换一命,当她的孩子命悬一线,她几近崩溃地冲到他的面前,声声质问。
“你知不知道,现在在手术室里的是你的儿子?”
“我知道,”他掰开她的手,面靥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可心瑶的孩子,比他重要。”
这个男人,永远都知道该怎样剜开她血淋淋的心,就像他最初娶她的目的,无情而自私。
……
再之后,经年辗转,狭路相逢。
她看着面前堵住她去路的男人,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
“霍先生,如今的我是有夫之妇,你就不怕我让你声名狼藉?”
……
◇◆推荐妖精的其他作品◆◇
《难婚女嫁》http://novel.hongxiu.com/a/771690
《前夫,后会无妻》http://novel.hongxiu.com/a/852640
《何必情深》http://novel.hongxiu.com/a/1006317
《高门佳妻》http://novel.hongxiu.com/a/1098398
《婚入心扉》http://novel.hongxiu.com/a/1199072
《天嫁之合》http://novel.hongxiu.com/a/1279464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1

排名88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1

排名364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h_5yo0ihpkw投了1张推荐票
  • 就为遇见你投了1张推荐票
  • mymhhy投了4张推荐票
  • 白紫菡投了1张推荐票
  • h_5yo0ihpkw投了1张推荐票
  • 白紫菡投了1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爱吃肉的妖菁

  • 作品总数

    7

  • 累计字数

    365.46万

  • 创作天数

    978

其他作品

  • 前夫,后会无妻

    泠于晨在苏凉的生命里留下的印记太多,多到每一个角落都有属于他的身影。她越是想要逃避,过去的记忆便越是排山倒海而来。 与裴聿的相遇纯属意外,而他也是在事后才发现,自己就这样毁在了她的手上。 …… 爱尔兰,禁止离婚的国家----只有死亡才能将彼此分开。 怀特佛莱尔教堂里,一纸一百年的爱情契约。 她决意抛弃过去,全心全意跟裴聿厮守终生,却不曾想过,裴聿的心里竟藏着一朵圣洁的白莲花。 她从正牌裴太太变成了善妒口恶的毒妇,即使旁人怎样指责她,她也依然愿意相信那个与她许下一百年誓言的男人不会背叛她。 但是,直到最后,苏凉才不得不承认,无论自己再怎么深爱,终究还是敌不过那个鸠占鹊巢的“白莲花”。 …… 当爱情也面临穷途末路,有些抉择,早已覆水难收。 ****** 五年的时间足够她练成百毒不侵的金刚身了。然而,当她睁开双眼,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孔,当即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苏凉,你不知道我们的婚是不能离的么?” 可裴聿不知,苏凉的心早就在那一年的冬天,被他亲手埋在了层层雪海里。

    加入书架
  • 天嫁之合

    一场相互利用的婚姻,她为了自由,他为了心爱的女人。 穆沐以为,这段各取所需的婚姻,只要时间一到便能摆脱。 谁知一夕突变,一无所有。 她被逼得无路可退,他将她抵在墙角,嘴角微抿。 “他抢了我的女人,我睡了他的,公平得很。” 可宋梓炀不知,终有一天,他会在她面前丢盔弃甲。 * 这一年,锦城所有人都知道,宋家大少将一个女人捧在手心,倍加呵护。 他由着她一掷千金、宠得毫无底线,旁人都说,宋家大少是鬼迷心窍,他一笑置之。 对穆沐来说,宋梓炀就是包裹着毒药的糖衣,甜进心坎,痛进骨髓。 当他搂着那个名叫温绾的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的世界顷刻崩塌。 “唯有她,我无法放弃。” 他的残忍,劈碎了她最后的幻想。 原来,他的温柔不过是为了保护他最爱的女人。 于是一夜之间,她身败名裂,净身出户。 彼时,她怀了他的孩子,他却正式跟那个女人复合。 …… 经年辗转,她方知有些人,爱不逢时。 没有宋梓炀的庇护,她早已一无所有。 而他却一步步,再次把她逼上了无法回头的绝路。 “我的女人,就算毁了也不会让给别人。” 她看着他的脸,麻木之后,只剩下尖锐的痛。 “我过去爱你有多深,现在就有多恨你。” 后来,她无法再生育。 后来,宋家大少为了一个无法生育的女人抛弃妻子。 当爱情穷途末路,她终于知道在这世上有一种爱,不可言说,却早已嵌入骨髓,经年不忘。 …… “遇见你,是我这辈子的救赎。” ——宋梓炀

