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 清且婉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60.05万字| 1总收藏| 73总点击

【本文简介】
她,在最无邪的年岁相识他;他,在最美好的年华相知她。
洗尽铅华,在繁华不肯谢幕的年代里伴卿一世长安。
褪去凡尘,在盛世不愿轮回的年月中同君地老天荒。
那一年她难得忙里偷闲却被上天开了玩笑,不仅自己成了小不点还捡了个小拖油瓶。
后来,她和那个小拖油瓶却成了室友。
再后来,她和他分开了十年,再见已是物是人非。
或许感情来的太快让他们措手不及,但是没关系,因为时间会告诉他们一切的。
他问,“你愿意和我牵手吗?”他不懂爱情,她同样不懂。
......
“你是认真的吗?”执子之手吗?
“当然,我一向不开玩笑的。尤其是这种事情。”尤其是对你。
“那么...”
伴着少女的回答,少年似乎如烟火一般绽放开来。
---------------看养成记与反养成记--------------
前世
他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她却众叛亲离毁其一生
命运不知是否开了玩笑,让遥不可及的他们纠缠一起
场景一
她血染一身,来到可以触得及他的地方,“你还记得我吗?”满心的欢喜,却换来淡淡一句,“本君何曾与你相识!”紫衫飞扬,拂袖而去。
场景二
“过来我这边可好?过来可好?”一双节骨分明的手向她伸出。那是她曾经一直希望的:他会伸出手牵住她。如今他真的伸出手了,她却不想触碰了,“我,多少次想象你会伸出手,但现在,也不过如此。我,不要了。”微笑是她现在唯一的所能做的。
“不要任性,可好?”
“不好,到现在你还...”任性,他到底了解了什么,“墨濯,你不用再管我了,收起你的好意。我该走了。”语罢,转身与黑衣男子离去。
忘了回头看看那紫衫男子,“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可我,一直放你于心上,若是剥离...”,从未有过的咆哮,从未失去冷静的他已然无法思考一切,但离去的人终究是离去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清且婉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60.05万

  • 创作天数

    439

更多迷妹总榜

  • 1

    枯戴月披星

    1,978 迷妹值

  • 2

    红袖书友14989069774752466

    517 迷妹值

  • 3

    佚名

    354 迷妹值

  • 4

    佚名

    264
  • 5

    红袖书友15059597225266656

    188
  • 6

    红袖书友14997628821440386

    32
  • 7

    佚名

    30
  • 8

    佚名

    16
  • 9

    佚名

    15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凤凌九州:王妃独步天下

    鹿鹿微萌

    她是凤家数百年来最惊艳的女儿,被亲妹妹与太子联手算计,毁了容貌,丢了身份,没了亲人,沦落成偏远地区的疯傻庶女。当21世幻武盟小姐穿越重生,一切重新开始。毁了容貌?没事,她有着惊天的医毒调养之术,可以美丽一批人。丢了身份?她凭着一身本领,从微末的底层一步步走向曾经的巅峰。没了亲人?只要血脉尚在,她便能于风雨之中力挽狂澜。算计她的,终将被算计,从她身上得到利益的,她会连本带息地讨要回来。只是桃花太多怎

  •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 萌妻入怀:将军,抱一抱

    拾筝

    十八岁的少年郎娶了个小娇妻,说好的夫妻恩爱举案齐眉呢?小娇妻捣乱是一把好手,帮洗澡帮喂饭,出门不带脚,随时要抱抱。二话不说就告状,惹得将军一言不合就开打。...“待我长发及腰,你别打我可好?”“待你长发及腰,给你一把剪刀,乖乖写字。”“老王八蛋。”问:怎么把腹黑将军喜欢动手的打人的暴脾气制住?答:时不时来个,将军,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吧唧一口扑倒。问:怎么光明正大的撩汉?答:踩到你了?来,我摸摸,