    加入书架
  • 高门佳妻

    双城的人提起楚家二少,无一不摇头叹息。 谁人不知,楚家二少楚奚游走在各种女人之间,却片叶不沾身? 容浅是他结婚两年的妻子,但是,这段婚姻并没有人知晓。 两年婚约,她是他的枕边人,而非爱人,即管他宠她护她,她也只是他父亲一眼相中的媳妇。 那一晚,他破天荒地将她抱在怀里,耳鬓厮磨。 “老婆,我想要一个孩子,如果是个儿子,我们父子保护你;如果是女儿,我保护你们母女。当然,最好生一足球队,反正你老公我养得起。” 她禁不住翻起了白眼。 “你把我当母猪么?” 她虽是这么说,可嘴边的笑意却是暖了唇线。 然而,这份爱注定是一个秘密,就好像,楚奚的心里也藏着一个秘密。 容浅知道,他试图在每个女人身上寻找那个人的身影。 他最美好的一段爱情不是她,他却让她投驻了倾世年华。 这场婚姻,她从一开始就猜到了结局。 那个女人回来,她的孩子仍在抢救室内,他却一心想要回到那个女人的身边。 他甩开了她的手,眉宇间尽是对那个人的焦虑。 “浅浅,别闹,她需要我。” 她只能看着他就这么地去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弃她与孩子于不顾。 那一刻,容浅终于明白,在楚奚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一个柳微澜。 *** 如果问容浅,她对楚奚到底有多爱? 她会说:“他早就驻扎在我的灵魂深处,离开他,就如同抽走我的魂魄。” 他为了那个女人,可以连性命都不要。 而她,不过是一桩笑话,在他们的爱情中扮演小丑的角色,不断地取悦他们。 讨好奉承,一再退让,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爱情。 当这一场三人行走到了尽头,她被逼到无路可退,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他却以主人之姿出现在她的面前,将她拥进怀中,语气里夹杂着威胁。 “老婆,是谁准许你给我儿子找后爸了?” ◇◆推荐妖精的其他完结作品◆◇ 养成文《难婚女嫁》http://novel.hongxiu.com/a/771690 回头文《前夫,后会无妻》http://novel.hongxiu.com/a/852640 甜宠文《何必情深》http://novel.hongxiu.com/a/1006317

    加入书架
  • 婚入心扉

    那年,傅家二少傅臻为了娶叶家落魄千金叶暖为妻,不惜与家人为敌。 这一个只手遮天的男人,给了她蚀骨的荣宠。 他会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她一记安慰的拥抱; 他会在她众叛亲离的时候,固执地守在她的身边。 然而,他却从不开口对她说爱。 傅臻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这些年来,他一直圈养着一个女人。 所有人都告诉她,傅臻爱的女人叫白薇,而不是叶暖。 …… 入戏太深,用情太真,伤口越痛。 傅臻为了白薇可以伤害任何人,包括她。 她站在大雨中,软下姿态地哀求,只求他能为了她留下来。 他冷漠的脸,在那忽明忽暗的雷电中,残忍地将她的心撕碎。 “叶暖,我与你不过是演了一场戏,难道你还当真了?” 她终于明白,那些所谓的幸福,不过是可笑的自欺欺人。 有些爱,在不知不觉间像毒一样渗进了骨髓里,若想不爱,除非剔骨锥心。 傅臻于她,就是那不知名的毒,还未设防,就已渗入,当发现时,早已万劫不复。 再后来,真相大白。 她被赶出傅家,甚至被冠上“荡妇”之名,即使,她根本就没有做对不起傅臻的事。 她带着孩子在夜深的大街无家可归,他心急如焚地寻找,却是再也找不到她。 叶暖就像消失了一般,那一刻,他整颗心都空了。 …… 重逢,她的身侧已然站了其他的男人。 那个男人会将她捧在手心里呵护,会待孩子如亲生。 她幸福的笑容,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地在他的心里划上一刀又一刀。 在那一场属于她的婚礼上,他想尽一切办法,只为了让她回到他的身边。 “傅臻,我已经不爱你了。” 她不会知道,她的一句话,就能将他打至地狱。 …… ◇◆推荐妖精的其他完结作品◆◇ 姐妹文《高门佳妻》http://novel.hongxiu.com/a/1098398 养成文《难婚女嫁》http://novel.hongxiu.com/a/771690 回头文《前夫,后会无妻》http://novel.hongxiu.com/a/852640 甜宠文《何必情深》http://novel.hongxiu.com/a/1006317

    加入书架
  • 何必情深

    霍家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秘密,霍家独子曾娶妻无数。 传闻,霍霄娶过四任妻子,但那四任妻子最后行踪成谜。 传闻,霍霄白天温文儒雅,黑夜残暴成性。 她于众人夹杂着恐惧的羡慕中嫁给霍霄,她从不认为,那样一个温柔的男人会狠心待她。 只是…… 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是谁…… 名门权贵的霍家,暗潮汹涌。 当她亲手打开潘多拉的盒子,才幡然觉悟,这是一场人为的骗局。 霍霁是霍家多出来的人,是霍霄的影子。 大家都说,霍霁有疯病,他整天呆在不见阳光的房间内,像疯子一样大笑。 可她觉得,霍霁没病,他不过是不甘心永远当一个影子。 …… 总有那么一种人一见误终身;总有那么一种爱一眼抵万年。 “只要你能在我的身边,其他都不重要。” 他阴狠,他冷戾,他从不顾念情分。 他所做的一切,通通是为了要在霍霄的手中将她抢走。 “霍霁,让我带着最后一丝尊严离开你。” 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他和她是寒冷时相互取暖的刺猬,仅此而已。 …… 他是霍家见不得光的影子,却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

    加入书架
  • 情有独终

    别人都说,晏芮是这座城市每个女人都会羡慕嫉妒的灰姑娘。 她得到了司晟的爱,被他捧在手掌心呵护,甚至曾经一掷千金只为博得她一笑。 可谁都没想到,就是这样视她为全世界的男人,亲手将她从天堂推进了地狱。 最暗无天日的三年里,他给予的心痛,远远超出身体的伤。 选择卓阎,是她这辈子最惊险万分的一步棋。 她失去了所有,包括一颗爱人的心。唯一剩下的,是这残败的躯体。 …… 众人都说,卓少是这座城市每个女人都想得到的男人。 他多金,他邪魅,做任何决定都不会皱下眉头。 惟独,他对女人却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有钱人是什么? 有钱人就是,他要你生,你便生;他要你死,你便生不得。 他与她的开始,缘于一场对司晟的报复。她想看到司晟跪在她面前哀嚎求饶,他想将她留在身边直至厌倦,一切,不过是计算分明的交易。 只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交易竟是慢慢变了质。 他不懂爱,她不屑爱,那朵属于爱情的罂粟花悄然满染鲜血,在他们之间开得如火如荼。 直至那一天,她被逼得走投无路,才终于意识到,这个魔鬼,并非她能招惹。 “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了我?” “除非我死。” …… 他宠她宠上天,她恨不得他死。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州华

    16 迷妹值

  • 2

    红袖书友15114356505526919

    10 迷妹值

  • 3

    红袖书友15110924330359381

    10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13914221078

    2,345 迷妹值

  • 2

    sosobibi33

    2,237 迷妹值

  • 3

    h_25rsut99

    2,162 迷妹值

  • 4

    18677838036

    2,094
  • 5

    yumama0903

    2,025
  • 6

    1915969239

    1,945
  • 7

    李七月

    1,942
  • 8

    遗忘的青春岁月

    1,912
  • 9

    zj905685549

    1,912
  • 10

    13802687530

    1,912

同类推荐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